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徐战完全没有意识到什么危险,他依然是该吃吃,该喝喝,与麦姐严芳两人玩的不亦乐乎。这样吧,光猜拳喝酒太老套,咱们三来点新意,徐战提议道:“要不就真心话大冒险。“严芳点头微笑表示赞同,麦姐也点了点头。

  首发,徐战中招,严芳和麦姐相视而笑,严芳笑着对麦姐说:“你来吧。”麦姐笑着说:“好,就我来吧,小帅哥,准备接招啊。”徐战双手合掌,表示求绕过,“那个,小帅哥,把你的从小到大的喜欢过的女孩名字报一遍。”

  严芳翘起大拇指“绝,这个绝,给你点赞。”徐战反而显得特轻松,“说实话,我从小到大可真没有喜欢什么女孩子,不过倒是最近我喜欢上一个女孩子。”麦姐和严芳拒绝他的回答,“怎么可能,你嘴皮这么好,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肯定勾搭了不少小女孩,要不这样,你要是觉得难堪,说几个喜欢你的小女孩名字也行,就当放过你一马。”

  徐战一脸无奈,随意说了几个小女孩的名字。就这样开始了第二轮,第二轮中招的是麦姐,徐战举手要自己来问麦姐,麦姐拒绝了,你也让人家女孩问嘛,女孩子和女孩子有话说,和你男孩子没话说。那我可以和严芳商量一下吗?徐战问道,“好吧,允许你们商量一下。”徐战靠近严芳耳朵小声嘀咕道,严芳一脸害羞,而徐战却哈哈大笑。麦姐发现可能被这小子使坏了,就问严芳:“他对你说什么了?”

  严芳不好意思回答,在麦姐再三催促下,严芳支支吾吾说道:“他说你快30了为什么还不找对象。”听完徐战更是笑的厉害,麦姐却一脸不高兴:“,你看你这小子,就知道使坏,来,喝酒。”徐战见麦姐脸色变了,也不好再刁难她了,一杯酒化解了刚才的尴尬。第三轮又开始了,严芳中招了,这次麦姐主动让出了提问的权利,徐战上来就问:“你那天上那家刺青店干吗的?”

  话音刚落,刚才的欢笑顿时停止了,这氛围顿时凝固了,十几秒中后,麦姐打破这一僵局,说道:“你跟踪人家女孩子,是不是看上人家了啊?”徐战才发现自己做了一件蠢事,“好吧,我承认我看上她了,这个问题问的不好,我自罚一杯。”

  严芳听完这话,放下筷子,冲了出去。麦姐打了一下徐战,“你怎么跟踪人家女孩子啊?现在人家跑出去了,快追啊。不要发生什么事啊。“徐战也觉得是该追出去,他觉得更应该在这个时候问清楚。

  严芳跑到小石桥下停了下来,徐战尾随其后。“对不起,我不该跟踪你,但是那天跟踪,纯属意外,。。。”徐战的话被严芳打断,“你不要再说了,我不想听。”严芳捂住耳朵,试图这样子来听徐战的言语。“虽然我们认识没有几天,但如果你拿我当朋友,请对我说说,说出来也许会好点。”

  徐战低语道,生怕惊扰了这位美女。严芳半天没有说话,一直盯着湖水看,徐战见严芳不为自己打动,叹了口气,“算了,你不想说就算,毕竟咱两还不熟。”徐战说完掉头就走,严芳哭着说:“我能相信你吗?”

  徐战回过头,注视着严芳说:“我值得你相信。”严芳的眼泪划过脸颊,哭红了双眼,徐战突然产生要保护这个女孩的欲望:“没事,你说吧,说不定我能帮到你什么的,请相信我。”说完递上面纸,让严芳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我的父亲是。。。”严芳还是觉得难以开口,徐战没有办法,也不能做点什么,至少他心里在想亲自帮她擦干她脸上的泪水。严芳哽咽住了,徐战就这样傻傻的注视着她。不一会儿,严芳又开口了:“我的父亲十年前凭着自己的打拼,当上了千维镇的青帮老大,树立了自己在千维镇的实力,当时我记得,每天出入我家的都是一些道上的人,他们一个个面相凶悍,左臂都有一大块刺青,而我父亲就是他们的带头人。”

  徐战吃惊的朝着严芳望着,然后结巴地说道:“这。。。。也。。。挺好啊,道上人有势力。”“我知道,是个正常人都讨厌黑社会,他们是社会的公敌,但是我父亲从来不做什么坏事,没有收人家店铺保险费之类的,只不过偶尔会那个。。。。”徐战安慰道:“那也还好啊,这个有什么说不出口的,没事。”

