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试试?”王琪雪的眼神忽然变了,刚才还凶巴巴的,此刻却微微的眯着,透出一种销魂的光芒。整个人骑在叶一身上,虽然没什么实质性的接触,但是宽松的睡袍拉耸下来,隐约能看到那一抹火红和深深的沟壑。

  带着幽香的鼻息越来越清晰的喷吐在叶一脸上,长发轻轻挠动着叶一的每一根神经。

  干哑着嗓子,面对脸庞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女人,他呼吸再度急促,回忆起之前那吃果冻的感觉,不禁闭上眼睛头向前探去。

  突然,沙发一阵晃动,正满心期待的叶一感觉身子一轻,王琪雪整个人飞快的站了起来,回到自己的沙发上,睡袍拉的严严实实。对叶一挑了挑眉:“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了吗?”

  擦!

  箭在弦上,却戛然而止,心中瞬间那种落空与抓狂感让叶一简直无法言语,只能在心中用一句粗口代替。

  “嘻嘻,小坏蛋,跟姐姐斗,你还嫩了点,好了,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吧,姐姐头有点疼,想先睡了。”王琪雪一脸皎洁,笑嘻嘻道。

  “这,好吧!不过琪雪姐,你真没事了?要不我再陪陪你!”叶一有些不甘的问道,想起刚才王琪雪对他的挑逗,不由也大胆了些。

  “去,谁要你个小坏蛋陪,赶紧回家。”王琪雪却不吃他这套,白了他一眼。

  “那好吧!我先走了!”可怜兮兮的站起来,叶一有些恋恋不舍朝门口走去。

  “接着!”打开门,刚想回头再说点什么,王琪雪的声音传了过来,随后,如同刚才在洗澡间外面一样,一团黑乎乎的东西飞到了叶一脑袋上。

  “这!”拽下来一看,叶一心中一阵激动,这不是刚才王琪雪才穿上的那双黑丝嘛。

  “奖励你的,免得你个小坏蛋一会浴火焚身。”说完,王琪雪嘴角带着笑碰一声关上了门。

  虽然心痒难耐的还想跟进去,但是听着对方渐远的脚步声,叶一还是止住了敲门的心思,小心翼翼的将那带着香味的黑丝踹进包里,火速回了家。

  “你个臭小子,又上什么地方野去了,这么晚了才回来。”一进门,一阵数落声就传了过来。

  厨房里出来一个中年妇女,眉头虽然皱着,却看不出凶恶之色,正是叶一的母亲谭文艳。

  “妈我饿了!”叶一讨好的上前,挽住了妇女的手臂。

  “你还知道饿,整天就在外面跑,要看明年就要高三了,还不知道把心思放在学习上。”

  “恩恩,从今天开始,我一定认真学习,以后考清华北大。这样行了吧!”叶一笑嘻嘻的举起手发誓。

  “你要是能好好学习,老娘也能当老板了,吃饭!”看着儿子搞怪的样子,谭文艳砸砸嘴,转身回了厨房。

  叶一想了想,也紧跟了进去,帮忙端着东西。

  晚饭很简单,一菜一汤,但是叶一却吃的很香,不过没吃多久,他却不禁抬起了头,看向谭文艳:“妈你在想什么,怎么不吃?”

  “没胃口!”谭文艳放下筷子,长叹了口气。

  “怎么了?又是工作的事?”自己老妈自己清楚,两母子一样,性格都是大大咧咧的,叶一从小到大还很少看见自己老妈愁眉不展的样子。

  “嗯,你也知道妈在商场里做销售做了那么久了,眼看着这次好不容易有机会可以提一下了,却偏偏来了个程咬金,像个狐狸精一样,没几天就把那主管迷的晕头转向,我看这次又没希望了。”谭文艳愤愤不平的道。

  “提不了就提不了呗,又不是过不下去了,再说了,以老妈你的水平,上哪做不行啊。”叶一不在意道。

  “你小子倒是说的轻松,过两年你要上大学了,那时候可要花不少钱,而且现在这个工作做习惯了,离家也近,不想随便换。”

  “那妈要不你也试试变身狐狸精,以妈你的姿色,肯定……”

  叶一话还没说完,脑门上就挨了个花生米:“你个臭小子,连老娘都敢打趣。”

  “本来就是嘛,我老妈这么漂亮,比那些所谓的狐狸精强哪去了,要是妈你肯收拾打扮一下,肯定能迷死很多人。”叶一躲到一旁笑呵呵道。

  “去,懒得跟你扯,没大没小的,赶紧吃了做作业。”被叶一这么一闹,谭文艳心情似乎好了许多,自顾的拿起碗吃饭。

  “对了妈,你在的那个商城是不是俏人家旗下的?”叶一突然问道。

  “是啊,怎么了?”

