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酒醉后的唐门,初现成型

  好,陪你走一遭。唷,老板还开着车来。修罗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那里算什么老板啊,这车是我附近朋友借我的,哎,哥们儿我什么都没有,就是朋友多。”搞得像古惑仔一样,走吧,今天要带我去哪儿溜达啊,不是最好玩的地方哥们我可不去哦。那就走着。

  两人坐进车里,修罗刹递上烟,来一根啊?

  徐战摆了摆手,“对身体不好,我不吃。”修罗刹调侃道:“女人玩多了还对身体不好,你还能不玩吗?”哎,这都什么思想啊,那是刚性需求。算了,系好安全带,上了我的车,出什么事故可不怪我啊。你的手还能开车吗?实在不行,咱腿走两步。少废话,走着。

  早晨这个小镇是慵懒的,人人估计都还处在梦乡之中,车里放的音乐一样有着催眠效果一样,不一会儿,徐战就躺在副驾驶睡着了。“hey,醒醒啊,到了。”修罗刹催促徐战下车,徐战睡眼惺忪,打了个哈欠,问道“这是哪里啊,我睡了多久了?”“你睡不长,也就两小时,这里是古城最西端,苗和庄,。”

  .更S8新最d“快7上酷匠网

  这又是什么地方,徐战对于到了陌生地方还是有抵触情绪的,毕竟这个修罗刹才认识不久,他也没想到竟然会走这么远。“这是我朋友开的农家乐,走,我去钓两杆,中午让朋友上山弄点野味回来下酒。”说着,他就从后备箱拿出渔具,指着渔具对徐战说“会玩吗?会玩就陪我钓两杆。”徐战也大声应允道:“走着”

  古城空气那自是没话说的,尤其又是在这个边缘小城镇,没事钓钓鱼,再来二三两小酒,再来个甜美的午睡,生活还得有什么比这个更舒适,难怪那些有钱人选择背离城市,这就是对生命的投资啊。“虽然这是私人鱼塘,但是里面的鱼却是不经过任何药物催化,鱼塘里的水都是活水,保证和你平时吃的鱼有不一样的感觉。“修罗刹一边介绍一边将鱼饵套进鱼钩,别傻站着了,会钓一起来钓啊。”我不会钓鱼,没有那耐心等鱼上钩,我就坐着看你钓吧。“来吧,这里的鱼很容易吃钩的,反正也没事,哥们我又不会笑话你。”徐战总是无法拒绝别人的邀请,也开始像模像样的坐在塘边,两人开始吹牛逼了。

  你是哪里人啊,为什么要学刺青啊?徐战还是忍不住自己心中的疑问。

  我老家安徽黄山屯溪的,我本身也对刺青很感兴趣,最近这几年我们那边很兴纹身,所以我就想学,回老家开一家属于自己的纹身店。修罗刹简单介绍了自己的想法。

  你这样值得吗?昨天那壶温度再稍微高一高,估计你就要截肢了。

  做人没有什么值得不值得,只有愿意不愿意,我既然有这个想法,我就要做,人这辈子一共在世几十年,何必要憋屈了自己,再说这事我势在必行。

  徐战从来没有在一个人的眼睛里看到那么坚定的眼神,也许他现在还不理解,但终究还是会有一天,他也会像他一样,眼神坚定,目标明确的去做一件值得他倾其所有的事,哪怕是生命。“hey,看见没,上钩了,我说的吧,这里的鱼容易吃钩。”

  中午,又是一桌子美味,野生刀鱼,烤麻雀,胡萝卜炖老山羊,还有一道很有特色的龙虎斗。真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啊。来吧,喝两杯。“我酒量不好你可别灌我。”修罗刹派酒有一套,随意激徐战一下“是不是男人啊?行不行啊?哪有男人不喝酒的,吃喝嫖赌,是男人你总得占一样吧。”徐战被激无话可说,端起酒杯,说道“我干了,你随意。”仰头一杯酒下肚,“哟呵,不错哦,你是男人我也不能认怂啊。”

