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电话风波闹不和

  “是你,你怎么在这儿啊。”徐战惊讶的问道,“怎么,就允许你们两来潇洒潇洒,不允许我来啊。”阿福说道,“你看你说的,福哥,来,我和你和一个。”修罗刹端起酒杯要和阿福喝酒,阿福用手挡了下来,“你小子酒少喝,伤口感染到时候别想刺青了,我啊,和朋友还有事,就不多陪了。”

  说完点个头就走了,“福哥慢走啊。”徐战很鄙视的说道:“你干嘛像个哈巴狗一样的巴结他啊,他又不是老头。”修罗刹看着阿福走远,坐下来对他说:“你小子懂个屁,这是人脉关系,指不定哪天我还求着他办事,现在弄个眼熟挺好的,你看你刚才那紧张样,是不是怕办你事的人冲上来找你啊。”

  徐战最讨厌别人激他了,“来来来,喝酒吧,今晚谁不醉谁不是男人。”修罗刹笑笑说:“哟呵,突然很男人啊,来,对瓶吹,你飞哥就陪着你喝,看谁先倒下。”

  就这样喝了一晚上,徐战也没有等来那位要办他事的人,两人喝的酩酊大醉。修罗刹虽然还是清醒的,但是车却不能开了,于是就找了周边一家宾馆开房了。好不容易把徐战这头醉猪放在床上,自己倒是累得精疲力竭。走到卫生间,用冷水冲了一把脸,打开电话,小声的说道:“威哥,今天我看见老头的儿子来苗和了,不知道他来有什么目的。”

  电话那边传来男人的声音,“不要管他,他还不知道我和你的关系,你也千万别暴露了自己。”话音还没落,徐战就冲进来趴在马桶上吐了,修罗刹赶紧结束通话说道,“你小子,真是恶心他妈夸恶心,好恶心。”修罗刹哈着满嘴的酒气,说道,“你不是也在卫生间吗?你肯定也吐了,我还没说你恶心他妈给恶心他妈给恶心开门,恶心到家了。”

  “你出去,我冲洗个澡。”修罗刹急忙赶徐战出去,徐战摇摇晃晃,倒在床上就是睡,修罗刹一个澡还没洗完,就听见外面的呼噜打的光地响,哎,今天晚上的觉,不好睡啊!

  丽江这个古城早晨比一般城市来到更早,四五点钟,就有鸡鸣,接着路边就开始有有人在晨练,徐战的酒气经过一晚上的排散,散的也差不多了。醒来通常都是头疼欲炸,旁边床上的修罗刹倒是抱怨满腹,“你小子昨晚的呼噜打的,真要命,我楞是看了一晚上的电视剧啊,下去买早点去,我也要睡睡觉。”

  徐战哈哈笑了起来,洗洗漱漱到小摊上买了两碗馄钝,还有当地特色的竹米糕,回到宾馆,看见修罗刹一脸乏态,不好意思打扰,自己在阳台上解决了早餐。吃的正香的时候,听见修罗刹的手机在响,于是就去接了电话,“那个谁,明天早上到我店内给你看看伤口,顺便把你刺青给做了。”徐战还没来得及说话对方就已经挂机了,卧槽,老头的声音徐战还是能够听的出来的,尼玛打电话容许人家说句话好吗,连一个喂还没说就挂了,这尼玛小气的。

  徐战刚接完电话,掉头正好看见修罗刹在自己面前,“你小子谁让你动我电话的啊?”连忙从徐战手里夺回自己的电话,那脸绷的,都快要柠出水了。“老头的电话,让你明早去他店内看看伤口,顺便刺青,我有错吗,帮你接个电话好心好意的。”徐战解释道,“以后别碰我的电话,因为每一个电话都牵扯着重要事情,我不好对你讲。”修罗刹错怪了徐战,想到自己还需要用到这个少年,就没有做过多的指责。两个人因为电话这件事,小半天没有说话。、徐战觉得无聊,便提出要回大研古镇。修罗刹开车载他回去,一路上两人并没有太多话要说,两个男人之间,不发生冲突还好,一旦发生冲突,谁不愿主动向对方搭话,因为这样就丧失了自己的主动权。徐战来的时候只觉得有些困乏,虽然带着满满的新鲜期待感,而如今,新鲜感过头了,自己反而没有那份激动了。期间在车上修罗刹点了四五根烟,他也开始惆怅,认识一个人很简单,而熟知一个人却很难,更何况是不太认识的两个人。

  到了大研古镇,徐战解下安全带,向修罗刹点了点头,缓缓下车。在徐战下车之后开始走了几步,修罗刹按了下汽车喇叭,头从车窗伸出来,对徐战说,“明天刺青一起去吧,老头对我说过你对这个很感兴趣,所以明天我来接你吧。”徐战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答应的事情会做到的。”其实他心里也清楚,修罗刹只是想借他的手来实现自己拜师成功的目的,而自己去否不去,对他来说是没有其他的意义的。说完修罗刹开车走了。

  徐战掉头走进客栈,正好看见严芳从屋里出来,严芳脚尖垫起来向修罗刹走的方向看去,于是调侃徐战说道:“你男朋友啊?”徐战一脸无精打采,并没有理睬严芳。“吵架了啊?没事,说给我听听,开导开导你。”徐战一脸无力,“你就别拿我开刷了,心情有点小低沉。”“那个麦姐昨晚还问我你去哪里了啊,很担心你的样子,去对她说一句,免得她瞎操心,她在厨房了。”

