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芳在侧屋睡醒过来,只发现自己的脖子又酸又痛,用臂膀撑起慢慢从床上走下来。慢慢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身体实在没力气,坐在高高的门槛上,外面的太阳着实好,阳光明媚,所言不虚。

  刚好徐战从另一个房间走出来,发现严芳依着门在晒太阳,上前打招呼。“hey,美女,怎样啊。”

  严芳并没有给个好脸色,“谁把我打晕的?”徐战结巴无语,想找个话题转移过去。“那个修罗刹挺过来了,刚才真的好险哦,好像要死的样子,现在老头说度过危险期了,要不要过去看一下。”

  “老头人呢”严芳冷冰冰的冒出这么一句,并没有在意修罗刹是死是活,况且她也不认识修罗刹,死了也罢,或者也罢,于自己毫无交集。

  “你看你这个人,怎么一点人情味都没有啊,一醒来就问老头,不关心同行的小伙伴。”徐战刻意压制着严芳的怒气,却没有什么卵用,突然严芳大声怒喊道:“我他妈问你老头人呢,你别给我废话叨叨的。”徐战着实惊了,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片子体内能暴发出这么强大的力量,还真是黑老大的女儿,有气场。

  酷D$匠od网首,3发》

  “老头应该在前厅,你要去就去吧。”

  严芳挣扎着站起来,气喘吁吁,并没有回应徐战,只是往前走去,留下窸窣的背影。徐战在背后指着她做鬼脸,佯装着要抽她的样子,然而前厅和侧屋的距离并不遥远,很快就消失在他的视野范围之内。

  前厅,老头刚从噩梦中惊醒,正心神普定的坐在躺椅上喝茶。严芳并没有敲门,径直走进房间,摆出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老头看着她的样子,并不感到吃惊,毕竟是严振邦的女儿,玩起命来也是挺吓人的,但是对于老头这样一个老江湖来说,这些都太平常了,早已习以为常了。

  “姑娘,还是坚定的认为是我弄残了你的哥哥?““我不管谁做的,只求一个合理的解释。”

  “你找错人了吧,”

  “我不管,在这里你是刺青的翘楚,你是第二,没人敢称第一,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解释?”老头冷笑了一下,脸上的肌肉并没有做太多的运动,“我14岁开始跟师傅学刺青,真正开始成为一名刺客时就23岁了,期间,有不少人死于我的刺青技术不精之下,那些人,临死前的挣扎样子真可谓千姿百态,就这样,我都没有给他们一个合理的解释,何况一个废人,退一万步讲,又不是我做的,你要的解释我给不了。”

  “说吧,你要多少钱,你要多少钱才肯放过我哥?”

  老头听到这儿,顺势鼓起掌来,“好”“好”“好”老头连喊三岁好,“不愧是严振邦的女儿,你会比你的哥哥更适合接你爸的班。我说三千万你给得起吗?”

  严芳听了这话,并没有什么反应,依旧淡定“这么说,你承认是你刺的我哥?”

  老头摇摇头说道:“并不是,如果是我刺的,我就不会只开三千万的价码,一行有一行的规矩,这三千万只是用来帮你挖出是谁刺的你哥,。”

  “现在是谁刺的我不管,我只要我哥能像正常人活着,我给你五千万,你能治好我哥吗?”

  阿福这么些年跟着老头也算有些见识了,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样一个女孩,干练,霸气果断坚决。五千万确实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在她嘴里竟如此轻而易举的说出,这个女孩是不知天高地厚,还是真的有一番能力啊。老头也惊了,这才二十出点头的女孩,就有这样一番魄力,真不简单。同时老头也是在担心,她是不是严振邦过意派过来的探探底,这其中周折,还要深思熟虑一番。

  “咱两之间说的话,你能拿出什么可靠性凭证吗?”

  “你放心,在你没有完全治愈我哥的前提下,我是不会走的,我相信,再怎么可靠的凭证也抵不上我这个人押在这更可靠吧。”说完,严芳离去。

  老头仍在考虑中,毕竟严振邦的女儿,好真不敢拿她怎样,但不给她一个信服的证据不是自己刺的他哥,这个丫头始终会牵制着自己和严振邦之间的矛盾,老头左右徘徊,不知该怎样应对。

  “爸,你咋想什么啊?”

  “哦”老头被阿福这么一叫打断了思绪,“没事”。

  “怎么可能,我猜你肯定在想怎么应对这个丫头片子。”阿福嬉笑着说道“哦噢,被你看出来了,那你说该怎么应对呢?”老头觉得该让阿福出面这些事,毕竟以后他要担负起这个家,还得继承唐门,纵使他不愿意,也由不得他。

  “你想啊,这个小丫头,现在能找上门,肯定是背后有人唆使过来的,你看她刚才那气场,能是这般年纪的女孩说出的话吗?所以照我看啊,先着手调查这个丫头片子背后的人,另一方面,再调查究竟是谁刺的他哥。”阿福就是那么一说,并没有想多少。

  “你觉得这个小丫头是受人指使?”老头的眉头一皱,挤兑着仅存的独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