  “没,就是问问。”若有所思的说完,叶一三两口扒完饭,回了房间。

  先把黑丝如同珍宝的藏在枕头底下,然后才掏出功德令仔细研究起来。最后,他用自己的理解归纳了一下。

  这功德令,其实就跟网络游戏差不多,功德值,可以兑换仙家功法和宝物什么的,也能用来施展法术。

  不过都需要功德值,略微看了一下,最低级的把戏级别法术,十点功德值能够使用一次,比如轻身术,能加快速度,重力术,能在人身上增加自身体重一半的重量。

  之所以称为把戏,就是没多大实际作用,比较花哨,而10点功德值却不是那么好取得的,就像今天叶一冒着被群殴的危险才得到那么点。

  再之上的低级法术,就有点类似异能了,透视,隔空取物之类的,需要五十点功德才行,刚看时,叶一可是好好的激动了一把,脑中不由浮现出王琪雪那凹凸有致的身形开始有些想入非非。

  不过还没等他意淫完毕,后面的一行警告却如同给他头上浇了一盆冷水,仙家之术,不可用来为非作歹,非礼勿视……

  瘪着嘴把介绍看完,叶一脸皱的跟苦瓜一般,本以为靠着这些异能可以发达了,却不想人家似乎早防着他这种心术不正的人,任何法术施展,都不能与女色钱财挂钩,不然像隔空取物透视这种能力,随便到赌场转一圈,那不就发财了。

  意兴阑珊之下,叶一又看了看其他东西,倒是有几个适合他现在使用的,清灵术,提神醒脑,对自身使用十次以后,几乎可以做到过目不忘。

  另外一些内功外功之类的健体功法,则需要50功德点才能学习,暂时不做考虑。

  器物一栏,最低级的驱邪咒符之类的,也是10点功德值,不过叶一从小到大,除了这次,还真没见过哪有鬼自然用不上,而他用的上的东西,最低价的一个修真宝物纳物袋,都要1000功德值。

  心痒难耐的将那些他有权查看的东西看完叶一长叹了口气,又调回清心术那一栏,犹豫片刻,选择了对自己使用。

  叮铃铃,意念刚落下的瞬间,他脑中如同响起一片清脆的铃声,全身如同刚洗完澡站在风景秀丽的山巅般,变得无比清醒。

  果然是好东西!

  满意的一笑,叶一赶紧拿出了课本找出下午还没理解的那些地方看去,思索中,很多难以理解的东西都变得简单起来。

  不知不觉,一晚上过去,叶一直到下半夜才睡了一会,第二天起来后,依然精力十足。

  ,酷…匠Lj网^首J发

  来到学校,走进教室,叶一顿时发现所有人都望向了他。

  难道用了清心术哥们变帅了?

  疑惑的朝李心洁看去,发现小姑娘也一脸神奇的盯着他,一双大眼睛一闪一闪的。

  “我脸上有花?”径直走了过去,叶一含笑问道。

  李心洁见这么多人关注着叶一和自己,脸上开始有些发烫,赶紧转移开目光:“没有,只是从来没见你在早自习来过学校,所以……”

  叶一干笑两声,总算明白了众人那异样的目光,不过他脸皮不是一般的厚,那会去管别人怎么看,发现李心洁旁边位置的同学还没来,大大咧咧的坐了下去。

  李心洁脸上更红了:“叶一,现在是早自习,而且那么多同学看着,你还是……”

  “心洁,这道题怎么做,我昨晚上想了一晚上也没想明白,能不能给我讲讲。”叶一才不管那么多,迅速翻开了书,开始提问。

  看着叶一那目不斜视的目光,李心洁犹豫了一下,张张嘴后面的话终于还是没有说出来,开始给叶一解答问题。

  如此一幕,直看得班里众人一阵发愣,目光中充满了玩味。

  人群中,更有一双眼睛充满了怨恨之色,死死的盯着叶一后背。

  叮……

  早自习下课铃声响起,教室里安静的气氛立马被打破,变得闹哄哄的,刚才绷着身子给叶一解惑紧张了半天不敢看身后众人表情的李心洁也好像松了口气,声音更是动听。

  哪知,就在两人准备就一个话题再深入讨论一下的时候,一个人影却出现在了他们桌子面前。

  “心洁,生日快乐!”班里的学习委员兼体育科代表曹翔带着他自认为帅气的笑容眯着眼睛将一个巴掌大的礼盒朝李心洁递去。

  李心洁楞了楞,偷偷看了旁边的叶一一眼,才脸上带着一丝微笑对曹翔点了点头:“谢谢曹同学还记得我生日,不过这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