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最√R快上酷¤匠网'

  “什么事啊,小帅哥,把你的位置告诉我,我过去找你。”麦姐着急的问道,徐战硬挺着站起来,周围黑漆漆一片,对于这个地方也是第一次来,“我不知道,周围乌漆墨黑,而且我是第一次来这个鸟地方,但这里有金黄金黄的花,我感觉就是闻了这花才四肢无力的,我把照片发给你。”

  这个鸟地方,信号而且特别差,徐战改用彩信发给麦姐,麦姐一看见那花就知道了,这下遭了,这小子要受点醉了,徐战信息发完后,酥软的躺在花丛中,10分钟后,麦姐就赶到了,打着手电大声呼喊“小帅哥,你人呢,小帅哥。。。。”徐战无力回答,只能打开手机里那个手电功能,麦姐看见后,跑到徐战面前,背起徐战改进回客栈。

  徐战虽然快要昏迷,但还是意识到是个女人在背她,而且还是小跑的,“你力气好大哦,麦,麦姐”徐战晕眩炫的说,“现在就别说话了,保持体力。”这个小姑凉真的不一般啊,从她说话语气,丝毫没有背人的累感。她并不是把他给送医院,而是径直回客栈,回到客房后,麦姐从自己房间里拿了七八个零零碎碎小瓶子,然后回厨房拿了黄酒,按一定比例混合起来让徐战喝下,徐战喝完药后,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徐战这一睡,就睡到第二天的鸡鸣。醒来就觉得浑身不得力,但是比之前在花海中要好的多,刚想出门,麦姐就端着碗走进来,笑着说:“你小子,醒了啊,赶紧躺下。”“我昨天是怎么了,那花是不是有毒啊?”“赶紧把这药给喝了,喝完我再对你说,这花有毒谈不上,可以入酒,昨天你喝的酒中也有这个花,它也可以入药,作为麻痹神经的药,麻药用多有危害,但这个却是没有危害的,只是让人多昏迷一阵。它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就做醉金花。”我靠,这么恶心啊,哎,想我英雄一世,却栽在这片醉金花中,还得靠你一个女人来救我“哎,对了,麦姐,我只是拍了一张照片给你,你怎么就那么清楚的知道我的位置?”“额,那个,我毕竟是当地人嘛,我,我猜的。”麦姐含含糊糊的回答徐战的问题,没想到这小子头脑还是清醒的。“现在几点了,麦姐?”徐战焦急的问道,麦姐看了一下表,“那个,快到八点了,怎么,今天还有约会啊?”徐战赶紧从床上爬起来,穿上鞋子,赶忙跑出房间,往老头的店冲。“什么事啊,不要命了啊!”一路上不少路人投来鄙夷的眼神,什么素质,哪里来的。

  总归还是到了老头的店了,走进店内,只是阿福站在前堂打扫,整理各种东西。看见徐战来了,一脸吃惊的样子,“你怎么又来了,你要的画像还没有画好了。”徐战连忙挥手说:“不不不,画像画不出来就算了,就是昨天我走的时候来的那个小哥他来了没?我找他。”不知道,那个小子,昨天在这儿做的事,我就不信他今天还好意思来。他不来,我的单反找谁要啊?不是,他昨天来这儿干了什么啊,得罪你家老头了啊?“我犯得着和你说吗?你是谁啊?”阿福一脸爱理不理的样子,“你一大早来,问这问那儿的,我们还做不做生意啊?”徐战笑着说,“福哥,这好说,指不定待会我就看好你店里某样东西,把它给带走了呢?”别和我套近乎,你和那小子一样,不安好心。话音刚落,又被另一个人的话给接上了,“福哥,你说这话,我就是没听懂啊。”原来是修罗刹,长的还真是个地狱修罗是的,人黑就算了,还一脸的煞气,徐战昨天没注意到,只是因为今天他穿的不伦不类的样子,尤其是露出左臂上的那个纹身刺青,更显威武,怎么说呢,那种威武给人更多的是一种恐怖感觉。徐战看见修罗刹来了,就冲上去,“我的单反呢,赶紧还给我,不然我要报警了。”

  “我说给你会给你的,只不过要等我办完事。”修罗刹不急不燥的,“你和老头的事我可不管,我只要会我的单反,别的和我也没有什么联系。”徐战焦急的说道,“我来拜师,你牵个头,事成后单反还你,我看着单反也值不少钱,光那个镜头好像就得万儿八千的,我昨天没事的时候掰扯了半天,好像还看到上面还刻了几个字,好像是女人的名字,估计也不是你的,借来的吧。”“你管我呢,你不还我,我就报警。”站在一旁的阿福笑着说:“你也太看得起他了吧,他是那里冒来的毛头小子,我爸怎么会给他面子收你做徒弟,你要知道,这个刺客界有个规矩,那就是师傅带徒弟,只带一个,你觉得你有那脸吗?”阿福的话点亮了修罗刹,但这小伙子仍然没有知难而退的意思,“不管怎样,我今天一定要拜成师傅,福哥,帮帮忙,带我两去见老头子吧。”徐战听了这话,接了上来,谁要和你一起去见老头啊,我只是来拿我的单反,不扯你们那一套。“真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老头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到时候吃了闭门羹,可不要怪我没有提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