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离去,叶一脑子也清醒了过来,同时,眼前的景物也都恢复了正常。

  体育老师的手已经划过女生的胸部,看样子是为下一次触碰做着积极的准备。打羽毛球的女生已经落地,那黑色蕾丝边的丁字裤也看不见了。至于班花李心洁,已经撇头望向了别处。

  “叶子?你怎么啦?”谭小山来到了叶一的身边,关切道。

  “额,没怎么,手刚才不小心被刺扎了下。没事。”叶一脑子有些乱,显然是刚刚的怪事让他有些懵。

  “发现功德事件:帮助谭小山解决高二学生刘易林对他的威胁,奖励功德10点。”

  耳边的声音响起,叶一被吓了一大跳,看到谭小山的时候,叶一不自然的退了好几步。因为,谭小山脑袋顶上正闪动着一排虚影显现的字,正好是脑中声音说的话。

  “是否决定帮助。”

  叶一想都不想直接选择了是,开玩笑,谭小山可是自己从小玩到大的铁哥们。

  “决定接受,时效一日内完成可获得功德。”

  心里刚刚决定接受,谭小山头上的虚影也立马消失不见。

  看到叶一的模样,谭小山一脸纳闷,叶一难道刚刚摔傻了?

  “小山,你是不是被刘易林他们欺负了?”叶一严肃转移话题。

  “没有没有。你听谁说的?”谭小山连忙摆手,脸上竭尽做出一幅没事的样子。可叶一知道,谭小山越说没事,肯定就是有事了。

  谭小山嘴上虽说没有,但心里却在奇怪叶一怎么知道,这事除了他自己,可没人知道。

  “少来,我还不知道你。”叶一捶了谭小山一下:“老实交待。”

  从小和叶一玩到大,谭小山自然知道他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性格,自知瞒不过去,谭小山只能叹口气:“哎,叶子,这事你就让我自己解决吧。刘易林他们那帮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别跟我磨磨唧唧的,赶紧说正事。”

  “上次在游戏厅打拳皇,刘易林也在,我不知道对手是他,狠狠的虐了他几把,他不服气就找我的茬,你也知道……我。”谭小山欲言又止。

  叶一当然知道谭小山要说什么,从小长大都在一个班的铁哥们,谭小山的性格,叶一再清楚不过了。

  “别怕,下课和我去找他。这个刘易林真当自己是七中的霸王了,竟然敢欺负我叶一的兄弟。他也不问问我叶一答不答应,哼。”

  谭小山抿了抿嘴,叹了口气,他知道叶一的脾气,这事要是刘易林不给他个满意的交待,叶一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因为刚才发生的怪事,叶一踢球的兴致被搅没了。他满脑子都是那个莫名其妙的老爷爷,还有他硬塞的那块牌子。

  叶一觉得,怪事情肯定和老爷爷给的牌子有关。

  牌子还是墨绿色,不过变透明了一些,摸起来感觉暖暖的很舒服。

  想了半天,叶一还是一无所获,他决定处理完谭小山的事再打电话给老爷爷问清楚,反正兜里他给的名片上留了电话号码。

  莫非苏老真是神仙?神仙还用得着对我一个学生骗吃骗喝?

  叶一摇头又点头,一脸的迷茫。

  “叶子,你不会是接球撞到脑袋了吧?一个人在这发什么神经啊,来踢球啊。”谭小山跑过来气喘吁吁道。

  “没事啊。下课了你小子别跑,和我去找刘易林把事情弄清楚。”叶一摆摆手,今天怎么样都得把谭小山的事给解决掉。

  叮铃。

  下课铃刚响,叶一拉着谭小山来到校门口准备堵人。

  蹲在路边手里杵着一根不知道从哪里抄来的木棍,凶狠的目光本来是集中在那些男生身上,可不知不觉间,双眼就被那一双双白花花的大腿给吸引了过去,露出一脸猥琐之色。

  倒是谭小山,从小就比较怕事,虽说自己这哥们胆子大,但面对高年级的坏学生,他还是有些胆怯。

  “叶子,我看还是算了吧,反正他也没把我怎么样,而且他在学校有点名气,惹了他恐怕以后更麻烦。”等了半天没见人出来,谭小山试探着开口道。

  “麻烦?他这种人,你越怕他他就越过分,你要是怕就先回去,我一个人搞定。”忽然,叶一目光一凝,冷着一张脸看向了远处。

  谭小山跟着看过去,顿时心中一紧,此刻刘易林身边还跟了三四个人,都是平时跟他混在一起的学生。走起路来很张扬,一些胆小的学生都远远的躲开了他们。

  “叶子,他们这么多人……”谭小山紧张道。

  “走!”叶一很是干脆的转身就走。

  谭小山松了口气,忙跟上:“这还差不多,不然因为我的事连累你……”

