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七三零零年,一月三十日。在这一天,大地忽然塌陷。城市、生物、海洋,就在这一天同时消失在地表上。地球变成了光秃秃的土块,空无一物。

  在一个昏暗的角落,借着巨石做掩护,贪婪地啃食着一块压缩饼干,眼睛警惕地观察四周。待压缩饼干全部入腹,怀还意犹未尽地舔净手指。靠在巨石上,显得很虚弱,脏乱的头发已经长到了他的肩膀,已经一个星期没吃东西了,他真的饿极了。

  “混蛋上帝!开什么玩笑!”

  狠骂一句,怀摇摇晃晃起身,小心翼翼地从巨石后探出脑袋。

  为何要如此小心,一切都要从世界末日那天说起。那一刻发生的时候,怀正在篮球场上磨练自己的球技。就在怀打算来一个回身跳投,跃至空中时,忽然响起沉闷的响声,怀下意识地往下看去,大地裂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紧接着由于重力怀掉进了裂口里。

  醒来时,怀躺在一块干裂的土地上。起身检查自己的身体,似乎并没有什么大碍。茫然的环望四周,除了自己以外连一个生命都看不到。

  怀漫无目的地行走着,脑子里充满了疑惑。

  “这是什么地方?”

  怀仰望天空,天空是棕红色的,好像满是尘埃。天空很遥远,但是怀感觉天空的背后是一面比天空更大更厚实的墙壁,将天空背后的世界遮挡得严严实实。

  怀再接着走,远远的可以望见数道人影。怀兴奋的向人影跑去正想呼喊却猛然愣住。眼瞳里的兴奋霎时间变成了浓浓的恐惧,吓出了一身冷汗。

  向他走来的根本不是人!尖嘴獠牙、绿油油的皮肤,像极了哥布林的怪物。

  心提到了嗓子眼,下意识的向后逃跑,还好不远处就有一块巨石,躲到巨石后面,满怀恐惧地等待哥布林走过。

  怀瞪大眼睛久久不能合上,心跳声大到自己都能听见,每跳动一下,都会带来窒息的感觉。

  不久,叽叽喳喳的声音越来越近。

  咽了咽口水,心一狠,紧张且小心翼翼地探出脑袋。

  探出的那一刻,怀突然间后悔了,他的脸上第一次有了惊愕的表情,缩回脑袋,胃开始翻江倒海,怀用手捂住嘴巴,面成土色,待叽叽喳喳声远去,怀再也忍不住了,呕吐物开了阀门,倾泻而下。

  过了很久很久,好像连苦水也吐干净了,再也没什么可以吐了才停下来。

  广阔的大地上,哥布林拖出了一道鲜红的血痕,无限延绵向远方。

  怀踉踉跄跄地走到血痕前,好像突然失去了力气,扑通一下跪下。

  “食物?我们人类沦为了食物……”

  飞在风中的沙砾割破了他的脸颊,血痕散发的恐惧和绝望刺伤了他的双目。沙尘扬起,,朦胧之中,隐约可以看到怀的头低得碰到了地面。

  三个多前看到的那一幕,始终在怀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出于对死亡的恐惧,这三个月来一直畏畏缩缩。在这荒凉之地,唯一能维持他生命的就是一并掉落下来的食物,但是食物越来越少,找了一个星期也才找到一块压缩饼干,看来食物是被什么生物给收集起来了。

  这对怀可不是什么好消息,他已经饿得发慌了,虽然他坚信这块地域仍有人类,但是现在无论是人类还是别的什么此时此刻都救不了他,能救自己的只有自己。

  而且更要命的是,现在他的嗓子干得冒烟,连说话都极度困难并且有些轻微的脱水,现在必须冒险去寻找水和食物。

  干裂的大地上,遮挡物很少,并且相隔甚远。怀估摸着,再过一会儿又会扬起沙尘,到时候混着沙尘应该可以跑远。

  就在怀计划着时,一只哥布林提着狼牙棒,一双绿油油的眼睛不停的搜寻着什么。

  “哥布林?怎么偏在这个时候!”

  怀在心里大骂,缩回头。

  哥布林在这个时候出现迫使怀进入了进退两难的地步。

  “该死!该怎么办才好!”

  怀焦躁起来,再过一会儿,沙尘就会扬起,错过了这一次,怀可熬不到下一次沙尘的到来。

  看正版章_;节W)上m《酷匠网@

  苦水上来又下去,上来又下去。怀吐了一口浊气,心一横,“杀了他!敲碎它的头骨,混着脑浆吃得一干二净!”

  怀的眼里满是疯狂,饥饿已经快要将他的理智吞噬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