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舸夜的突然消失在学校里也是引起了极大的动静,校领导还专门派出队伍去寻找,学生当中也有一大部分的人自愿去找左舸夜,所有人都觉得这样一个天才就这样无影无踪的消失了,实在是太过诡异与可惜,然而无论是谁去找,都没有任何的结果。就连柳漠也从床上爬起来,也出发去找左舸夜,甚至还专门问何尘知不知道左舸夜的下落。何尘没有讲话,他不知道他昏迷之后,楼客心是怎么处置左舸夜的,但是也不关心这个。自甘堕入魔道的人,根本不值得人家去同情或是惋惜。

  前十已经决出,走到这一步的,只有墨玉儿与何尘。

  十六晋十的比赛中,安和对上了楼客心,何尘不知道两人达成了什么共识,只知道两人同时说出认输的时候,台下楚运荣整个人的表情都精彩了。之后何尘才知道,楚运荣不知道他们两个到底谁会赢,于是给连个人各压了两百紫晶,这样一来,无论是哪一个赢,楚运荣都不会亏。楼客心显然知道楚运荣的打算,托人去压了两人都输,也是一人两百紫晶。这下以来,楚运荣的紫晶都归到了楼客心的名下。

  左舸夜的消失使得只有十五个人参加这场比赛,有一人轮空,刚好抽到了墨玉儿。剩余的十四个人决出了七人,又因为楼客心与安和两人都认输了,最后只有七个人。由整个学院的学生投票,从已经被打败的参赛者中选出了三位,一共凑齐了院比的最后十位选手。

  最后留下来的十个人,有机会决出最后的前三。而何尘也终于正面的看到了那个红榜中除了刘莹莹的女人,红榜第三——张芊芊。红榜前三的气息其实都差不多,何尘推测张芊芊的实力应该与柳漠等人差不多,难怪前三名的位置几乎都是不变的。谁能想到,稳居第二的左舸夜竟然破天荒的打败了多年的榜首,更令人惊讶的是,最有机会成为新的第一的左舸夜竟然无故消失了。许多人都猜测说,张芊芊恐怕是有机会前进一步了,然而何尘却觉得,最后台上站着的那个人,应该是站在自己背后的墨玉儿。

  何尘对上张芊芊,如果不动用第二念晶的力量,恐怕何尘也只有防守的份。但是如果是墨玉儿对上张芊芊,一切都是未知数。

  包括何尘,整个学院的人都不知道,这个平时不讲话,出手也是简单利落的女孩到底有多强大。但是墨玉儿参加的所有战斗,都给人留下了极大的印象。到底是对手太弱,还是她太强大。

  最后的十位参赛者都站在了战斗台上,魏家扬副院长正在宣布比赛的规则。这一次的规则依旧是两两对战,五个战斗台上的比赛同时进行,而后剩下的五个人再次进行两两对决,一人轮空,直接进入前三,而后与胜出的两人进行前三排名的争夺。一再的强调了规则之后,魏家扬终于宣布,前三的争夺战,开始!

  最后的结果,何尘没有任何意外的对上了张芊芊。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强悍的姑娘,不同于刘莹莹,张芊芊身上的杀气更加的浓重。一开始何尘也不相信,一个女孩子身上会有这样浓重的血腥味。直到后来两人肉搏的时候,何尘被张芊芊直接一拳揍翻在了战斗上,何尘才明白她身上的杀气是从哪里来的了。对于有些人来说,就像是杀手,他们需要掩饰自己的杀气,最好让自己的目标在死的那一刻都不知道是自己动的手;而又有些人,就如张芊芊,他们就需要用自己的杀气去威慑别人。

  ◎|更9新最w快V上!#酷e匠…)网m●

  再之后的事情,就是墨玉儿打破了所有人的观点,一个人依旧是一招,就把张芊芊扇飞了出去,就连无涯子亲自设下的保护障都没有任何的阻力,就被墨玉儿的念力震破。

  拿了第一的墨玉儿,向无涯子开出的条件就是生命树树髓。当墨玉儿将一个透着青光的盒子交到何尘手里的时候,何尘就明白,是时候离开了。

  墨玉儿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将魔神萨落的灵魂困在一个水晶球里,将水晶球交给了楼客心。审问魔神萨落,是楼客心这几天来唯一的一件正事。何尘每次看到楼客心在审问完萨落之后。脸色都会凝重一分,也明白,他必定是知道了一些几位糟糕的事情。

  比赛结束之后,楚运荣依旧乐此不彼的开设着各种的赌局,而安和则是又回到了崖下林,林皓天还是习惯充当着楚运荣的保镖,顺道帮楚运荣摆平各种的麻烦。所有的一切都恢复了正常,三年一场院比终究是结束了,每一个无涯的老师都知道,无涯终于是开始出了一些惊才艳艳的学生。例如那个永远都是一身暗红巫袍的墨玉儿,那个身上有着极浓重血腥味的张芊芊,那个在无涯壁待了三年的何尘……

  何尘离开的前一个晚上,楼客心默默的坐在了何尘的房间里。

  “明天就走吗?”连续几天的审问,不仅是被审问的萨落撑不住,就连楼客心的神色都有着几分憔悴。若不是有招魂扇在手,楼客心还真不能那萨落怎么样。

  何尘点头,“去趟绝命城,以前受人照顾,答应人一件事情,如今去兑现承诺。”何尘也不隐瞒,直接就将自己在绝命城中生活了两年的事情告诉了楼客心。

  楼客心也是一阵惊讶,“原来你就是绝命城那个有死无生的杀手呀。”帝都宰相家的独子,对于任何一个地方的情报都有所涉猎,“我想问问你替人保管的那把驱徒刀。”楼客心看着何尘,将自己调查出来的事情一点一点的说出,“当初看见夏淳那样的神色从你这里离开,我就觉得有些古怪,按理来说夏淳这样的人,就算是死也不会把自己的刀放在别人那里,我从胖子那里问了问他手底下最近有没有听到什么风声,而后又传信回了帝都,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最近几年,大陆上似乎有某个新晋的势力,正在抢夺别人的武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