  “换个地方堵他!”谭小山没说完的话直接被叶一打断,然后吞吞口水,无可奈何的跟着叶一朝远处走去。

  A酷匠4u网永)、久免y_费看z小X说

  远远的吊着,两人走了没多久,刘易林一群人果然各奔东西,单独走进了一个还算偏僻的巷子里。

  “小山,注意看下四周,等人少了就动手!”叶一甩了甩手中的棍子,嘴角微微一挑,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那个是不是李心洁啊?”又穿过两条小巷子,人逐渐少了许多,忽然,谭小山指了指前面的巷子口问道。

  “是她!”虽然隔的远,但叶一一眼就认出了那个扎着马尾的女孩。她今天那一身淡绿色长裙,今天可是让叶一体育课时偷偷看了好久,所以绝对不会出错。

  不过作为李心洁的暗恋者,叶一自然留意过李心洁的日常生活,平时都是专车接送,而且似乎每次离开校门,都会有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汉子跟着,不用猜叶一都知道对方家里非富即贵。

  叶一从来都有自知之明,所以自从知道李心洁背景以后,他也只能在心里默默喜欢,不会去张口,却不想今天能在这里碰上。

  此刻,李心洁旁边还站了几个人,有穿七中校服的,也有打扮时尚嘴里叼着烟的男女。

  叶一皱了皱眉,李心洁这种品学兼优,长相家世都很优异的人怎么会和这些人有交集。

  “走,过去看看。”叶一拍了拍谭小山。

  走得近了,隐约的可以听见巷子口传来的声音。

  “李心洁,我想和你交个朋友,你就给个面子呗?”

  说话的声音叶一感觉有些熟悉,离得还有几米的时候,叶一看清了,正是刘易林。

  话音落下后,刘易林有恃无恐的还想伸手去拉李心洁,他旁边那些人则一脸看好戏的样子。

  李心洁退后几步,刚好躲开刘易林的手,一双美目却透出一股叶一从未见过的羞怒之色。

  擦,敢调戏我的女神!

  叶一顿时火了,根本不再多想,手中棍子一紧,如同猛虎出笼般冲了过去。

  谭小山从看到李心洁那一刻起,脸上就已经挂满了无奈之色,这么多年兄弟,他曾一次次陪着叶一在每个夜自习后护送那个女孩走出校门直到她上车,更是一次次在下雨的时候早早的来到校门口等着,就怕女孩下雨没带伞。

  虽然这些事李心洁从来不知道,但是谭小山却绝对知道她在叶一心中的位置。

  如果说叶一为了自己可以不顾一切的话,那为了她,叶一可以不要命。

  死就死吧!深吸一口气,谭小山毫不犹豫的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嘴里哇呀呀的叫着,紧跟而上。

  另一头,火气已经爆棚的叶一冲出去后基本上没有一句废话,直接动手。

  刘易林只看到一道黑影扑来,然后胸口一阵剧痛,整个身子不受控制的飞了出去。

  之后他连破口大骂的机会都没有,头上就传来一阵沉闷的棍棒撞击声,直接失去了抵抗力。

  “擦,你谁!”瞬间的剧变,让一群人愕立当场,直到刘易林的惨叫声传来,才让他们惊醒过来,出来混的,打架场面见过不少,但是这种连话都不说一句直接动手的,他们却是没见过,顿时一群人都怒了,齐齐向叶一靠拢,面色狰狞。

  叶一却没有理会这群人的目光,狠狠一脚踢踩在刘易林胸口,然后扭头看了看李心洁,目光中带着一丝温柔与紧张:“你没事吧?”

  这前后判若两人的表现,直看得李心洁一阵愣神,一双水灵灵的的大眼睛充满了震惊,一眨一眨的,很是可爱。

  随后,她发现自己的失态,脸上布起一层红晕,羞涩的摇了摇头,然后秀眉微蹙,看向了朝叶一包围过来的那群混混,有些害怕的样子。

  好不容易女神能对自己如此娇羞,却被这群无赖破坏气氛,叶一转头的瞬间脸色一寒,手中棍子绷的笔直。

  或许是被叶一身上透露出来那种与高中生不符的气势震住,一行人目光闪烁的看了眼地上还在发出杀猪般嚎叫的刘易林,愣是没敢太过上前。

  “别以为提根棍子就了不起,小兔崽子,劳资们砍人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人群中混混叫嚣道。

  “那又怎么样?”叶一不屑的扫了那人一眼。

  “惹了我们,保证你在七中混不下去。”

  “那又怎么样?”叶一眼皮都没跳一下。

  “你……哥几个,弄死这小B崽子,擦!”轻蔑的语气,说的几人再也忍不住,喝骂一声,扑了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