  修罗刹也随手端起酒杯,干了。来来来,吃菜,尝尝这野味,羊肉大补,你得好好补补。就这样,酒桌上你来我和,主食还没上来,徐战就已经醉的差不多了,“我得上个厕所。”徐战自认为喝高了,但意识还是清楚的,必须得到厕所吐了,你随意啊。走到厕所,还没到马桶边,徐战就已经抑制不住了,赶紧三步化两步,头栽进马桶里面就是吐,吐了好一会,还是觉得嗓子滚烫,这尼玛什么酒啊,度数怎么这么高啊。徐战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只觉得头重脚轻,天旋地转。到水龙头处用水冲洗来掩饰自己吐的迹象,这水还挺甜,漱口还真不错。

  一切冲洗完毕后,无意发现这卫生间的图案很熟悉,好像这几天在哪儿见过,仔细想来,对,和麦姐客栈的卫生间图案一样,难道丽江客栈这个地方客栈都一样特色吗?“好了没,是不是在里面吐了啊?”修罗刹在外面催促道,“来了,就来。”徐战顾不得想那么多,走了出去。“你小子肯定在里面吐了,你看你走路都打飘了。行不行啊?”徐战嘴犟,“谁吐了,来,来,接着喝。”又是满上一杯下肚,这一杯下肚,真的是不一样了,脑子晕眩不说,眼睛睁不开,就想睡觉,看着修罗刹只觉得是重影,徐战直接倒了下去,“嘴犟,不能喝偏要逞强。”

  修罗刹走出房间,拨打了电话,“喂,威哥,过来一趟吧。”

  不一会儿,一辆车驶进这家农家乐。下车的是一个高个男人,带着墨镜,就这打扮,类似于影片中的黑社会,只不过来了一大帮的小弟。走进房间,看见徐战趴在酒桌上,上前询问修罗刹,“就这个小孩?”修罗刹说道:“就是他。”

  “他和老头什么关系?”威哥打量着徐战,也没觉得这个小孩有什么特殊之处啊。

  “之前几次我去老头店里,几乎连老头的面都没见过,这次有这个小孩在旁边,老头还亲自替我疗伤,所以我认为他和老头有什么特殊关系,至少老头对他还是有好感的。”威哥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不应该啊,这世上不可能再有人比我更了解老头啊,老头不会认识他啊。“威哥,我问过他了,他说不认识老头,会不会是老头的朋友什么之类的后代啊。”

  “这事的慎重,稍微走错一步,老头手里的东西我就拿不到了。得从长计议。”威哥思虑了半天,“威哥,到底是什么东西啊,这么神秘啊,要不过几天我去他店内把东西偷出来。”话音还没落,威哥一巴掌打在修罗刹的脸上,怒声呵斥道:“这是你该打听的事情啊。”转而觉得自己反应有点过激了,手托在修罗刹的臂膀上:“修罗刹,我可一直把你当兄弟,我要的东西就是老头手里关于刺青技术秘籍,这可不是一般的秘籍,里面详细记载了如何刺青,拿到它我就能掌握唐门的秘密,成为唐门的新一代继承人。”

  “唐门?以前听我们那里老辈人传说,这是极其大的一个帮派,但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四分五裂,帮派内斗,不久消失在江湖上,听说后来的青帮斧头帮等帮派都曾是原来唐门内部人。但是时隔那么多年,人传话传过来传过去,隔了那么多辈,无从考察究竟是什么样的背景。”威哥笑笑说:“你听说的还真不少,前半部分是真的,但是唐门并没有消失在江湖上。”

  修罗刹很纳闷:“怎么可能,如果没有消失,为什么没有在江湖上活动,而且是那么久,而且隔了那么久,帮派中的力量还能完全统一起来吗?”“这就要考验新继承人的能力和江湖影响力了,老头虽然成为这一代的继承人,但是他并没有统一内部的能力,就算这样,你看老头的小日子过得还不是挺滋润的嘛,你别看光一个刺青店,每年都有多少人排着去巴结他,修罗刹,平时我对你是有点刻薄了,但只要你帮我拿到这本书,到时候你要走要留,随便你,如果你要走,我保证给你一大笔钱,让你和你的对象远走高飞。”

  “威哥,钱我不要,我只要我的女人安安全全的。我到现在就是很纳闷,为什么要选我,毕竟比我能做这事的大有人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