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战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里,这该怎么办,且不说自己到时候要牵扯进去,这可是一条人命啊,活生生的人命啊,不是一条狗一只猪那么简单啊。只能内心祈祷,老头的技术够牛逼能救救修罗刹啊。老头疾步走进屋子里,面色凝重,一进来就翻翻修罗刹的眼皮,再次就是试试脖子上的脉是否还在跳动。还好,气息是微弱了点,但还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去把我的针拿过来,阿福。“阿福随即递过针,”在这儿,给他下针吗?“”先把他的脚摆上来,先在涌泉扎上针,刺激他的血脉,将血往上顶,然后在百汇给我下一针,将血再压下去,最后再刺激他其他的,这两针尤其重要,必须得同时下针,你得帮我,我喊道三就一起扎进去。

  “阿福慌了,”我不会扎针啊,万一扎深扎浅出现什么问题怎么办啊?“老头淡定的说道:”别紧张,现在只能搏一搏了,上阵父子兵,反正以后你要接手这个店,现在什么不会以后怎么搞,来,听我口令。“阿福无可奈何,只能提起针,老头嘴里念叨着:“三。。。。二。。。。一。。扎”猛地一下扎下去,修罗刹痛苦的大喊了一声,“啊”老头松了口气,笑着对阿福说道:“有反应就可以了,你还是有点天赋的,干脆以后接手呗。”阿福听说这个小孩不会出什么问题,顿时也轻松了不少。掉过头去,冷冷地说道:“我才不要学你的刺青,永远也不。“对于老头来说,刺青就是他的全部,自己的儿子却不愿继承他,更多的还是排斥它,老头内心无奈,唉声叹气。

  修罗刹此时躺在浴盆里,他依稀睁开眼睛,只能露出一条由眼睫毛堆砌的隙缝,面部表情狰狞,眼看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整个世界对他来说还是在旋转当中。突然他猛的挣了一下“给我来根烟“,而周围的人却没有一个听见他的嗷呼,依稀看见有个黑影向他走来,耳朵靠近他的嘴巴,”嘟啷啥,保存体力。”没想到他尽其体内全部力气,抓住此人的衣服,断断续续的说道:“烟,,,烟,,,”

  徐战回过头来,朝老爸望了望,老爸抖擞一下肩膀,摊开双手,示意自己压根不吃烟。于是快步走到阿福面前,堆上那猥琐的笑容“福哥”,阿福将手中的大前门放在座子上,头也不回的走出房间,留下一个坦荡的身影。徐战到现在才发现,阿福还是挺装逼的,你以为话少面部表情少就是帅哥啊。

  “傻不拉几的望什么啊,给人点上啊。”老爸的这句话惊醒了徐战,徐战哦了一声走到修罗刹面前,亲自为他点上,将烟蒂塞进他的嘴里,修罗刹很自然的吮吸了一口,顺势在空气中吐了一个圈,顿时放松了不少。

  对于每一个吸烟者来说,有时候,没有烟的生活是不能自理的,是毒药,也是救药。

  老头忙活完手中的事,回到自己的房间,顺手拿起茶几边上的陶罐壶,也罢,年纪大了,懒得动,动一会就乏了,躺在躺椅上悠闲的沉思。最近几天的事还真不少,少年多次来求学刺青,今天敢作出这么大的牺牲,着实让我意外。最意外的就是把严震邦也扯进来了,是谁把严震邦的儿子搞废了,又是谁将矛头牵引到我这边,这些事不可能没有什么联系,到底是谁在背后对我亮刀子。

  也许是这几天的事太多了,老头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在躺椅上就睡着了,不一会儿就进入梦境。老头飘飘的走在草丛中,阳关尤其刺眼,老头不得不用手平放在眼睛上来挡一下阳光。这是哪里啊,老头极力向远处望去,依稀能看到在苍青的草丛中有一个穿白衣女子,那个女子看起来是如此的眼熟,却一时想不起来她是谁,上前走去,竟是如此熟悉的一个人,却喊不出名字,这个女人却栽一直躲避老头,老头循着她的脚步极力追去,但他却不能追上,追的老头头昏眼张,不得不停下来喘口气。就在老头蹲着喘气的那一刻,背后冲来一个骑马青年男子,凶神恶煞的举着匕首。老头吓的蜷缩身体,保护头部,一下子从躺椅上摔在地上,伴随“砰”的一声,手中的陶罐壶摔成碎片。

  阿福冲进老头房间,慢慢扶起老头,“你怎么了,爸,吓我一跳。”

  《、看#正版\1章》节上*酷匠网V

  “没事,做了个噩梦,哎,人老咯,容易多梦。“老头轻声漫语的说道,阿福见老头头上全是冷汗,从脸盆里拿出毛巾拧干,递给老头。”阿福啊,你妈去世的早,咋爷俩也活了这么多年了,身边也没有个娘们伺候,真是冷暖无人知啊,你也老大不小了,赶紧找个媳妇啊。““爸,你是不是老糊涂了,我不是还有一个哥哥嘛,当年你非得把他赶走不让他回来,这样吧,我找人打听打听把他找回来吧。”

  “混账东西”老头脸色大变,气急败坏的扔掉毛巾。“我这辈子就当没养过这个畜生,他不配做我的儿子。”阿福上前安慰道:“您都这么大的年纪了,脾气怎么还是那么冲啊,大哥当年到底做错了什么啊,你非得把他赶走。”

  “这个狼崽子,一生下来我就应该把他摔死,养这么大,真是不如养条狗。”老头只是一直在骂这个所谓的大哥,回避着阿福的问题,阿福自觉没趣,便不再问下去了,安抚着老头的情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