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酷cb匠网/d正/z版首发

  “老头,那没什么事我就走了啊,今天来也就是为了拿回单反,现在单反到手,我也回去了。”老头从躺椅上起来,对着徐战说:“少年,你和里面那少年什么关系啊,我看你挺关心他的嘛。”“我不认识他,我也不关心他,只是想从他面前要回我的单反,他要是有什么的,我朝谁要这个单反啊。”“哦,是这原因啊,那你现在还对刺青感兴趣吗?”老头试探性的问了徐战,而徐战不假思索道:“我觉得吧,这东西,真是可怕,我可不感兴趣,不过你墙上的那些刺针我还是挺喜欢的,我特别期待这刺针是如何在人体上勾勒出图案的,”“那这样吧,等过几天我给他刺青时你过来看看吧,让你见识见识古老的艺术表演。”“好啊,我可非常乐意。”“你住在镇上的那个客栈,过几天我让阿福去通知你吧。”徐战交代了自己的住址后就离开了,径直回到客栈。

  刚到客栈,就看见金发美女严芳了,“嘿,美女姐姐这是要去哪儿啊?”徐战调侃道,“哎你这人很自然熟哎,我可没有多你个帅哥弟弟哦。”严芳也笑着和他互侃,“真是受不了了,什么美女姐姐,帅哥弟弟啊,无非就是郎情妾意在打情骂俏,哎,这店生意没法做了。”多远处就能听到麦姐的嬉笑声。“麦姐,你也是个不正经的人。”严芳又拿麦姐开刷。“你今早干吗去了急匆匆的,连药也不喝?”麦姐关切的问道,去朋友那儿取回我的单反。“才来丽江几天啊就有朋友了啊,小孩子出门你爸你妈没有教你小心陌生人啊。”

  麦姐就那么一说,“哎,也谈不上什么朋友,潜交情吧,哦对了,麦姐还有东西吃吗?我饿了。”一听徐战喊饿,麦姐才想起是该到饭点了,来吧,搭把手,一起做吧,昨天来的那几个出去吃了,还咱三吃。麦姐人不仅勤劳,手也挺巧,做饭手艺自然没话说的,不一会儿,四菜一汤便做好了,三人又是大吃一同,吃完徐战回房间睡会,而严芳人却不知道哪儿溜达了。

  午睡醒来,徐战在阳台上升懒腰,看见麦姐在厨房忙乎着,便走进厨房一探究竟,原来是在自谅酸菜,“麦姐,你的这些菜都是你自己原晾啊。”徐战对麦姐又多了一份认识,“当然啊,不然我做的菜怎么才有丽江特色,会比外面便宜那么多,这些菜都是自己地里长的,健康营养不说,实惠才是看得见的。”“你多大了啊,这么持家,都现在还没有吗?”

  “你这个就不礼貌了啊,我到现在还没有结婚我是在等待对的人到来,你小孩子懂什么,一天到晚的情啊爱啊挂在嘴上,哎对了怎么没有去找那个金发美女啊?”麦姐驳斥道,“我不知道她去哪儿逛游了,如果能有这样美女陪我逛逛,那也不失一种乐趣。”徐战笑嘻道。“赶紧出去逛游逛游去,别在这捣乱,我忙着了,可没时间陪你瞎扯啊。”三句话不到就要赶我走,哎,此处不留爷,爷去大街上逛游逛游。

  所谓古街,就是对街周围营造一种破败的氛围,而这氛围来源竟是历史的塑造。徐战不得不感叹自己家乡的破败,同是破败,差别咋这么大呢,这里游人络绎不绝,而自己家乡每年却鲜游人光顾,所以就不能产生比较,一比,什么本质东西就出来了啊,什么人文环境不够高,说到底不就死穷山恶水出刁民泼妇嘛,说什么历史渊源不深,不就是古代人没在那里打过仗死过人什么的活着在这儿群居之类的,若要细谈,真的是好多上不了台面东西都能搬出来。

  就这样悠闲的走着,其实也挺舒服的,阳光正好,空气中弥漫着芳香,徐战很享受这个过程,悠闲自在,无拘无束的,如果在这时候能和金发美女一起出游,那是极好的。两个人可以同步而行,如果不介意,可以手牵着手,彼此对视,露出腼腆的笑,这是徐战内心的想法,可惜不是的,总归是个遗憾。在想起金发美女的时候,好像金发美女就出现在人海之中了,徐战试图让自己变得清醒点,揉揉了眼睛,对,没看错,是她。她原来也是闲不住的人啊,到处溜达啊。

  徐战喊了句:“喂,金发美女姐姐。”可惜人多吵闹,她并没有回头,于是又喊了句,有回头的,但是那相貌真的是吓到了徐战,人家喊得是金发美女,你是金发就回头啊,对得起美女这两字啊。算了,不喊了。来一回刺激的,跟踪游戏吧,宰试图制造一个缘分邂逅吧,对,就这样玩。于是在人海中徐战不仅要盯着美女望,还得堤防被看到,那这样就说不清了。而严芳丝毫没有察觉到有人在跟踪她,自己走自己的。

  哎,不对,她这走的方向好像是去老头的刺青店啊,怎么,她也对刺青很感兴趣?徐战带着满肚子的疑问小心翼翼的跟着。果然,她走进了老头的刺青店,徐战停留在店面十几米之外,不好再靠前。

