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网唯2'一正B版%Q,:其他都?是l盗1g版

  “阿福,既然客人要走,送送。”老头儿躺在躺椅上闭目,根本没有要理会前堂要来的客人,徐战示意老头要走,徐战跟着阿福来到前堂,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背影。“哟,这不是莽撞驴嘛,还真是冤家路窄啊。”莽撞少年也很意外能在这里遇到徐战,但他并没有理会徐战的意思,见到阿福,态度极为诚恳。“福哥,豫老先生还是不在吗?这是我第四次来,还不能见他吗?”阿福本身就长了一张凶神恶煞的脸,虽然他这样诚恳,但丝毫也没有理会。徐战心想:我说你店里怎么没有豫让画像,原来是避讳你祖宗的名讳啊。想到自己强迫别人去勾画自己祖宗长啥样,这也倒是挺有趣的,既然这样再为难你一次。“那个,莽撞驴啊,老头儿就在里面院子上躺椅躺着呢,不用谢。”徐战说完,顾不得看阿福的那张狰狞恐怖的脸,笑着离开了。阿福为难的说道:“你也不是第一次来了,他的脾气你也不是不知道的,对,刚才那位年轻人说的没错,可是他就是不愿见你,我也没有什么办法,你还是走吧,我还要做生意了。”莽撞少年一脸哭相,“这次我一定要见到豫老先生,不然我就不走了。”阿福杠不过他,就带他走进内院,走的时候叮嘱道,我爸要是实在不想见你,你就赶紧走,不要让我难做。莽撞少年点点头,那头点就像磕头虫一样。

  走进内院,老头儿仍躺在躺椅上,闭目养神。阿福蹑手蹑脚的走进院子,轻声道:“爸,那少年太倔强,我坳不过他,把带过来了。”“豫老先生,我,我,这是第四次来,冒犯打扰,只求能见你一面。”莽撞少年结巴的说道,然而老头儿仍不为他所动,莽撞少年忽然跪下,连着哭腔说;“老先生,来这么多次,我就是想跟你学习刺青,我知道,你是一名有名的刺客,这么多年,我也知道,福哥没有继承你手艺的意思,你又没有什么徒弟,难道你就忍心这样的一门艺术丢失吗?”莽撞少年说完头响亮的磕在地上。“既然见到我人了,那你也可以走了。”老头挥手示意阿福带他出去。

  阿福拉起少年,但倔强的少年挣开阿福的臂膀,喊道;“豫老头,你不仅是个眼瞎,而且心“瞎”,你不就是怕我以后学成会超过你嘛,我现在就是很纳闷,为什么当初废你独眼的那个人不把你双眼给废了,真是留下祸害。殊不知,少年这番话激怒了老头儿,老头大怒道,因为他最讨厌别人提起他的独眼,比起之前徐战要求他画祖宗画像,独眼好像戳中了他的g点。人往往在怒爆的时候会失去本初的理性,尽管他是个老江湖,他还是没有抑制住内心的狂暴,一巴掌直接打在少年的脸上,吼道:“小子,不知死活。”阿福在一旁赶紧拉少年走,赶紧走吧,你就算跪死在这儿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的。

  少年还真是倔强驴,偏偏不走。“你说你要学艺,我凭什么要教你,你是什么东西,算什么玩意儿。”老头气愤愤的说。少年缓缓抬起头,与老头对视“我什么都没有,但我能把刺客做大,你别看我年纪轻轻,我也还是有点了解你们所谓的江湖。”老头坐回躺椅,拿起茶杯小啜了一口,冷笑道:“就你,江湖,什么是江湖,你说看看。”“你得答应收我为徒,我就只有这么一个要求。”“阿福,赶紧送他走,我再也不想见到他。”阿福遵循老头儿的话,拉起少年走,少年硬挣阿福的臂膀,喊道:“唐门到你这一代马上就要消失在江湖上了,你已经黄土埋到脖子了,下去我看你怎么好意思向你的师傅交代,只有我,才能恢复唐门的往日江湖地位。”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阿福拉出院子了。“福哥,你别拽我,我还有好多话没说了。”“你他妈够了,进去之前不是说好了嘛,你看你在老爷子面前说的那些鸟话,我看,以后你别再来了。”阿福的情绪也被调了上来,福哥,我懂,今天难为你在中间了,我就是很纳闷,为什么我提独眼的时候,豫老先生为什么这么动怒?“这我没必要向你交代,你还是赶紧走吧,他妈的,今天上门的都是什么人啊。”

