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狡辩吧,我的,唐门的,一切都是将是你的,这不比做什么舒服啊。”

  阿福上前扶起老头,老头手搭着阿福的肩膀,“来,扶我出去走走,咱爷俩好久没有这样出去走走谈谈心了。”

  “好呀。”

  一路上,阿福一直好像憋着什么话要说是的,老头一眼看穿,便问他:“你小子又憋着什么屁啊,赶紧放。”起初阿福使拒绝的,捏捏弱弱的说:“我说了,你可不许生气啊。““咱爷俩能有什么生气不生气的,说吧。”

  僻静的小路上蹬着一张长石椅,阿福扶着老头坐下,点上一根烟,“你为什么要赶大哥走?大哥到底犯了什么错啊?”

  “你就那么在意他?如果我对你说,他不是你大哥,你会怎样啊?”

  酷7p匠网‘q永久免O“费看(小:q说$

  “怎么可能,大哥就是大哥,怎么就不是呢?”

  “我记得,我赶你大哥走的时候,他那年才十四五岁,你那天哭的哗啦哗啦的,舍不得你大哥走,为此,你还生了一场大病,在医院住了好一段时间才回家。”老头望着阿福,不知不觉已经将近30年过去了,“岁月啊,真是不饶人啊,30年前,你还是个小孩子,现在却长成这般模样,哎。”

  阿福弹掉手中的烟头,坐在老头对面,“爸,你知道手足情深吗?本来妈走的就早,你天天忙你的刺青,唯一陪伴我的就是大哥,你吧我唯一的寄托都给毁了,从那以后,我也变得更加自闭,在学校内我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朋友,孤孤单单的,你知道我有多痛吗?”说完阿福低下头去,望着地上的蚂蚁,随即伸出手指捏死其中一只。

  “其实,你大哥不是你大哥,他不是我豫家的人。”老头说完脸歪向一边去,望着远处,似乎49多年前的回忆又浮上心头,记忆中的三个同门,师弟,师妹,一起在河边烧烤喝酒唱歌,一起嬉戏,一起打闹,那时候多希望时光不老,大家不散啊。

  “怎么可能,大哥不是我的亲哥哥?打死我都不信”。阿福一脸质疑老头的态度。

  “你十三岁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急需要血,当时医院里的血库量又紧缺,无奈,只能靠家里人为你提供血量,而当验血的时候,我傻眼了,竟然我们家没有一人的血型和你一样,我们三人的血型完全各不一样,我当时就很郁闷,所以就问了相关的医生,医生说这在医学上是可以存在的。““就这个也不能说明什么啊。“阿福恽怒道。

  事情远远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正好我在学刺青的时候认识了几个医院的实习医生事后,我多了个心眼,就偷偷取了一些你们的毛发去医院做了亲自鉴定,虽然这是不光彩的事,但是事实却说明了一切,最后的dna显示的结果,豫威不是我的亲生儿子,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我感觉天都塌下来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我本来打算将唐门的一切事物交给他,我辛苦培养了那么多年的儿子竟然不是我亲生儿子,我又多失望你懂吗?“说完老头潸然泪下,老泪纵横。

  “阿福跳了起来,指着老头说:”难道你养了那么多年的儿子就没有一点感情吗?这个狗屁唐门真的就值得你抛弃养了那么多年的儿子啊?就算是养了十几年的狗,你总归有点感情吧,它老死的时候,你还是伤心了好几天,难道大哥就真的不如一条狗吗?““我知道他不是我儿子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是谁的儿子了,我就算养一条狗,也不要替他养儿子,正是看在多年父子情分下才放过他,不然他早就死了,因为他是带着唐门的秘密离开这个家的。”

  “你真狠,为了你所谓的狗屁唐门,竟然这样对我,我真的难以想象,如果那个不是你的儿子是我的话,我现在会怎样,辛亏大哥对你这刺青艺术还感点兴趣,值得你用心去培养他来做你的接班人,如果我不是你的亲生儿子,并对你那狗屁刺青一点不感兴趣,你会不会杀了我?”

