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徐战拎着盒饭,径直走进修罗刹所在的房间,竟然没有看到阿福,很是纳闷,自言自语道“人呢,说好的照看人,,跑哪去啦”。于是就大喊一声:“福哥,我给你带饭了,过来拿吧,福哥,福哥。”然而并没有人卵他,算了,先去看看那个修罗刹吧。

  看见修罗刹躺在浴盆里一动不动,徐战还以为他睡着了,说道:“小飞,你战哥给你带了吃的,也不知道你要吃什么,就随便带了点,凑合点吃吧。”但修罗刹并没有鸟他,“你这样就不好了,何必装高冷呢,老话说的好,装逼遭雷劈,你这样被劈800回也不止啊。”修罗刹还是没有反应,徐战于是上前撩弄撩弄他。

  不知道这小子是否怕痒,就用手指撩他咯吱窝,但是他没有反应。“怎么回事啊。”徐战陡然发现这浴盆下面还是在烧的,这水应该很热了,为什么他没有反应,再用手抵住他的鼻子,竟然没有出来的气。大惊道:“妈呀。”往后一退就摔坐在地上。

  “怎么了。”徐战回头更是被叼着烟的阿福吓到了,“刚才喊你怎么没回应啊,这个修罗刹,没气了哎。”徐战惊悚的说道。“怎么可能,我刚才还把盆里的水换了一遍,他还好好的,怎么可能现在没气了。”

  阿福自己也不信,就上前用手指抵住他的鼻孔,放置了两三秒,好像真的没气了。“快,把他抬出来。”两人齐搭手把修罗刹放在床上,“现在该怎么办啊,福哥。”

  阿福也着急了,不知所措。“你他妈问我,我问谁去啊。“”那赶紧打电话给老头啊。“阿福慌忙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迅速拨打了老头的电话:”爸,赶紧回来吧,这小子没气了。“电话一边的老头听到这个休息顿时失色了,连忙放下手中的酒杯,向嘉良道歉,说自己还有事,要火速赶回去。嘉良一脸茫然,却有阻挡不住。

  酷GM匠U;网AF永久免@费}看^V小T说|\

  老头一身酒气的回到工作室内,看见修罗刹躺在床上,问阿福:“什么时候没气的?”

  “我也不知道,就是这个小孩回来的时候,发现他没气的。”

  “我让你好好看着他,你死干吗去了。”老头怒了,直接一脚踹向阿福,阿福直接被踹倒在地。

  “现在想想改怎么办,还能不能把他救活为重。”阿福的声音顿时变为哭腔,一旁的徐战一直缄默无语,毕竟一条命在这儿了。

  “去拿电击器,现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快点去啊。”老头的酒气都被急出一头冷汗冒在额头上。不一会儿,阿福空着手回来了,“库房里没有啊。”

  老头顿时傻了,该怎么办啊,对了,那就临时做一个。拿一对金属夹,并用导线串起来,作为俩只头,俩只导线的另一端露出铜丝,撸直。就这样准备接入电源。

  “老头你疯了吧,你这样还不如送医院了。”徐战再也无法沉默了,因为这是在拿一条人命开玩笑啊,而且自己也是牵扯进去了。

  “现在已经没气了,况且医院离这儿远,路上又那么多游客,送到那儿肯定是死了,不如现在试一次。“老头擦干额头上的冷汗,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他人阻挡不了他的意志。

  “来吧,先介入电源,我再将这两个金属夹合在一起电击他的胸口,别他妈打哆嗦,现在不是时候。“老头的眼神盯着阿福,那眼神,就想把他给看穿了。

  阿福哆哆嗦嗦的插入电源,“你这样不带防电手套?”

  “来不及了”说完就砰的碰在修罗刹的胸口,修罗刹的躯体被电弹动了一下,但是并没有什么反应。老头也是痛苦的这个过程,疑问自己也是在承受这个电击。咬紧了牙又来了一次,砰的还是只弹了一下,然而并没有什么意料之中的效果,老头是彻底抗不住了,虚克的躺倒在地。“阿福,你。。。。再来。。。。一次”。

  阿福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但是没有一点办法啊,自己几十岁的父亲都上了,自己没有不上的理由。咬着牙,闭上了眼睛,连续砰了三下,就在第三下砰的一下,修罗刹侧倒在地深吐了一口气,瞳孔放大,双手捂住胸口,一脸狰狞,室内灯突然boom的一声炸了,电源跳闸了。

  阿福看见修罗刹终于有反应了,长长的舒了口气,放松的躺倒在地。徐战看见修罗刹有反应,也放松了许多“你小子,命真硬。”

  “小子,帮我点根烟。”阿福躺在地上,悠闲的对徐战说道。

  “滚犊子,自己点去。”边说边扶起老头,”这老头怎么办啊。““要不给他也电击两下?”阿福笑着说。“我看行,一下就够他跳霹雳舞了。”

  “刚才那三下我是不是帅呆了?“阿福调侃道,“确实要帅呆了,眼泪都快点要流下了,少废话了,起来扶起这两主,将你家老头子抬房间休息去。”

  就这样,两人忙着收拾收拾残存的局面。“你还会开玩笑啊,福哥?”

  “你懂鸟,哥的世界你懂什么。”阿福坐在门口,对着外面的风景吸烟,烟圈一个个的冒出嘴,却经不起风的轻吹扶弄,顿时消散在眼前,只留下不知名的味道残存在空气中。

  “你说你也三十好几的人了,整天这样不累吗?”徐战走向阿福,坐在门槛上,望着阿福。

  “啥,谁告诉你我三十好几了,我他妈都快42了。”

  “啥,你这样都快要42了?我爸也就44岁,你这样完全看不出来啊,和那些三十几的人分不清啊。”徐战惊讶中夹杂着调侃,戏说这眼前这个四十多岁的男人。

  “哎,哥们儿,你这样为什么不找个女人啊,长的也还可以,不算太丑,有房子什么的。”

  阿福鄙夷的望着徐战:“你小子喊我什么?哥们儿?我快要和你爸同年了,你这样不是占你爸便宜吗?”阿福并不想回答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孩问题,只顾抽嘴里的烟。

  “你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现在科学这么发达,什么病治不了啊?让你找回男人的信心,重振男人雄威。”徐战哈哈哈大笑道,丝毫不顾及眼前这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想法。

  “你福哥我当时在大学里泡马子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那儿垫尿片,不,你应该还没成型。”阿福反讽的能力也不差。

  “你这人,四十多岁了,一点人情世故都不通啊,别看我小,我心智可成熟了。”

  “那我考考你,我和你爸是一辈的人,你喊你爸是爸,那你喊我什么?”

  “这个也算问题吗?当然是叔啊!”

  “那你喊一声试试。”

  “叔”

  “哎,乖侄子,懂事了啊。”说完阿福就走向房间。留下徐战一人坐门槛上,不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有你这样占我便宜的吗?“就这样说说笑笑一下午就过去了,临近下去四五点的时候,老头才苏醒过来。醒来看见阿福坐在自己的书桌上翻阅着自己的书籍。微微抬起头,虚弱的说道:“其实你还是对刺青挺感兴趣的,对吗?”

  阿福陡然一听见老头说了话,吓了一跳,连忙将书合上,放回书架,“我才没有,只不过闲着无聊坐在这儿照看你,只能翻翻这些书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