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面和门窗都是木雕的镂花,保留了古代的那种装饰门。走进去才发现,该店也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前堂挂了4副字画,原来是刺客列传英雄,分别是曹沫,专诸,聂政,荆轲。除了人物被画的极为凶悍之外,别无其他独特之处,边幅修的极为简单,看着字画,徐战特别纳闷,刺客列传不是有5个吗?为什么偏偏漏掉豫让这个英雄?正想不通的时候,回首转向正门入口处,才发现门口摆了几只笼子,且用黑色布罩着,看不见里面究竟饲养了什么牲畜。徐战在这店面呆了十多分钟,也没看有个人出来接待一下,越看这笼子越觉得奇怪,想揭开黑色布打开一看究竟,刚要揭开的时候,从内堂走来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不要揭开笼子黑布!”徐战被这背后的警告之语吓到了,回头一看,更是大吃一惊,此人面目狰狞,完全透不出一点和善之意。“我只是好奇,并没有什么冒犯之意。”面对徐战的道歉,此人非但不客气,还催促的说“你不买东西可以走了”。徐战心里极为不爽,什么店,什么人啊,于是故意和他较上劲“你怎么不知道我不买东西,就你店里挂的刺客列传,不过前堂挂的这四英雄,就凭这画风,我实在不敢恭维,而且我也不喜欢这几个,我想要你画豫让画像。”徐战内心暗喜,你不是狗眼看人低吗,说我买不起吗,我现在就问你店面里没有的买,你店面不是什么刺客吗,豫让如果拿不出,那也对不起这个店的名字咯。

  该男子知道徐战也不是什么善茬,就推诿道,如果你想要,就请三天后过来拿吧。“三天,你也太久了吧,我还有其他的事情,就今天,如果你拿不出来,那我就走了。”徐战自以为自己占了些许口头便宜,打算转身就走,再留非得尴尬不可。大门还没迈出去,“等等”从内堂又走来一个老头儿,徐战自觉事情有些不妙,如果他拿出豫让的画像,自己碍于面子,肯定要把它买下,到时候被宰更是一说了。刚转过头来,就听见穿着黑色唐装老头训斥该男子,“阿福啊,做生意就得有做生意的样子,你看看你,话不到三句,就把客人冲撞走了,这以后你还怎么打理这家店。”徐战内心在想,你家两代人至于嘛,一大早就在这唱双簧。更奇怪的是,老头是个独眼龙,这爷俩儿,一个长的凶神恶煞,一个独眼龙,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老头掉过头来,陪了一脸微笑,年轻人,为什么想要豫让的画像?这个原因徐战自然是不好意思说的,接口道“史记一共记载了五刺客,曹沫,专诸,聂政,荆轲,还有就是你店面没有挂的豫让,如果非要谈及其中原因的话,就是豫让比较事旧主吧,曹沫,只是挟持了齐桓公,并不能算得上一个刺客,而荆轲的刺秦更不是出于本人意愿,专诸和聂政就更不必谈了,还不如曹沫来的果敢。唯有豫让,有勇有谋,虽然多次失败,但还是屡败屡战,死的也光彩。”说完这些,徐战有点发现自己牛逼吹的有点过了,但不管怎样,走一步看一步,实在不行,溜之大吉,反正丽江这么大,人这么多,找一个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老头听他这么一说,哈哈大笑道“小伙子,书读的还挺的多嘛,读过刺客列传的人都知道这五个刺客。”“老板,那你能不能画出豫让的画像,如果不能,我还是走吧,毕竟丽江古城这么大,我还就不信买不到这样的一副画像。”徐战一心想撤。“小伙子,别这么冲动嘛,我知道,进这个店的人,十有八九是打着刺客这个名号才进来,既然是带着疑问进来,就不想弄明白走?”老头儿看中了徐战的兴趣,所以故意卖关子。

  徐战心想,现在走,可就什么都弄不清楚,反而理亏,就算走,也得明明白白了走,留下看你又能奈我何。“好吧,那你给我说道说道,也让我长长见识。”老人爽朗的哈哈大笑,好的,年轻人,请随我到院子里,既是丽江外来客人,也自然是我的客人,要好好招待客人,丽江人打娘胎里就这么友善吗?这老头儿虽然是个独眼,但看起来还是挺和善的,走之前徐战父亲千叮嘱说道,出门在外要提防任何人,徐战虽然记得,但也还知道,人不可貌相。出门在外还是要处几个朋友的,但还是不敢掉以轻心。

