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周折后,徐战一路打听问路,找到了派出所。哟,丽江真的是什么都惊奇啊,连派出所都这么与众不同,就是有点破,旧。进去之后找到了值班的工作人员,“前台有表,自己过去拿填,最后留下你的联系方式和身份证复印件,等通知。”卧槽,就这几句话就把我打发了,这样的派出所还真是负责啊,徐战还是依照表格要求填了份,交给了值班人员。可以了,回去吧,等通知。连案情事发经过都不问,哎,算了,就当我过来参观参观吧。

  徐战愤愤不平的回到了客栈,一回来就看见麦姐在做饭。麦姐客气的招呼道:“怎么样,今天的祭祀活动好样吧。”“别提了,今天出门真是遇见鬼了,玩的我一点也不开心。”徐战无心的说出自己的抱怨。“怎么,看来没有把你招呼好啊,发生什么事了,说来我听听。”麦姐饶有兴趣的样子,放下手中的菜,向徐战走来。“算了,不提了。哎,麦姐我向你打听个人,就是那家刺客店你知道吗?我看好像很不一般啊。”“那可是豫二爷开的,当地人谁不知道啊。你不会是得罪他了吧。”麦姐捂住嘴,一脸吃惊的样子。“没有,那个老头,我才不愿招惹他,就是因为那个老头的缘故,我的单反才被人抢走的。”

  “豫二爷在我们这里可是非常有名的,尤其是刺客店,很多人都想花高价让他纹花秀,但是,他又是每个人钱都挣的。”麦姐低声凑到徐战耳朵旁说、;“也有人说他是道上的人,曾经有人想让他刺花秀,被当众拒绝,结果那个人骂他独眼什么的,第二天就被人收拾了。关于豫二爷的独眼,没有人敢当面提。”徐战内心一惊,还有这事,那当地派出所就没有人调查什么的?“你动脑子想一想啊,一来没有证据,二来我们这里的派出所力量有限,而且南来北往这么多人,指不定从外地找来什么人,做完就走,谁知道,再者说了,既然是道上的人,肯定派出所警察局什么的肯定也有人啊。所以,得罪了他,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麦姐你是怎么知道那么多关于豫老头的事啊?

  “我这也是听别人说的,女人嘛,就是嘴长,家里家常还是懂点,不过事情的背后到底是怎样,只有他一人知道了。”麦姐支支吾吾的说,接着转开话题“好了,我去给你们做饭,让你们尝尝丽江特色菜。”“我们,什么意思啊?还有其他的人?昨天怎么没看到”是的啊,难道我只做你一人的生意啊,人家昨天下午就来了,一直呆在房间,是个美女哦,吃饭的时候你就知道了。你先去休息休息吧徐战闷闷不乐,以至于爬楼梯时没注意脚下,摔了个狗吃屎。“shit,什么鬼地方啊,一来就倒霉。”徐战抱怨道,摸着胳膊搓搓骨头。“帅哥,你没事吧。”徐战抬头一看,楼梯拐角处有一个头发金黄的女孩,穿着一身运动装,梳着马尾辫,带着俏皮的贝雷帽。这就是徐战对这个女孩的初步印象。“我都摔半天了,你也不知道过来扶一下。”徐战想调侃一下这个女孩,但女孩丝毫不鸟他,反而回头走回房间。“哎,都什么人啊,看见帅哥竟然不主动付一下,我又不会碰瓷。”徐战自打没趣的说道。磕磕绊绊的回到房间,拿起手机拨打了妈妈的号码。

  喂,妈啊,我到丽江了。

  你这孩子,一考完试就到处跑,连志愿都不上心,还上不上大学了啊我这不是对你完全放心嘛,你看看我的分数够不够上警校,其他的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在这玩个十天半月就回去了,放心啊!得亏你爸不知道,知道又要和你吵。

  他啊,一天到晚就知道收古董,你看看我的房间,到处摆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啊,他不知道我出来了吧他要是知道了你还能出来?去南昌快一星期了,昨天打电话说了,还得半月,你啊,赶紧和他玩个时间差,早早回来,不然到时又得罚你。

  欧拉,这里风景真是好啊,我都不想回去了,比起天天对着那些旧货,我更喜欢出来,妈,我回去的时候给你带特产啊。

  好了好了,你玩的开心就好,在外注意安全,你的卡我已经打了钱,省着点花啊好好,我玩玩就回去,耽误不了多少时间突然门被敲响了,那个妈啊,有事我再打电话啊,有人敲门了。

  K酷Ua匠_网6#正版-$首*发*I

  挂掉电话后,徐战快步走到门前,开开门。原来是你啊,美女。“那个我刚看你摔倒了,给你拿了云南白药和创口贴。”美女将药递给徐战,“美女,谢谢啊,那个,刚才不好意思啊。我错怪你来了。”徐战的脸有点开始泛红,为自己刚才那个囧样感到不好意思。“那个啊,没事,都是出门在外的,不用在意,你自己慢慢凃吧。”徐战在接过药的一瞬间,被女孩的相貌给迷住了,那脸型,那眼睛,那鼻子,徐战一时间找不到什么词来形容,就觉得她很漂亮。那个女孩被徐战看的不好意思了,就说了句,“你慢慢凃吧,我要回房间了。”徐战一把拉住她的手,“hey,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了。”女孩调过来了,看了下手,示意徐战放开,徐战赶紧放开手“对不起,对不起。”“那个,我就严芳。”说完就走了,谢谢啊,徐战挥手谢谢连声不绝,直到她打开房间门,消失在她的眼中。

