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她没有接电话,但是不一会儿就来了一条信息,“你在哪儿啊。”她仍然没有理睬这个信息的意思,保持着原初的状态。

  电话铃声再一次响起,这次她不耐烦了,接了电话就是破口大骂;“你到底要我干什么啊?我已经受够了这真不是人过的日子。““你在哪儿啊,我要见你。”电话一边的声音特别干脆果断,容不得她作出任何的反抗。

  “我不想见你,你最好以后也别联系我了,我不想这样过下去了,这样活着倒不如一死百了。“这个女孩,突然萌生了要自杀的想法。

  最zG新y章B☆节S上酷匠网…

  “你现在变得这么可怕啊,看来我是低估你了,人死了可以死了,但是死后留下什么名声又是一番说法,你就一点也不在意吗?”

  “你想怎样就怎样把,反正我是无所谓了。”

  “真是倔强啊,你就一旦也没有考虑到别人啊,真是自私啊,我相信,有人会比你更在乎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吧,尤其是那些有名声的人啊。”

  “你什么意思。”

  “我没什么意思,今晚我要见你,你把地址发给我,不然,就算今晚你死了,你也会死的无人敢替你收尸,那样多悲惨啊,一人死就死了呗,关键要是别的私密照什么的,你说别人会怎么看啊。”

  “你真是卑鄙的混蛋。。。。。”话还没说完对面就挂了电话。气的严芳直接将手机扔河里了,嘴里呢喃骂道,但是却无能为力。这个神秘的人到底是谁,严芳究竟有什么秘密被控在他的手里。

  再说另一边,徐战爷爷迫切想知道知道自己的孙子现在近况,忍不住打个电话给嘉良,“人到丽江了没?接到战儿了吗?”

  嘉良还没醒酒,迷迷糊糊的说道:“战儿这个小崽子了,他在这儿挺好的,爸爸你就不要但心了。”

  “又喝酒了啊,我警告你啊,战儿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的,你就别回来了,对了,丽江那家刺青店千万别有什么联系,知道吗?”徐战爷爷焦急的说道,总感觉要发生什么事情。

  “噢,你说刺青店那个老头啊,人挺好的啊,今天中午还在一起喝酒的,我觉得没什么啊,况且现在战儿不走就是因为他才认识一个朋友在这边刺青的,所以可能等两天的。”

  “赶紧回来,别问为什么,那边人杂,快点回来。”徐战爷爷心里一紧,手中的核桃快速旋转着,“爸,那边到底出什么事了啊,这么急着催他爷俩回来啊。”一旁的妈妈也很不理解为什么爷爷这么着急。

  “你懂什么,我都是为了他两好。”

  一旁的徐战妈妈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发这么大的脾气,忍不住打了个电话给徐战,催他赶紧回来。

  “战儿,你赶紧回来吧,你爷爷都生气了,赶紧回来。”

  “妈,我这边一个朋友在这儿刺青了,差点死在这儿了,我在这儿看看,过两天就回去。”

  “这样子啊,你不知道你爷爷的脾气吗?”

  “好了啊,我知道了,明天就回去,行了吧。”说完就急匆匆的挂掉了电话,“这孩子,做事毛手毛脚的,不让人省心。”

  老头从睡梦中慢慢苏醒过来,又是哪个噩梦,这个梦最近让老头很是困扰,哎,年纪大了,失眠不可怕,最可怕的是多梦,尤其是年轻时的回忆在上演,那一声声爱的颂歌与兄弟情,最后竟然都是镜中花,水中月,可想却不可得。

  老头坐在书桌前,取出随身携带的钥匙,从抽屉里取出那本“唐门刺客”,这本书,经过岁月痕迹的磨砂显得更加苍老,书已经残缺不全了,但是记忆却变得更加清晰可辨。大约自己还是个年轻小伙子的时候,就迷上了刺青这样唯美的艺术,所以就一心要拜当时的唐门刺要学习刺青的精髓,看见现在的修罗刹,老头放佛自己也回到了当年。

  五十年年前,江湖上还没有豫二爷这样的称呼,他也不是丽江当地人,只是一名外出打工寻找出路的青年,因为当时的旅游业很兴,所以就来到丽江这个古韵老城寻找一些机遇。当时自己也还是一窍不通的青年,缺乏一些基本的外出闯荡经验,又是在这个人多眼杂的丽江,来到这儿处处碰壁,找不到一个适合自己的门路。

  在大街上游荡的这些天,偶然之间发现了唐门刺客,当时的唐门刺客还没有现在这么豪华装潢,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木板字样,带有古朴韵味的字迹,当然自己也只是出于好奇,进门随便看看,竟被那神奇的兽骨刺勾勒的图案所吸引,一幅幅人体壁画,刺上的图案栩栩如生,放佛被赐予了新的生命。

  “小伙子,怎么,对刺青感兴趣啊?”走来的老头慈眉善目,面带笑容呵呵说道,怯懦的豫二爷轻言慢语道,“请问,这家店主在那里啊,我想跟他学这个纹身。”

  “哟哟,那你可惨了,这家店主脾气极其古怪,一般人可伺候不了他啊。”

  “反正我脸皮厚,没事,学徒肯定要受罪嘛,轻轻松松的酒学不到什么精髓手艺了。”

  “小伙子,你倒是挺实在嘛,你叫什么名字啊?从哪里来的啊?”

  “老人家,我是从陕西过来的,出来寻思点出路,我也没什么正式的名字,在家里排老二,你叫我小二吧。”

  “小二,有点意思,这不是招呼人吃饭的伙计嘛,你这孩子也挺古怪。”

  “没事,等我拜了店主学刺青,我就是招呼人纹身的伙计。”说完两人不约而同的哈哈大笑。“之可惜你来的不巧,这家店主外出几天了,归期不定,下次啊再来碰碰运气吧。”这位老者几句话一说就开始招呼豫老头走了,老头当然也不是极其心甘情愿了,一直在拖延着,说要等着这家店主回来。

  “小伙子,你想学刺青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店主不在家,我也不好擅自做主留客啊,你还是请自便吧。”

  无奈之下,老头只能离开这家店,每天就坐在这家店门口守株待兔,但是每天都被那位慈祥的老头轻言和语的赶走,只到第13天,豫老二再也受不了这家店主的冷落了,破口大骂道:“什么狗屁刺青啊,摆什么架子啊。”

  没想到,那位慈祥的老者上来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你,你凭什么打人啊。”

  老头一本正经地说道:“在这里,我打你你还不能还口还手。”

  “老头,其实我忍你好久了,我知道这家店主的意思,天天躲着我,我又不是来讨债的,他死活不出来,就是你从中捣鼓的鬼。”

  老头哈哈大笑,“年轻人,你为什么认为是我捣鼓的啊,你哈真是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啊,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唐门刺客的名号。”

  “有什么了不起的啊,小爷我还不稀罕了。”说完年轻的老头大踏步的离开这家店,消失在人群中,老者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哎,还是太年轻了,难以成大事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