  FR酷A匠_E网y唯一正版NO,其*他9都c是U盗版x

  丽江的美,也在于街坊民居,老头儿的院子也不大,只有家里的大厅一般大小,但看起来很精致,就是缩小版的北京四合院啊,然而区别于四合院的就是在于它是个人工的水月洞天,从屋檐上缓缓注下流水,原来流水是用古代的水排打上去,让它自然流泻走廊边摆满了各种花卉,显然老头儿不是个庸俗之人,在走廊上还挂了几只鸟笼,养了几只小黄雀。如果以上不能说明老头儿不是个庸俗之人,那下面的这个就足以证明老头的品味了,在院子中央处摆了两幅躺椅,徐战依据自己经验就觉得这躺椅肯定不是现代手工品,躺椅之间摆放一套茶具,茶具也极富特色,在茶具右侧有一个类似于火炉的摆设。徐战有点小意外,随手在老头的院子里拍了几十张的照片,还给茶具鸟笼几个挺特写,完全没有介意这是谁的院子,这个貌不惊人的小老头儿,品味还挺高,徐战走进仔细一看;“我靠,这小火炉看起来年代不菲的样子。”老头笑了笑:“小伙子,平时搞收藏吗?一眼就看出来这火炉的不寻常。”额,其实我连业余的都算不上,只是看着这火炉边缘的图案,冒失的说了一句。“好好看看,能看出这图案是什么吗?”徐战靠近了火炉,有模有样的盯着看了半天,冒了一句有点类似于蛇,话说上古三代,福建境内至少居住7支互不相属的土著部落,古文献称他们为“七闽”,他们喜欢傍水而居,习于水斗,善于用舟,断发纹身,盛行巫术,纹身大多以蛇为主,但每个部落的所崇拜的蛇也是有不同的,可以说蛇是他们的民族崇拜,但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这7支部落遭到屠杀,有的直接被灭族,还有的隐匿,不再出现。我现在只能肯定这是七闽之一,至于年代我就说不上来了。老头儿赞许的点了点头,竖起大拇指;“小伙子,我还真是低看了你,你说的是不错,能从石纹轻易的判断出这是七闽之一,在你这个年龄段已经很不错了,你看啊,这石纹中蛇是没有眼睛的,但它的头却是极为扁的,如果要从七闽中比对,就是“嗜”,我从古书中发现,这种蛇极毒,当地人将它视为夺命阎王”.“这么毒还要将它视为崇拜,古代闽越人真是疯子。”徐战说了一句无心话,老头接着他的话题问“你家里人是干什么的啊,你的一言一行真是越来越令我惊讶.”“呃,这个吧我父亲开了家小小的古董铺,无聊的时候我会到他店里看看,听那些“专家”吹牛逼,所以我现在就很能吹!徐战漫不经心的交代了。“对了,老头,你不是要和我说说你店的吗?怎么扯到我了;”“哦哦,请坐,这个不急,先喝壶茶,原来的客人,这是阿福前天在山上采的花茶,味道虽然有点怪,但却是极品。”老头娴熟的开始煮茶,趁着茶还没煮好,老头和徐战聊到刺客“说真的,这刺客招牌真的是很靓,最初我是被你的招牌吸引到的,完全可不是你的儿子魅力所起的作用啊。”徐战笑着说,老头也摆了摆手,我这儿子,除了会读书,什么都不会,现在我让他强行接管这家百年老店,也真是难为他了。“什么,这个店有百年历史了?完全看不出一点岁月痕迹在里面啊。虽说保留部分遗迹,但风格上还是和那些百年老店有区别的。

  老头躺在躺椅上,悠闲的说道;“如果仅凭靠卖几张刺客画像和那些首饰品,那这个店早就不行咯。”“老头儿,莫非你在这里面还有什么别的服务。”徐战一脸坏笑的问道,老头摇了摇头,指着徐战笑着说;“你小子,刚夸你懂的多,你还真是什么都懂啊,那你想要什么样的服务啊?”没有,没有,还是讲讲你的店吧,这还是我的疑问。

  “此刺客非彼刺客。”老头笑着说,“别卖关子了,说吧。”徐战迫不及待的说。“年轻人,玩过刺青吗?刺青,原来是个纹身店,绕了半天,耍了那么大的劲,原来是纹身店。“哈哈,纹身是刺青,不过咱可不这么称呼,能称得上是刺客的,不仅仅有娴熟的技巧,还得有。。。。”老头儿欲言又止,“和你一个年轻人也说不通,毕竟你不懂。”徐战见老头没意思讲下去,忽然觉得没意思准备要走,“得嘞,原来是这样,纹身,我可不感什么兴趣,还是出去转转咯,老头儿,今天谢谢你的茶啊,拜拜了您嘞!”徐战起身准备要走。”“年轻人,我相信,你会对刺客感兴趣的,难道黑布罩着的箱子里的东西你不想知道?”徐战摇了摇头,就在这时,阿福走进来,“爸,那小子又来了,在前堂等着了,非得要见您,我怎么赶都赶不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