  徐战直奔厨房,看见麦姐在做好吃的,心情顿时开朗了不少,大声喊道:“麦姐,今天吃什么啊?”麦姐抬起头,看见徐战回来,走上去假意训斥道:“昨晚去哪儿了,不回来也通知我一声,你不知道我们这里晚上会有派出所的人到各家客栈调查,你失联了,我可要负一半责任。”徐战满脸赔笑着说,“辛苦我麦姐了,昨天出去玩疯了,忘记了,不好意思啊,我饿了,什么时候开饭啊。”

  “等着,马上就好。”徐战随意客套了几句,回到了自己房间,躺在床上,很是郁闷,想想修罗刹的态度,不就替他接了个电话嘛,有什么大不了的,至于对我摆那脸吗?还是他手机里有什么不可以让外人晓得的秘密,就像昨晚他在卫生间和谁通话的啊,我一进去就直接关了,反过来讲,也对,他对我这个刚认识几天的外人当然要提防点啊,这也是合情合理的事啊,退一万步讲,就算是熟悉的朋友,有时候也挺介意别人来拿自己的手机,算了吧,不去想它了。明天帮他在老头面前说几句好话,别的也不去想了。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是老妈打过来的。

  “喂,老板娘,什么事啊?”徐战一向都这样称呼老妈的。

  “那个你在外面玩的倒是挺嗨的啊?”

  “嘿嘿,也没有啊,我还是挺想你们的”

  “就你,也知道想家啊?今天你爷爷到家里来了,说你高考过后也不知去看看他,今天他找上门了,得知你不在家,很不高兴啊。”

  “那个,我很抱歉,过几天我就回去,回家一定奔他家去。”徐战保证道。

  .b酷匠J*网*首发

  “他现在就想和你通话了,你仔细听着啊。”徐战妈妈开了扩音器,徐战从电话中听到妈妈在向爷爷抱怨,这孩子就是爱玩,来,您来训他两句。

  “孙子哎,还记得爷爷我吗?”

  “爷爷,我非常想你,只不过是刚放假,想出来溜达溜达放松一下心情。您别见怪啊。”

  “我听你妈说你去丽江古城玩的,丽江怎样啊?好不好玩啊?”爷爷关心的问道、“非常棒,我很喜欢。”徐战刚要开始介绍当地的民情风俗之类,就被爷爷打断了“我以前在丽江呆过几年,那几年可谓是我人生最开心的时间啊,你可得好好享受啊。”爷爷开怀大笑,回忆自己当年意气风发的样子,突然眉头一皱,“你在古城里有没有见过一家刺青店啊?”

  “有的,名叫唐门刺客。”徐战如实回答道。

  “记住,那家刺青店千万不要去,如果去过了,千万不要爆出名号,好孩子,听话,赶紧回来。”

  “也还好吧,这家刺青店有百年的历史,老头是刻薄了点,但没有坏心,爷爷不要担心了,我过几天就回去了。。。。。

  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严芳在敲门,“吃饭了,小帅哥。”“那个我马上就来了,爷爷我要去吃饭了,今晚再聊啊,挂了啊。”挂完电话,爷爷的眉头一紧,赶紧打电话给嘉良,让他不要去收什么古董了,让他到丽江把战儿带回来,我怕战儿在那边会有什么不测。“爸,到底是怎么了,战儿在那边惹了什么事吗?”徐战妈妈焦急的问道,“战儿一直是个老实孩子,他不应该会惹事的。”

  爷爷催促道:“别问那么多了,希望嘉良到的时候,他还没有惹出什么事来,我现在不方便对你说那么多,赶紧催催嘉良。”

  “喂,是嘉良吗?爸让你赶紧到丽江去把战儿带回来。”徐战妈妈说道。

  “什么?他不是在家吗?这个鬼小子怎么就跑那个鬼地方啊。”嘉良惊讶的说道,“我现在还在这里一个小镇子收东西了,没时间找他,他自己惹的事,他自己解决去。一天到晚替他擦屁股还擦不够。”嘉良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完全不顾徐战妈妈说什么。

  “从小到大,你操了什么心吗?他一直那么老实,他有让你操心的地方吗?现在只不过遇到这点事情,你就嫌烦,你真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父亲。”徐战妈妈哭诉道,站在一旁的爷爷看不下去了,抢过电话,怒斥道:“你是要儿子还是要一堆破烂货?是我让你去带战儿回来的,战儿如果这次出了什么事,那我接下来这几年日子也不过了。”

  嘉良一脸无奈,“爸,你怎么也跟着胡闹了,放心吧,我现在就定去丽江火车票,把他给安安全全的带到你的身边,好吧,您老就安安心心的在家等着。”嘉良挂了电话之后,自言自语道:“这个臭小子,到那儿非得扒了他的皮,一天到晚不安分。”同时又拨打了镇长的号码,“你好,张镇长,我临时有事不能去您所说的地方看东西了,那个下次我做东,再来,好吧。”一番推辞之后匆忙赶到火车站,结果还没有去丽江的火车票,于是改买到大理的车票,再转到丽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