  “阿福,这件事都过去了,咱们就不要再提了,现在我年纪已经大了,该退了,唐门你必须接手。”

  “你整天就知道你这狗屁唐门,现在还在想让我接手你的唐门,没门,你知道大哥走后我活的多累吗?咱学校里没有人敢和我玩,就是因为人人都知道你这里的豫二爷,人人都是豫二爷长,豫二爷短的,在学校里每人玩就算了,回家你整天就忙你这刺青,你有考虑过我吗?你为这个家考虑过吗?这个家还是家吗?要我接手唐门,你想都别想。”说完阿福跑走离开,留下老头一人坐在石凳上。

  “苍天啊,我又错吗?我对不起谁了,凭什么这样对待我。”

  两人在对话的时候,一个衣衫笔挺的男人左手端着红酒杯,右手从嘴边取下手指一般粗的雪茄,嘴里随即吐出烟圈,此人正站在窗前回忆,回忆自己的那段往事,他几十威哥,老头的大儿子,不,准确的来说,他不是老头心中的儿子,至少在血缘关系上,两人没有血缘关系。

  三十年前,自己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一脸的稚嫩,最近弟弟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作为哥哥,他早已开始为弟弟操心了,当知道弟弟需要血的时候,自己可是奋勇向前要为弟弟捐血,可惜,自己的血型却不与弟弟的匹配,自己也很无奈。

  当突然爸爸走到他面前,对他说:“阿威,你滚,从此再也不要进豫家了。”怎么可能,爸爸在和我开玩笑吗?我做错了什么?

  很是想不通,为什么啊。“爸爸,你是怎么了啊,我一直很听话啊。”这是一个稚嫩的孩子发自心底的呐喊,但是老头丝毫不为他所动,“你没做错什么,是你的父亲做错了,你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你赶紧滚,不然,待会儿我要痛下杀手了。”

  面对老头的恐吓,阿威并没有退缩,噙着眼泪,摇着头说:“爸爸,我是你的儿子,你是我的父亲,我不走。”听到父亲这个词,老头恼羞成怒,一下子上前抓住阿威的脖子,从地面拽起,“别谈父亲,我不是你的父亲,你的父亲现在不知死那儿快活去了,我现在恨不得将你的父亲千刀万剐了拿去喂狗,你个杂种。”

  老头抓着他的脖子,这个十几岁的少年却一点不反抗,喉咙里一直在啊啊的喊叫,看着他的眼泪,老头开始心软了,毕竟这个孩子跟着自己活了十几年了,就算养了条狗,也算有感情了吧。也是救一把将他甩开,背对着他:“阿威,你不是我的儿子,你走吧,以后再也不要进豫家了。”

  阿威哭着上前抱住老头的大腿,“爸爸,我不走,你就是我的爸爸。。。。”

  命运真是捉弄人啊,这个小小的孩子,竟然就要面对这这样的家庭变故,那么谁是他的亲生父亲,亲生父亲还在人世吗?

  小阿威开始为自己的生计开始担忧了,哎,家里人不要我了,就当自己是个孤儿吧,事实上,他确实是被人抛弃的孤儿了。小阿威背对着石墙坐下,曲起自己的膝盖,头靠着膝盖,想想平时自己还是在家里和弟弟嬉闹,如今,却要流落街头,今晚睡在那里都不知道,更不知道明天该怎么继续。

  一天没吃饭了,肚子早已忍受不了这种寂寞,一声声咕咕叫,打破这一沉默。手掏空了口袋也没有找到一毛钱,怎么办,能找点什么垫垫肚子,哪怕是馒头也好啊。算了,干脆去沿街乞讨吧,说不定别人看着自己年纪小会起点怜悯之心,到底该怎么开口啊。

  事实证明了,在吃饱饭面前,什么狗屁尊严,什么人性自重,老头的教诲都抛一边去了。终于还是坚挺起勇气,走到往常的包子铺面前。

  “老板给我来五个肉包子。”

  “哟,这不是豫大公子嘛,里面坐。”这个卖包子的看样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逐出了家门,好吧,那小爷我就好好敲诈你一番。

  “再来几个茶叶蛋,十个包子打包。”说完就试探性的摸了摸口袋,作出一副惊讶的样子,“哎呀,我今天出门忘记带钱包了,那个叔叔啊,要不我先将包子拿走,待会把钱给你送过来?”阿威的内心是忐忑的,生怕老板识破自己的谎言。

  “你和我说这话,不久几个包子嘛,你有空就送来,没空也没关系,就等你有空再送来,不急。”老板说完对着阿威笑笑,阿威也勉强的对着老板尴尬的笑了笑,拿了包子快速消失在人群中,不敢回头,生怕下一秒他就后悔了自己的选择。

  阿威现在想起来,仍然浅笑,摇了摇手中的红酒杯,将杯中残酒一饮而尽。

  且不说他们的过往恩怨了,再来谈谈修罗刹这个苦命的人,不知道差点平白无故的搭上自己的小命,命悬一线,就算死了估计也不会有多少人会缅怀他,清明会不会有人烧点纸钱给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