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客心顺了口气,继续说道:“我在帝都的势力也没有办法查到这股势力的出处,它就好像是突然之间出现的。之前也怀疑它与神盟有关系,我担心游天又有什么动作,专门派人去调查了神盟和游家最近的动向,发现他们除了依旧在调查三年前水神之滴被抢的事情之外,就没有其他什么动作了。”

  Q$酷匠网、正#版0s首x*发

  “这是我手底下的一个杀手传来的,是在那个组织抢完一把武器之后,从那个战场发现。”从怀里取出一张纸,递给了何尘,“是不是觉得上面的花纹很熟悉?”楼客心反问。

  何尘思考了一会儿,突然就将自己手边的佛无心拿起,在橙色的灯光下,佛无心剑身上的花纹,竟然出奇与那张纸上的一部分花纹重合。

  “还不止,”楼客心手指点了点那副巨大的花纹的右上角,“你看这里,像不像驱徒刀上的花纹?”

  何尘仔细的看去,“还有这里,是招魂扇上面的花纹。”何尘不明白这幅巨大的花纹代表了什么,但是直觉告诉他,这必定是一个巨大的阴谋。

  整幅花纹都非常的繁琐瑰丽,所有的花纹都用棕色的笔画出,唯有正中间的花纹,一银一黑,银色的那些花纹正是佛无心剑身的花纹。何尘再看见那道黑色的花纹是,心里就开始紧张起来,如果说银色的花纹代表了佛无心,那黑色的花纹,是不是就代表了那把引起尘家被灭族的魔残魄!

  “你这次离开学院,千万小心,如果能够不用佛无心就尽量不要用,不然你的目标实在太大了。”楼客心也知道,驱徒跟佛无心都在何尘身上,就怕被有心人注意到。

  “恩,这次我会带着我们家族的一个小辈一起离开,剩下的几个,就交给你了。”何尘本来就打算带着金策一起前往绝命城。

  楼客心笑道,“你放心,你们尘家的子弟,交到我手里,不会丢了你们尘家的脸面的。”

  七日后,绝命城。

  整个小城的人都开始沸腾起来,十年一次的念兽潮就快要来临,对于生活在绝命城的人来说,安逸的生活本就不是他们想要的,不然按照他们的实力,在一个普通的家族里,就可以当一个客卿长老。之所以来到绝命城,除却一大部分的亡命之徒,剩下那些自愿来这里的人,都是为了绝对的自由。绝命城中有着许多的势力,然而唯一有资格能够组织所有势力对抗念兽潮的,只有城主府。在绝命城,城主府就是一个绝对的规则。

  何尘领着金策走在绝命城的街道上,他也没有想到,自己这次来会正好凑到念兽潮的时间段。何尘依旧是三年前的打扮,黑灰色的斗篷依旧是破败不堪,背后依旧背着用破布裹着的佛无心,那样子活脱脱的就像是刚经历了念兽潮一样。

  罗毅也在何尘跨入绝命城的时候就知道何尘回来了,紧接着整个绝命城的人都知道了,杀手无生又回来了。

  跟在何尘背后的金策没有来过绝命城,跟在何尘背后一直东看看西看看。这个城市的气息,跟剑门关有一点的相似,然而又不完全相同。

  一队士兵散开街市上的人,来到了何尘的面前,所有的士兵都单膝跪地,右手握长矛,左手持钢盾,为首的将领喊道:“城主大人邀请无生大人前往城主府议事。”与三年一样的阵势,一样的语气,若不是领头的那人不是三年前的那一个,何尘一定会以为自己根本就没有离开过绝命城。

  为首的人偷偷的探头看着自己面前这一身破败的人,发现根本不捉不到这个人的气息,也没有感受到那股所谓的阴冷。这是他刚刚升为队长的第一年,他的前辈已经成了城主大人的贴身卫队中的一员。今天接到这个命令的时候,前辈特意告诉他,必须要恭恭敬敬,不能有半点的冒犯。如今看来,眼前的这位无生大人,并没有前辈说的那样可怕。

  何尘照着自己记忆中的路线走向城主府,后面的金策一步也不离何尘。只是在何尘进入城主府之后,金策就被带忘了其他地方。

  “尘哥!”金策一脸警惕的看着周围的卫兵。

  何尘挥了挥手,“没事的,去吧。”自从金策决定相信自己之后,就变成了自己的尾巴,出了学院的大门之后,金策几乎就没有离开过自己。

  还是三年前的密室,只是坐在密室中的人已经衰老了许多。“三年时间,怎么就到了这个地步。”何尘连忙走过去,将一个盒子递给罗毅。三年不见,原先的绝命城城主罗毅,已经垂暮的像一个老人,不再是一个正当壮年的人。

  “这毒中的有多深,你又不是没有见识过。”罗毅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十多年都忍过来了,已经不差这几年来,更何况,就算是无药可治,也没什么可惜的,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何尘第一次碰见罗毅的时候,就是罗毅发病最严重的时候,那时候罗毅手上的生命树树髓根本没有多少,而何尘正好有,于是就救了罗毅一命。

  “盒子里是我一个兄弟用生命树树髓炼的丹药,”何尘看见罗毅的脸色突变,以为他是在担心丹药的药性,“你不用担心,丹药的药性远远比之前的生命树树髓强,我兄弟担心你撑不到下一批的生命树树髓,已经开始着手为你准备解毒了,正在实验当中。”何尘打开盒子,将瓶子中散着绿色丹雾的丹药的放在罗毅的手掌中,“事实效果。”

  罗毅并不是在怀疑药效,之前他也知道一个方子可以压制自己身上的毒,但是那个方子除了生命树树髓之外还需要许多的珍贵药材,许多都是罗毅听都没听过的。突然之间听到有人为自己炼制了那种丹药压制毒性,一下子反应不过来。看着手上的丹药,不仅呈现出浓浓的丹雾,就连丹纹也是渐渐的出现了。也就知道了这丹药的品阶必定不凡。一口吞下,炼化药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