  话说徐战走出刺客,到处闲逛,也拍了不少照片,可惜错过刚才的祭祀表演活动了,自言自语到:这个老头儿,一大把年纪了,卖关子卖不错,搞得我都错过了表演,该死。已接近晌午了,但人群还是没见少,人多的时候,景点都无关主要了,结果变成了看人流了。人流的力量真可怕。还是掉头回客栈吧,整理一下拍的照片,微信发点给老妈看看,哎呀,不提老妈,都忘记给老妈报平安了,起驾回客栈。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啊,刚一掉头,就看见莽撞驴了。看见他,徐战自然免不了要奚落他一下。“哟,这不是莽撞驴吗?死乞白赖要见老头干吗啊?也准备让他给你画一幅他祖宗画像啊?”徐战摇晃着肩膀,脖子上挂着单反,吊儿郎当的靠近少年,但少年完全没有要理会徐战的意思。反而掉头就走,徐战自觉自己在火车受了窝囊气,不依不挠的跟着少年,看样这是连老头的屁都没闻到啊!少年停下脚步,回头对徐战说:“你和老头儿什么关系啊?”“老头儿,哼,老头儿也是你喊得吗?”少年心想:这个人肯定和老头儿的关系不错,不如借他一步,来拜老头儿为师。“那老头儿又是你什么人啊!”“我说你怎么就那么贱,火车上是莽撞驴,现在怎么还是个跟话虫,你在和我玩百变cosplay吗?角色转换定位不错嘛!”若不是看在老头的面子上,老子早就揍了,今天老头就给我小鞋穿,现在你他妈又来。少年紧攥拳头,徐战就不是什么安分的主,挑衅道:怎么,想打我啊!来。我绝不还手。少年自然是不敢动他,毕竟这里还有巡警,现在打人可不同往常了。于是就快步走到他的面前,趁徐战不注意,就抓起他脖子上的单反就跑,徐战还没反应过来,那少年已经跑出了三四米。站住,抓贼啊,抢东西了。周围的巡警还没反应过来,毕竟人多,徐战的喊叫声没有得到太多人的注意,话就算听见的人也没有人愿意出手帮忙,盲目的冷淡态度。真他妈倒霉,趁还没跑远,循着少年跑出的方向追了下去,人多,跑起来难免会撞翻东西,那些刚祭祀完准备收场的表演者刚拿下面具,就被这两小伙撞倒,二十多岁的小伙体格就是不一样,两人前前后后撞翻6,7个人,那6,7个抬起头还没反应过来,只剩下重影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想碰瓷的索赔都难。不知是少年故意的,还是跑不动了,到小巷子拐角直接停下,等徐战上来。徐战气喘吁吁的说“你,你他,你他妈再跑啊。”那少年也喘的不行,左手直掐着腰大口呼呼,右手拿着单反递给徐战。徐战接过相机,还踹了少年一脚“让你长长记性。”踹完看看相机有无损坏,发现一切正常时,掉头就走,完全不理会少年。少年跟在徐战后面,徐战回头问:“你想干什么?相机没抢成,再动手我就报警了。”“你到底和豫老头什么关系。”还真是不依不饶,没有关系。少年拦住徐战的去路,说道:“我想拜豫老头为师傅学习刺青,希望你能替我说句好话。”少年态度极为诚恳,那眼神流露出的更多的是可伶巴巴的样子。“我又不认识他,怎么替你说话,再说了,你算老几啊,我认识你是谁啊?”徐战完全不在意少年,注意力完全在失而复得的单反上,反而看,生怕单反出什么问题,毕竟是从朋友那里借过来的。“那就别怪我修罗刹不客气了。”那少年反应极为迅速,从徐战手里又抢回相机,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抛开了,跑的时候还留下了一句话,要想拿回相机,明天八点在老头的店里见。你他妈脑子有病吧,徐战内心不服,连忙拿出手机,拨打了110,“喂。110吗?刚才有人抢劫,在这个巷子了。”“那个巷子,作案地点,作案时间,作案人,电话里说不清到派出所来一趟。”哎,真算什么事啊,怎么遇到这个鬼!

  一番周折后,徐战一路打听问路,找到了派出所。哟,丽江真的是什么都惊奇啊,连派出所都这么与众不同,就是有点破,旧。进去之后找到了值班的工作人员,“前台有表,自己过去拿填,最后留下你的联系方式和身份证复印件,等通知。”卧槽,就这几句话就把我打发了,这样的派出所还真是负责啊,徐战还是依照表格要求填了份,交给了值班人员。可以了,回去吧,等通知。连案情事发经过都不问,哎,算了,就当我过来参观参观吧。

  徐战愤愤不平的回到了客栈,一回来就看见麦姐在做饭。麦姐客气的招呼道:“怎么样,今天的祭祀活动好样吧。”“别提了,今天出门真是遇见鬼了,玩的我一点也不开心。”徐战无心的说出自己的抱怨。“怎么,看来没有把你招呼好啊,发生什么事了,说来我听听。”麦姐饶有兴趣的样子,放下手中的菜,向徐战走来。“算了,不提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