  徐战拿着药,笑着说,这个女孩有点意思。

  吃饭的时候,两个人客气了许多,严芳也不是什么小气人,看徐战给她夹菜,自己也给他夹,两个人有说有笑,就好像认识了好久一样。麦姐看不下去了,那个,你两是今天才认识的吗?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我也是真服了,来,我先敬你们一杯,欢迎来到丽江啊。”三个人端着酒杯,徐战看着酒杯里的酒,问道,这是什么酒啊?是自家晾的?“小伙子,我们这里可不卖外地酒哦,就是我们这个区,你就算跑断了腿,也找不到。我们这里人喝酒,都是自家晾的米酒,我在里面又兑了一些蜂蜜,还有我们这里炒熟的山茶,混合晾出来的,口味很不一般,不醉人。”徐战酩了一小口,味道还真不错,不仅味道甘醇,而且还有山茶的气息味,最特别的是山茶和蜂蜜混在一起的味道,还真是第一次喝。“来来来,一起喝光,我们这里的规矩,要满饮三杯。”麦姐客气的招待着,徐战和严芳也吃喝的很开心,还开始玩起了猜拳,徐战脑子不灵活,总是输,一直喝,喝到最后想上茅房了。“那个我,我去方便一下,你两接着玩。”两个女孩还接着耍,丝毫不受徐战离开而扫兴。

  这个酒虽然不醉人,当喝多了还是有点眩晕,以至于走进了女卫生间,为什么说是女卫生间,徐战注意到那个垃圾筐里有大红的纱布,哎哟,都什么年代还用纱布。哎,憋死了,这酒喝的,两美女陪着,痛快啊。在放水的同时,徐战注意到这卫生间的墙壁上的图像,这种图像徐战好像在哪里见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兴许是在家里的古书上见过,这个客栈有点意思啊。徐战没有在意,撒完尿不好意思的走了出来,回到饭桌上,徐战好不避讳的问麦姐:“麦姐,你的客栈有点意思啊,墙壁上的图纹好不一般啊!”麦姐吃惊的反问道:“你走进了女卫生间?”一旁的严芳笑了,徐战一脸尴尬的说:“你怎么知道。”“那个图纹只有在女卫生间才有,男的卫生间什么都没有。”徐战脸红的说,刚才喝多了,误入。关于图纹,他也没好意思再接着问下去。三人又开始了猜拳,一顿饭吃了差不多2小时,午饭后,各自回房间休息了。

  徐战手赶不上脑子反应,喝的酒最多,虽说是店家自家晾的,但还是有极大的杀伤力的。回到房间,一觉睡到了下午4点多钟。傍晚时分,徐战从床上爬起来,只觉得头炸开来疼。倒了点水喝便下楼。正好遇见麦姐从外面回来,“hey,今晚上一起出去转转啊。”麦姐笑着说:“不了,今晚还有人要过来,我得去把人带过来,再者说你看看你走路踉跄的样子,醉了就在客栈休息休息吧。”“好吧,我勾搭那个妹子出去玩。”徐战嬉笑着说,“那也还看看你有没有那魄力了,人家小女孩还不一定能陪你出去了。”麦姐随口打击道,“我还有事,你玩去吧。”徐战只觉没趣,回到房间洗了个澡,把自己洗的喷香喷香的,准备约妹子出来。

  洗完澡,徐战就径直走到严芳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没人回应,人呢,不会出去了吧,还是喝醉没醒啊。哎,约不到算了,还是自己出去浪一圈吧。

  太阳慢慢降下去了,光照也没有那么强烈了,对于这个安静的小城镇,给人最多的就是想法,徐战虽然只是来了短暂的几天,但却有了长居与此的想法,如果不是自己还有学业在身,照他的性格,指不定在这打工了。丽江,这个高海拔地区小镇,最不缺的就是山,有时人少的地方倒也是徐战乐意去的地方,就这样,一个人,漫无目的的游荡。走着发现前面的小丘陵一大块都黄了,那黄的灿烂,真有点满城尽带黄金甲的意思,见到这景,徐战自然是想拍照片的,但一想到照片就想起自己单反还在那个莽撞驴手里,心里自然有点不痛快的。没办法,只能用手机将就着拍了,这花闻起来倒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香,反而有股淡淡的骚味,徐战很纳闷这是什么品种的花,开的很鲜艳,却是这般气味,耐人寻味。

  想找个人问问,周围连个鸟都没有。徐战被这花深深吸引,在里面逗留了一个多小时,不觉天已逐渐暗了下来,抬起头,只觉全身无力,脑袋有点晕眩,不好,这花肯定不是一般的花,但是全身无力,赶紧拨打电话给麦姐,“麦姐,救命啊,我快要死在这里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