  到底她进去干嘛?徐战很纳闷,算了,还是回客栈吧,有什么到时候问她吧。

  大约晚上九点,徐战才听见上楼的声音,于是打开房门,看见严芳回来了,“去哪儿玩了,也不带带我,美女姐姐。”徐战问道,“额,这个,就是随便逛逛,对了,我有点累了,想回去洗澡睡觉了,不好意思啊。”严芳丝毫不想搭理徐战,搪塞过去就回到自己房间了。到死是什么见不得光啊,问还不说,难道她也是来老头这儿想学刺青,也不太可能啊,哎,算了,管她呢,和我又不熟,睡觉。

  夜深人静,外面的世界是蝉鸣的世界,漆黑的屋子里没有一点灯亮,月光从窗户流泻进来,几乎没有一点声响,有的只是时不时虚弱的喘息声,修罗刹痛苦的躺在床上,从桌上拿起烟,颤抖的将烟点着,艰难的将烟放在嘴里,吸了一口,吐出烟圈,修罗刹这才舒了口气,感觉飘飘然。拿起手机,拨出电话,“喂,威哥。”电话那头传来厉声呵斥。

  “事情办怎么样了,修罗刹。”

  一切进展还算顺利,这个吧,得慢慢来,不能着急。

  “恩,我可听说了啊,你今天为了拜师可亲自烫伤了自己的臂膀,想想老头用手术刀一下一下割下腐肉,也是蛮疼的啊。”

  怎么,威哥,你在这镇上还有眼线啊?你这是不信任我啊?修罗刹不满的质问道,“怎么,不满意啊,你别想太多,我只是让他们监视老头的,必要时可以配合你的,我相信你,对你很相信,毕竟,那个什么,是吧,我就不提醒你了,你自己心里有数。”行,我会尽快办的,那就这样了。“哎,别啊,怎么几天没见面就变得这么无情了,不想和你的小情人来两句啊,听一听她那清脆的歌声啊。”

  额,这就不了,你要的东西我会尽快找给你。

  挂完电话,修罗刹的双眼噙满了泪水,他不是不想接她的电话,只是不敢接,对于这种状况目前为止,他是无能为力的,只能靠抽烟来麻痹自己,伤肺不伤心,只能自己强大了,才能挽救现在所处的局面,看着臂膀,一人躺在黑暗的房间里,真觉得自己好像丧家之犬一般落魄,这少年的内心,估计只有他那深爱的姑娘才能窥测。他也是好强之人,但是他不能让她看到自己目前这个样子,这般落魄,估计她也会心疼。绝不能让自己心爱的女人为自己担惊受怕,这是他目前唯一能做到的,欺骗她,隐瞒她是迫于无耐的。想到这儿,少年撰紧拳头,誓要打破这一局面。

  蝉鸣的夏天总是多些聒噪,给人心烦的感觉,但是这一觉,徐战睡得很香。照往常一样,麦姐还是如时的敲徐战的门,“小帅哥,小帅哥,开个门。”徐战在床上翻滚了几个来回,心里满是抱怨,真是的,一到早上就敲门,还能不能让人睡个好觉了,很不情愿的打开门。迎面就是麦姐的微笑,。

  “小帅哥,早啊。”俗话说,抬手不打笑面虎,被麦姐这么一个温馨一笑,怒气顿减一半,抱怨道:“麦姐,能不能不要再早上敲我门了,你不知道春困秋乏夏疲冬打盹吗?你要是再这样,我可要换客栈了。”

  麦姐赶紧赔了个笑,撒娇道:“帅。。。。哥。。。。不。。。要。。。。这。。。。样。。。子。。。嘛。。人家不是故意的啦。”徐战最受不了女人对他撒娇,急忙打断:“停,有事还是说事吧。”

  “楼下有个大帅哥找你,等你好久了。”说完麦姐掉头就走了。徐战很是纳闷,谁啊,会来找他,难道是阿福通知自己去观摩刺青,不可能,昨天修罗刹的臂膀还受那么重的伤,至少得等几天才能进行刺,不然他是受不了的,那到底还会有谁?

  徐战急忙穿好衣服,到楼下一看,只见前面那男子穿着一身休闲装,带着一顶紫色礼帽,完全就是一个绅士形象,徐战还在意想这个男人的相貌得多帅来搭配这身衣服,然而等该男子掉过头来,徐战顿时傻眼,就是忍不住想笑,原来是修罗刹。

  “hey,你这是什么表情,我哪里有那么好笑?”修罗刹疑问道,徐战笑着忍不住了,连忙拜拜手,没有没有,你今天这身衣服,很搭配你。”徐战说完自己都笑了,“哎,对了,你是怎么找到这儿的?”“老头告诉我的,况且这个镇本来就不大,我可是本地通。”修罗刹骄傲的说道,但徐战还是忍不住笑,“行了啊,别笑了。我今天这身衣服有那么怪吗?”修罗刹满脸窘态,“你真名是修罗刹吗?”徐战边笑边问,当然不是了,我本名刘雁飞,修罗刹,只是人家看我长的样子有点凶吧,后起的,我觉得名字听起来不错,所以就同一对外说叫修罗刹。徐战一脸鄙夷的样子,:“说吧,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情。”额,我这个想请你帮个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