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死吧!”左舸夜单手抓住朱缨的枪头,根本不在乎自己左手渗出的血液,反而残忍的看着已经惊呆了的柳漠,“这才是我的力量,我这三年新获得的力量!”右手握着的青凰直接朝着对面的依旧处于呆愣状态的柳漠抽过去。

  没能及时的做出反应,青凰直接抽在了柳漠的腰部,把柳漠生生地抽飞出去。咳出一口血,柳漠艰难的用枪支撑着自己从地上爬起来,依旧不敢相信左舸夜能够在突然之间拥有这样强大的力量。

  “感觉如何?”左舸夜一步一步的走向柳漠,嘴角始终挂着那抹残忍的力量,“是不是很不甘心呀?”青凰再次抽打在柳漠的身上,“是不是感觉自己要被怒火烧死了?”看着柳漠嘴角溢出的鲜血,“是不是想站起来?恩?”左舸夜的枪尖直接顶住了柳漠的喉间,“不如我送你一程?你压在我上头太久了,久的我几乎就要认为你确确实实的强于我了……”

  何尘在左舸夜变化的那一瞬间就感受到了波塞冬的波动,神识进入到众神空间之中,却发现空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这是怎么回事?”何尘指着地上厚厚的积雪问道。

  波塞冬急忙道,“这不是什么坏事,先不说这个,你外面刚刚出现了一股魔族的气息,是怎么回事?”

  魔族两个字让何尘整颗心脏都紧绷起来,魔族是这个大陆最强大的敌人,“是有一股新力量的出现,但是那个人并不是魔族。”

  “什么不是魔族!就算现在不是,那也只是暂时,他身上有魔族的力量,迟早都会被同化的。你千万不要让那个魔族跑掉,那可是真正的魔,已经超越了你们口中那种魔尊的级别了。”波塞冬也顾不得解释,“现在你处在的位面没有出现魔族,要是这一个跑掉了,你这个位面可就不再平静了呀。”波塞冬也知道何尘并不是那么在乎什么魔族,本来嘛,他又没有受到过魔族的伤害,他的家人也没有因为魔族而受到损伤。

  上一辈的人已经开始慢慢的死亡,当新的一代人出生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因为魔族而辗转流离,又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对魔族产生仇恨呢?波塞冬从不勉强何尘去感受自己身上的仇恨,什么非我族类,虽远必诛,这已经是那个已经消亡了的时代的仇恨了,那种亲眼看着亲友在自己面前被分食的悲痛,那种家园被战火烧掠的痛苦,那种恨不得饮魔族的血,啖魔族的肉的感受,生活在和平中的新一代人是没有办法理解的。

  波塞冬只能告诉何尘,魔族的存在会破坏如今的和平,却不能告诉他,魔族是因为曾经的仇恨,才对魔族那样深恶痛绝。

  河车看着波塞冬,点了点头,随后神识离开。留下波塞冬一人孤寂的留在茫茫的积雪之中。

  不是没有尝试着去理解波塞冬的感受,只是有些东西,非亲身所不能理解罢了。

  转头看向墨玉儿,“玉儿,你感受到了吗?”这个大陆,除了已经成神的墨仁以及何尘自己,也只有墨玉儿才能真正的分辨出魔族的真假,身为卜祝之神的传承者,墨玉儿是现在这个时代,对过去那段历史最了解的人。

  墨玉儿点头,没有说什么,只是露在袖袍外面的指尖开始闪烁着暗红色的光芒,整个人的气场不再是往常的内敛,念力开始慢慢地想外释放。何尘知道墨玉儿这个动作代表着什么,对于魔族,没有碰见就算了,但若是真的碰到了,是一定不能放过。书中对于魔族的记载,都深深地刻在何尘的脑海中,他们能够为了增长自己的力量而去捕食人类的修炼者,甚至会吞噬自己的同类……但是魔族却拥有强悍的体质,自身的恢复程度极快,若是放纵魔族在失落大陆,恐怕整个大陆都会动荡不安。

  (?更(~新*\最PH快#上w4酷RW匠B%网

  两人之间根本没有什么交流,但却已经下定了主意。

  再看战台上的两人,其实已经根本没有继续再战斗下去的必要,左舸夜突然之间暴涨的实力,使得两人之间的差距一下子拉开了许多,再加上柳漠之前因为太过震惊而没有反抗左舸夜的攻击,现在就算是全力的防守,也已经没有了什么意义。

  身上的伤势越来越重,偏偏左舸夜的每一次攻击都打在之前的伤口上面,柳漠咬牙承受着肌肉裂开带来的疼痛感。左舸夜的力量太过霸道,青凰在他手上,已经不需要任何的招式,只是单纯的抽打,单纯地劈刺,哪怕是柳漠抓住机会能够攻击,朱缨却会被左舸夜直接抓住,然后柳漠又被抽飞出去。脚下的速度开始变慢,成功躲避的次数也是越来越少。柳漠感到心底升起一股无力感,就算自己使用朱缨枪法中最强大的那一招,依旧不能够给左舸夜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在足够的力量面前,一切招数,都是玩笑。

  当青凰从空中劈向柳漠的脑门时,魏家扬从座位上瞬间移动到了战斗台上,右手握住尚在半空的青凰。“够了!”魏家扬感受到自己的手臂也是一阵酥麻,心里没大惊,没想到左舸夜这三年里进步那么大,难怪柳漠在他面前没有回手之力了,这一枪下来,恐怕柳漠不死也要废了。

  “放开!”左舸夜用力撤回自己手中的青凰,再次向已经快要倒下的柳漠抽过去。魏家扬大怒,自从当了副院长以来,哪个学生见到自己不是毕恭毕敬的,敢蔑视自己,左舸夜胆子真是太大了。

  “你再动手就是违反了比赛规则,”魏家扬念力铺天盖地的朝着左舸夜涌过去,左舸夜在巨大的威亚之下不得不停下自己手中的动作,然而双眼依旧死死地瞪着柳漠,最后不甘心的走下战斗台。柳漠看着左舸夜离开的方向,整颗心都变的冰凉,他没有忽略左舸夜离开时看着自己的眼神,也没有漏掉他那微微张动的双唇,他说:我会杀了你,很快!不是害怕死亡,修炼二十多年,经过的生生死死从来不少,但是从来就没有这样的害怕过。自己最好的兄弟要杀自己,多么可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