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知道这也非同小可,敢拿枪,这就不是一般能解决的方法。”阿福眼睛一瞪,徐战顿时傻眼了,心想这下糟糕了,照麦姐那样说老头在这儿的势力很黑,严芳这下还不死定了啊。“怎么,是你的马子啊?”阿福化怒为笑,不过那笑却有一种让人背后毛骨悚然的感觉。徐战为了救严芳,硬着头皮回到:“对,我看上她了。”阿福点了点头,翘起大拇指,“可以,严震邦的女儿,你也敢碰,你胆子够大啊,屋里躺着那个是你兄弟?”徐战一脸尴尬,哆哆嗦嗦的回道:“算是吧,莽撞驴对我挺照顾的。”“如果非得在两人之间选一个,你选谁死?”

  徐战顿时傻眼了,左右为难,虽然两人都不是熟交,但也是算是朋友吧,徐战对于朋友的定义就是那么浅显。“我不知道,我不选。”徐战摆手道,“放心吧,我爸不会动那个女孩的,还是先将里面这个放药酒泡着吧,不然他可要疼死了。”

  阿福和徐战走进工作室,“来,把他放上担架,抬到另一个房间里。”徐战很纳闷,在这儿不是挺好的吗,干吗要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但又现在不敢问,生怕语言上得罪这两父子,还是少说话吧。

  阿福在前,徐战在后,一前一后将莽撞驴抬到另一个房间,这个房间就是一个锅炉房嘛,里面放有一个浴盆,这浴盆的样子甚是奇怪,上面是木头围成,而下面是一圈类似于铁皮的材料固底,在浴盆下面就是一个火炉。难不成要把修罗刹放在这浴盆里煮了?“来,把他放进浴盆里。”

  “真要把他煮了啊?“徐战惊讶的问道。”你懂什么啊,照做,废话真多。“阿福完全不想理睬徐战,因为他觉得对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解释纯属浪费时间与口舌。修罗刹被放进浴盆里,看起来奄奄一息的样子,那气息也逐渐变得不匀调,徐战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难道今天真的要目睹着他死在自己眼前吗?前天还是在一起喝酒的,今天,他却成这德行。人啊,还真是无法说清楚。

  阿福从药箱里拿出几瓶药倒在修罗刹的伤口上,修罗刹顿时疼的鬼喊,“忍着,这是促和你的伤口迅速愈合的药。”虽说让修罗刹忍着,修罗刹可一点也忍不了,在浴盆里乱动,企图挣脱阿福。“来啊,傻站着干吗,按住他。”徐战哦的一声,冲上去按住他,“哥们儿,前面都挺过来了,这要是宰在这儿,你可太亏了。”修罗刹一声也不言语,只顾着乱动,突然,阿福又一个肘击打在修罗刹的太阳穴上,修罗刹顿时倒在浴盆里。“我靠,你的肘击跟你师娘学的把,这么厉害。”

  阿福不知又从哪里端出一盆类似于面的东西来,涂在修罗刹的伤口上,“刚才要煮了他,怎么,改变了啊,改炸了他啊?”徐战无意调侃道“从外面去打点水来,我来配药酒。”阿福忙的顾手不顾脚,徐战也跟着掺和,不一会儿,从外面弄来一桶水,“是要倒进浴盆徐战问道

  “等等,让我看看这水的剂量,和我配的药是不是成比例,倒吧。”阿福就这样说道,这下修罗刹爽了哎,好像一具死尸是的躺在浴盆里,等着开水来烫。水刚倒进盆里,徐战的手机响了,“人呢,小兔崽子,给我滚出来。“一接老爸电话开头就这样,老爸这次估计不会给好脸色看。”我在门口等你。“”我马上就到。那个福哥,我出去接个人。“说完徐战迅速跑出去。

  “爸,你怎么来了啊,你不是去收古董的嘛?怎么跑这儿来了?”徐战带着小喘,莘莘的问道。“还不是你小兔崽子搅了我的事吗,你说你跑那儿玩不行,非得跑这儿来玩啊。害得我古董收不了,还得来这儿接你回家,走吧,跟我回去吧。“徐战父亲埋怨道,说完掉头就要走。”爸爸,我的一个朋友还在这儿刺青,我得在这儿,不能走。“”什么狐朋狗友啊?不是说你一人来的吗?“嘉良纳闷道,同时也是职责的意味在里面。”这是我在丽江才认识的一个朋友,待我不错,现在他在这儿遭罪我不能走。““你小子到这儿才几天啊,就认识了你所谓的朋友啊,你熟悉人家吗?就和人家交朋友?”

  “反正我不走,我得在这儿等他。”徐战执拗的决定让嘉良无可奈何,孩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怎么说怎么听话的孩子了,那就陪他在这儿等一下吧,正好自己这几天连夜赶车有点疲惫,正好在这儿休息休息,阿战没事就好,回去也可以交差了,反正古董也收不成了。“那好吧,就在这家店?”

  r更d新1最98快i上k{酷y匠|c网&

  徐战领着父亲走进刺青店,直奔修罗刹所在的房间。“那个,福哥啊,这是我的爸爸。”阿福理都没有理徐战,打量了一下徐战的父亲,点了头示意一下。徐战的父亲客套的递上烟,阿福示意自己不吃烟。嘉良只好将烟装进口袋。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着躺在浴盆里的少年。相对于徐战来说,嘉良更懂得一些人情世故,该说的和不该说的,他自己心里有数,在这种场合,最好闭嘴,不然说的越多越暴露自己无知。连续坐了两天车的嘉良甚是疲惫,躺在椅子上顿时进入睡眠状态,不一会儿还打起了呼噜。在一旁的阿福有点看不惯,愤愤的说道:“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福哥,你大人有大量,包容包容呗。”徐战上前嬉皮笑脸的说道。

  这浑小子情况不太妙啊,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啊。”阿福说道。一听这话,徐战的脸色顿时变了,“什么意思啊?福哥,你可得好好救救他啊,虽然我和他不熟,但是这点人情味还是有的。

  “你就别假惺惺了,其实我知道,你就是害怕出人命了,到时候把你牵扯进来,你肚子的小九九我再不知道。“”别把话说那么难听嘛,好说歹说我也和他有了几天的交情了,该上心的事我也得上心啊,毕竟是我在这儿的唯一一个好朋友啊!“阿福瞪过眼来反问:”那边上那屋里的不是你的老相好啊,小子哎,下次撒谎前后着点边,毛还没长齐就知道胡嘴乱吹,你爸就是这样教你做人啊?一听这话,徐战赶忙做了个静音停止的手势,小声的说道:“这话可不能让我家老爷子听到,不然我又得挨臭骂。“”你先照看着,我去把我爸喊过来,这事现在只有他能处理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