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刺青前奏的颂歌

  “不知过了多久,我哥回来了,一开始没有什么,我们也没有发现他有什么不正常之处,但是时间一久,我发现我哥的腰总是直不起来,尤其是阴雨天,整个人就是瘫痪在床上,下不了地。我爸发现了赶紧去带他情谊看医生,结果医院的x光,透析什么的设备,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之处。这是极其纳闷的一件事。”

  “那这个和老头有什么关系啊?”徐战迫不及待的问道,“我也不知道,为了治疗哥哥的病,采用了多少种方法却不见效。偶然有一天,父亲找来针灸专家来给哥哥针灸,结果清晰的发现哥哥的腰上有一大块刺青,而针灸专家凭自己多年的针灸经验明确发现,这是用比针还细的东西刺成的,而这刺的极其的深,深入到骨髓中,这就是哥哥为什么会腰站不直的原因。”

  “你的意思就是老头干的?”

  “本来大研古镇和我爸就不和,正好逮这个机会,好好的整一下我爸,企图让我爸妥协。”严芳说到这儿,泪水又滚落下来,徐战最见不得女人流泪的,把刚才的纸巾递到她手中,“那你这次找老头有什么要说的吗?”

  “我这次是背着我爸来的,想来和老头谈谈,让他帮我哥治好,无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他,但是那次却没有见到老头本人,想来老头也是非常难见到的,而他的儿子一脸凶煞的样子,我也不好和他说。”严芳啜泣道,“这样吧,明天老头要帮人刺青,我可以去观看这个过程,要不到时候你就和我一起去,等刺青结束后再和老头好好谈谈吧,老头这个人,人虽然刻薄点,但还是有点人情味的。”

  “好吧,也只能这样了。”

  “行了,别哭了。把眼泪擦干,回客栈吧。”

  “我也是急的好吧,现在我哥躺在床上,那么痛苦,我怎么能不着急,这事要是搁你身上,你不着急啊。”严芳一脸委屈,但又显得格外娇羞,在阳光下显得特美。

  “其实说实话,你哭起来的样子真好看。”徐战调侃了严芳。严芳用拳头敲了徐战背,“去你的,我不哭也好看。”说完两个人都笑了。

  晚上,徐战独自一人站在阳台上,月光如流水一般泄进房间里,徐战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修罗刹刺青的后果,严芳说的是真的吗?老头真有那么宽泛的背景吗?诸多疑问盘绕在徐战的内心,虽然和修罗刹那天闹僵,但还是有必要提醒他一下的,毕竟他曾把自己当朋友看待,不管现在怎样。

  于是拨打了修罗刹的电话号码,电话那边无人接通,到底在忙什么啊,不会真的要和我闹翻吧,这也太小气了吧,小气鬼,不管你了,于是把电话摔在床上,洗澡睡觉,明天再说吧。

  第二天,徐战很早起床,忙着刷牙洗脸。外面天还没有大亮,但徐战内心已经激动不已,期待已久的时刻终于要来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内心还有点紧张。于是下楼跑步来使自己放松,客栈一大早门就开了,奇怪,还有谁起的更早吗?还是门一夜没关啊?

  徐战自言自语道:“麦姐人呢,不在房间,一大早去哪里了啊。”正想不通的时候,看见麦姐从外面回来了,“怎么,一大早就有生意要忙啊?”麦姐笑着说;“也没有啦,出去有点事要办,起早人少。”“那个,麦姐啊,今天有点事,请赶紧做好早餐,我待会儿回来吃。”说完就跑了出去,严芳还没有醒,对于女孩子,早觉永远是第一位。

  徐战一大圈跑完回来后还没见严芳起床,于是就到楼上敲了她的门;“今天还去吗?”许久没听见什么动静,但是不一会儿,门开了,严芳从里面走了出来,满脸没精神,好像一夜没睡是的。“昨晚干嘛去了,没睡好啊。”严芳打着哈欠说,“昨晚很晚才睡,心情莫名的紧张。”徐战深有感受,下来洗漱吧,早餐麦姐已经做好了。

  吃完早餐,两人坐在大厅里看玩手机,看报纸。而徐战已经忘记了要提醒修罗刹不要刺青。大约八点的时候,阿福走了进来,“小兄弟,跟我走吧。”徐战笑眯眯的说道:“一大早就来吓唬我,一天到晚都这脸色不累吗?”阿福并没有理他,而是掉头走出门,拿着钥匙来开车门。“行啊,老板也开车来了啊。让我受宠若惊啊。”

  。e最{b新‘章P节n@上酷@匠网c

  阿福一言不发,严芳抖了抖徐战的臂膀,“他没有鸟你的样子就不要讲话了,自讨没趣。”徐战笑着说:“至少你还在鸟我啊。”三人坐进车了,阿福直接发动油门。速度很快,徐战坐在副驾驶,赶紧系了安全带。“不急,福哥,也不远,干吗开那么快啊。”徐战妥协道,在这小县城,普通公路限速40,而阿福却开到了80,操作娴熟,拐弯不带减速,搞得徐战刚吃完吃饭就有想吐的感觉。