  严芳在徐战的诱导下,慢慢吐露实情,“自从我爸当上千维的青帮老大,整天忙于帮内的事务,其实主要还是去其他地方青帮势力进行洽谈划分势力范围的问题。”徐战表面平静,其实内心已经沸腾了,哇,好吊的样子,真的就和电视剧演的那样。“一开始什么事情都是挺顺利的,他已经与12个地方镇达成一致协议,但是就是第13个镇就是大研古镇,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一直谈不拢,双方各自找中间人调停说话,但还是没有达成相关协议。

  两年前,我爸为了能够与大研古镇达成相关协议,于是,就带着我哥来到大研古镇。亲自登门去进行相关协议表示。但是并没有得到任何人的认可,就这样,我爸和我哥无功而返。回到千维镇,当时有人向我爸提议带人联合12镇的地方势力去火拼大研镇的黑帮势力。

  这个提议虽然好,能够快速解决问题,但是我爸考虑到帮派火拼肯定会造成一定得人员伤亡,于是就拒绝了这个提议。但是我哥却背着我爸,自作主张的背地里集结了三四个镇的青帮人员,那天17座的面包车开了8辆冲到大研镇,当天并没有进行直接冲突。”严芳说到这里,欲言又止,徐战听的目瞪口呆,但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嗫嚅道:“然后你哥怎样啊。”

  “我哥天性冲动,又是极其好玩,尤其是对刺青特别感兴趣,他到大研古镇那天,就发现了唐门刺客,所以就走进刺青店。”严芳虽然没有亲自跟随,但是后来听哥哥说过,不禁自己回忆了起来。

  “你是这家店的老板?““年轻人,你想刺青?”老头问道。

  q“更@新)C最快^G上●酷Gv匠u7网

  “老头,听说这大研古镇就你一家刺青店,生意肯定不错吧。”

  “哪里啊,只求混的吃饱饭就行,大研镇上没有其他刺青店,那是因为没有人能接手刺青这行当。不是老头子我自夸,若论刺青,还这世上还没有几个人敢和老头子我的手比。”

  “哈哈,老头儿,你和我吹牛逼的吧,就这刺青,你敢称第一?”严芳哥哥脱下上衣,裸露出身上的过肩龙,那体型,肌肉崩的很紧,能称得上标准身材。

  老头看了一会儿,上前摸了下纹身,“是不错,线条流畅,曲线优美,很有层次感,也栩栩如生,但是你想过没有,这刺青图案现在看起来是美,但是过个十年二十年,或者你发胖,体肤松弛的时候,你这刺青还能不变形?我相信,没人敢对你打包票吧。”

  “怎么,你能保证你刺青后图案能不变形失真?”

  老头哈哈大笑,却一直不说话。

  “我发现你这老头挺能吹啊,自己做不到,还贬低同行啊!”

  老头听着话,缓慢的脱下自己的上衣。老头已经六十多岁了,身上的肉完全下垂,皮肤松弛的如煮熟的猪皮一般,显然岁月在老头身上留下了永远的痕迹,但是那刺青却还是没有随着岁月的流失而发生任何变化。“怎样,老头子我吹牛逼了吗?”老头自鸣得意,但是严芳哥哥却很不高兴,“那又怎样啊,还不是要带进坟里啊。”

  老头听了一惊,脸色顿然变了。

  “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我呢,本身也是一个爱玩的人,尤其是这个刺青,我特别喜欢,要不你将这门手艺传给我吧,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店面的。”“老头哪里肯听他的话,于是当面拒绝了我哥的请求,而我哥为了学到老头的这么手艺,天天上老头的店里,而他也忘记了本来要来大研古镇的目的了,时间久了,我爸发现了这件事,于是责骂了我哥,说我哥不务正业一天到晚只知道玩,而我哥一心为了学到这个手艺,一直在大研镇。”

  说到这儿,徐战自言自语道:“老头的刺青真有那么大的魅力吗?怎么一个个都疯了一样想学刺青啊,然后你哥学会了没有啊?”严芳摇了摇头,“哪有那么容易啊,一来老头根本没有那意思要教我哥,二来我哥根本什么也不懂,尤其是人情世故方面,他只知道打架,起初还想用武力威胁老头,人家老头根本就不吃这一套,我哥背地里找人调查了一下,才发现,这大研镇的背后黑帮势力都是老头在操控。”听到这儿,徐战更是一惊,“难怪麦姐说在这儿招惹谁也不能招惹老头,敢情老头是这儿的黑老大啊,这儿的水还真不是一般的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