• 第一章 替罪羊

  我出生在林场,五岁才开始说话,村里人都认为我是一个哑巴,更难听的说我是智障。一群小孩天天围着我,说哑巴你说话啊,说话我给你一块糖吃,说啊!每当听到这些蜚语,母亲都会从院子冲出,将我护住。

  时间久了,我逐渐长大,开始有意无意听乡亲谈论我的话题,除了哑巴之外,他们还说我不是老刘家亲生的,说我是从外面捡回来的野孩子。

  我哭着跑会平房,问爸我是不是亲生的?父亲张开双手将我深深搂在怀中,我看到他深皱的眼角有些摩挲,眼眶中泛着光点。

  当晚父亲喝的大醉,借着酒劲与几位邻居大打出手,父亲手掌心也被刀子划出深口,几个受伤邻居吓的目瞪口呆,那时候家里也不富裕,父亲强忍着手痛继续去林子干活,从此之后,没有人再敢说我身世的话题。

  八岁,我生平第一次坐上火车,并不是美好旅行的开始,而是进行先天性心脏病手术。

  躺在手术床那一刻,父亲母亲双眼红肿,安慰我要坚强,我点点头,突然问出一句话:爸,我不是你亲生的,对吗?我是一个被人嫌弃,有病的弃婴!我是野孩子!

  父亲的眼神异常坚定,是一个男人撑起整片天的刚毅,他轻轻摸下我的额头,伴随着麻醉剂,我的世界逐渐空虚,混沌,飘渺……

  我叫刘星,青春有不一样的故事。

  手术之后,我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再也不用担心多跑几步,嘴唇变得发紫,再也不用担心夜晚胸口刺骨的疼痛,父亲更开始玩命,那年头手术费几乎耗尽父母一辈子心血,还欠了外债,父亲出苦力腰不好,也没有说一个疼字,没舍的买一片止痛药。

  我更不喜欢说话,真的是个哑巴。我开始拼命学习,我知道,只有上学,考上好的高中再考上名牌大学,才能改变家里一起。

  中考那年,我常常熬到凌晨三点,林区教学条件不好,从来没出过高中生,家里有条件的孩子都被送到县里,可我证明了自己,以421分的成绩顺利考中第三中学,而且还是公费。

  父母可以骄傲的告诉全村人,我们家刘星好样的,我也开始了高中生活,再次踏上火车。

  县里人多繁华,高中生活各有千秋,我发现自己不如井底之蛙,我没有资本穿好吃好,我也没有资本像班里几个大少在高中谈恋爱。

  我把一切精力都用在学习上,除了教室就是寝室,作为住校生,整个寝室的哥们很团结,还有一个留级过来的老大哥,有他罩着我们,还算相安无事。

  高一下学期,我们班转来一位外地女生,名叫何柳,清新脱俗的马尾辫,干净整洁的白衬衫,就算穿着那个年代的校服,也忍不住让躁动期的男生一直盯着看,以至于几个自称校花的女神,暗淡失色。

  有传言何柳是省城过来的,还有人说她和校长有亲戚,更有甚者说何柳是县长私生子。

  何柳没有别的要求,只想好好学习,而我,有幸成为她的同桌,因为我不爱说话。

  我的住校生活从此改变,以至于每节课过后,班外都围着几层男生,一个个如狼似虎的眼神,恨不得将何柳吃掉,何柳倒是异常淡定,她似乎习惯一切,而我,如坐针毡,上厕所都被别人截住,将写好的信塞给我,说那谁谁给何柳的情书,你看着办,不转交,有你好果子吃。

  我如数交给何柳,每次何柳都将情书团成废纸,扔进垃圾桶,终于何柳忍不住,她说下次你能不要吗?别人给你你就接,有没有男人主见?

  我心说我倒是想不接,那些人都是高一出了名的混子,找我麻烦怎么办,我得罪谁了。

  我点点头,又将最后一封情书递给何柳,这封情书包装靓丽,是上等的信纸,还叠成一颗玫瑰,我看到落款是毕洪波。

  毕洪波是九班的大炮子,说白了就是混子,本地生,认识高二高三几个大哥,尤其是高三,谁都不敢惹,他们马上要毕业了,揍你几顿也是白揍。

  何柳出人意料的接过情书,我还等她拆开呢,何柳突然盯着我看,又将信封揉成废纸,扔出窗外,我只好埋头做卷子。

  在校生每天还要上晚自习,只有一个老师看着,住校的都很熟悉,虽然没说过话,但是彼此见过,而且上晚自习座位随便找,我选了一个靠近角落位置。

  “唉唉,星子,你知不知道,今晚有大事?”于淼扭头问我。

  于淼个子不高,带着大眼镜,典型话唠,女生的事她都知道,“什么大事,与我无关。”我回答。

  “这你都不知道,我听寝室几个女生说,今晚有人追何柳。

  ”于淼故作神秘。

  我苦笑,追何柳的人都能排到校外几条街,这也算大事?

  “追她的人是毕洪波!晚自习结束,就有大动作!”于淼拖了一下眼镜。

  我突然想起那封精致的情书,里面写的什么恐怕只有毕洪波自己清楚。

  随着音乐想起,自习结束,就在老师离开五分钟后,我隐约听到外面走廊一片嘈杂,叽叽咋咋仿佛猴子叫山。

  门,被缓慢推开。

  毕洪波穿着休闲西服,打扮如同花花公子,笑呵呵走到何柳课桌前。

  身后跟着的小弟开始起哄,“真浪漫!这就表白了,明天全校都知道了!喔!”

  毕洪波扭扭头,几个男生捧着玫瑰花,毕洪波整了整西服,不得不说,毕洪波是何柳追求者中的佼佼者,无论在校关系,还是社会关系,还是经济实力,只是长得寒颤。

  望着毕洪波势在必得的样子,身后人又喊道:“不说话,就是同意了,呵呵呵,同意了。”

  “我不认识你。”何柳抬头望着毕洪波。

  最√新\}章节8上yA酷匠&@网

  “你不需要了解我,整个三中都了解我毕洪波。”

  “你耽误我学习了。”何柳又说。

  “咱俩可以一起学啊,不一定在教室,我们可以去冷饮厅,总之我随你便。”毕洪波笑了笑,“我给你的那封信看了吗,我自己写的……”说完,毕洪波把玫瑰花递给何柳。

  没想到……没想到何柳接过玫瑰花,接下来的场面,绝对是电影或者小说情节。

  何柳将玫瑰花全部砸在毕洪波头上,怒声说道:“滚!给我滚!瘪三,不看看你自己是谁,你这种人我见多了,我都恶心……”

  “轰”

  现场炸了滚,玫瑰花瓣散了满地,就算拒接,也用不到这种方式,何况毕洪波的背景。

  毕洪波慌慌如落汤鸡,尴尬的要死,不知谁在身后喊道,“洪哥!我看到你的情书被扔到窗外,压根这小子就没把信给她!”

  我蹭的站起,回答:“我给了!”

  毕洪波三步冲到我身前,“你他吗算老几!我的信你也敢扔!”说完狠狠揪住我衣领。

  “我给了,我给了!不信你问何柳!”我知道自己已经成为替罪羊,喘着粗气望向她。

  何柳眼中带着怒气,说不出的怒气,对我说道:“我没收到!他没给!”

  我眼前一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