  不一会儿,他们就到了,徐战一下车就是大吐一番。阿福鄙夷的冷笑了一番,直接走进店内,严芳在一旁递上纸巾,徐战很惊讶,“他开那么快,你竟然没有晕车?“严芳笑了笑,”我也晕了啊“徐战一边擦嘴一边问道:“那你怎么没有吐啊?”“吐了啊,在车上就吐了啊。”徐战听了这话,又想吐了。一番折腾之后,两人先后走进老头店内。

  多远处,老头就招呼徐战;“吃了没,青年,没吃来将就吃点啊。”徐战调侃道:“吃了也等于没吃,被你家儿子给招呼吐了。”老头的早饭还挺简单,一碗米粥,一个馒头加一些腌菜。还挺注重养生的嘛,“哦,对了,那个莽撞驴还没来了啊?”徐战问道,“老头示意说还来。又指了指旁边的严芳,“这位是,我没见过?”

  严芳感到尴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徐战见她尴尬,抢先说了:“她是我的朋友严芳,对这个刺青很感兴趣,所以也想来观看这个过程。”老头放下手中的碗,说道:“这个过程很血腥,不适宜女孩看,待会儿还是请回避吧,如果非要想看的话,也可以。”徐战对她使了个眼神,严芳点了点头。“既然这个女孩非得要看的话,那就就请带上口罩,期间不得发出任何影响我工作的工作,能做到?”

  严芳点点头,她之所以要看这个过程,是想再找回哥哥当时疼痛的感受,亲自看一看这个刺青到底有什么样的秘密。徐战在老头的院子里等了好一会儿,却不见莽撞驴来,就抱怨道:“这个莽撞驴死那儿去了,怎么还不来。”

  老头儿却一脸悠闲,躺在躺椅上摇扇,时不时嘴里哼出几句小曲。突然,阿福走进来,对着老头耳边说了几句话,老头从躺椅上起来,对徐战说:“走着,去那边工作室等着。”

  再来老头的工作室,徐战的内心仍禁不住要打颤,只是这次的阴森恐怖感都转移到了严芳的身上,自从进到老头的工作室,严芳一直拽着徐战,紧紧跟着徐战身后,徐战不停的递眼神,拍着她的手说:“没什么,不要怕,又不是我们刺青。”

  老头见两人紧张的样子,打破这一气氛,“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个刺青的过程,首先,待会儿阿福会带着那个少年,也就是你所说的莽撞驴去汗蒸,为什么要汗蒸,你们知道吗?”徐战和严芳摇了摇头,“这个原理呢,也很简单,就是将他体内的湿气蒸掉,同时也是打开他的毛孔,这是为下一步刺青做准备。”老头绘声绘色的讲着,两人如听天书一般,只管点头摇头。

  不一会儿,阿福领着修罗刹进来,顺便又搬来一个人体像,指着人体像,老头问修罗刹,你要刺多大的,在那儿刺,现在谈谈你的想法,我给你一些建议,但最后还是看你的。

  修罗刹指着人体像说,我想从右臂肘部刺到后背右部分。老头点了点头说:“这样还是有点难度的,因为那不是平的,特别到你嘎吱窝那里一块,特别难刺,而且你承受的痛苦要比别的地方更多。那个阿福,把图案册拿过来,让他选一选。我首先告诉你啊,这个刺青呢,比你上次烙纹身所受的苦还要多,上次是烫肉,这次锥刺骨,你先自己考虑一下。“说完老头啜饮了小茶壶,“那照师傅来看,应该怎么刺?”修罗刹一边翻着图册,一边对老头说。老头放下茶壶,对修罗刹说:“那个,依我看啊,就刺个大背,或者在胸口一块刺着,这个刺青,从刺上去可得带到坟墓里去的,可不是你上次纹的那不三不是的图案可以烫了。”

  “行,那就刺在胸口上,图案,就这个屠云吧。”

  “那你去那边一比一人体模像面前对比着要刺多大的,我去调料。”老头刚走,就掉头问修罗刹:“对了,要什么颜色的,深蓝色,还是纯黑?”修罗刹看了一下自己皮肤,笑着说:“还是深蓝色吧,这样和皮肤还能搭一点。”修罗刹将自己要纹多大的比例对着人体像告诉了阿福,阿福只需三四分钟,就临摹出了相应的图案。与此同时,老头也进行了他所谓的配料当各位都在忙自己的时候,徐战和严芳到处游荡着,欣赏着老头的各种刺针。修罗刹主动上前与徐战搭话,“那天,不好意思啊,给你脸色看了。”徐战内心还是有点稍喜的,毕竟人家主动给台阶下,自己也不用再装着了。“没事,这件事,我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修罗刹拍了一下徐战肩膀,笑着说:“那就好,我这人做事有点冲动不顾大脑,你不要在意啊。”徐战笑着点了点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