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尘等人看着安和踏出房门都是送了一口气,刚刚楚运荣还说,若是安和再不出来就去叫他。几人既担心打扰到安和,又担心安和错过比赛,现在安和自己出来了,当然就轻松了许多。

  “感觉如何?”何尘开口。

  “还差一点,不过也差不多了,放心吧。”安和微笑。

  几人到到达广场后,已经开始了牌号。由于总共有一百二十五位参赛者,两两配对,就会有一个人轮空。休息台上,何尘看到金策的面前没有出现任何数字,就不得不感叹金策的气运果然强大。之前能够轻而易举的找到资格玉牌,现在又被轮空,这种气运,不羡慕都不行。

  何尘这次碰到的对手是一个甩鞭子的姑娘,没有什么疑问,何尘一出手,佛无心就直接点在了姑娘的眉心。接着,裁判宣布,何尘胜!

  下了战斗台,何尘坐到金策的旁边,“你运气不错呀!”

  嘿嘿的笑了两声,“尘哥,我们五个人全部都进了三赛。”

  “很不错呀!”何尘这么说并不只是单纯的鼓励,在何尘的心中,这五个人除了金策是刚突破念王,其余的四个都只是念宗级别,能够进入到三赛,确实很不错了。

  两人说了几句话,墨玉儿便从战斗台上走下,走向何尘,看了一眼金策,墨玉儿转身走回自己的位置。何尘也跟金策分开,坐在墨玉儿边上。两人都默契的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十号战斗台,一身蓝衫的安和站在上面。

  何尘看了一会儿,侧身,对墨玉儿说,“玉儿,你给了安和关于步法的书?”何尘还不太敢确定,因为安和脚下踩出的步子,与墨家的登天梯步很相似。

  “不是登天梯步,”墨玉儿与何尘对视,“墨家功法都是爷爷自创的,不是墨家的子弟,没有办法修练。”墨玉儿慢慢地解释:“阿和用的那部步法,是我哥哥自创的,以登天梯步为基础,结合飞行兽翅膀扇动的轨迹,比登天梯步还要强上几分。”

  何尘点了点头,并不多问。即便自己等人的关系非常好,却也没有必要知道对方所有的密秘。再问了问墨玉儿给了安和什么暗器功法,何尘就没有了半点担心。这世上的暗器,有谁比得过唐氏一族,更何况唐氏一族还醉心于毒药,这本《鬼针》,简直就是为安和量身订造的。

  4更D新最-M快z上Z7酷^0匠;.网2

  十号战台上的安和正小心翼翼的面对自己的对手。这次的对手,已经是念王九重天,更重要的是,对方手里也夹着数枚银针。

  “听说之前的比赛,你用针一招秒赢了对手。”包裹着一身黑衣的青年开口,语气中含着些许的兴奋。“真巧,我之前也用针一招秒赢了对手。”狂傲的语气并没有让安和不舒服,对方比自己强,起码在用针这一方面,跟自己不相上下。与安和不同,青年是把针当作自己的武器的,青年手上夹着的银针也是经过特殊改造的。头细尾大,整个针身前实后空,不仅使银针变得轻巧,就连攻击的力度都高了一档。而且整个针身都细如牛毛,几乎微不可察。

  “我叫朱峰,这是我的武器,舍命。”朱峰小拇指一动,安和就感受到一股极大地威胁正朝着自己攻来。左手袖袍挥过自己的脸庞,之间原本纯蓝色的袖袍上正映着一丝细线。安和右手捻起细线,入手冰凉,十分坚硬,而且针尾处还凝着一点微光。“好手法,”安和忍不住赞叹,能够将自己的念力附在针尾上,需要对念力强大的控制,以及对针术深刻的研究,安和也开始感到了兴奋。安家是用针的大家,能够碰到与自己旗鼓相当的用针高手,安和也忍不住。

  而对面的朱峰看见安和轻而易举的就化解了自己的攻击,当下也是大惊。明白对方也是一个不可小觑的人物。

  “我叫安和,长生,请赐教。”左手袖袍以之前的弧度划过,带起一阵清风,众人再看时,只见数枚银针已经到了朱峰的面前。一边感叹安和用针之高,一边为朱峰焦急。

  不同于自己的单针而发,安和更擅长于数针齐发,朱峰一边分析着安和的阵法,一边伸出右手,手掌似乎在空中握住了什么东西。本以为自己抓住了所有的银针,应当已经无碍,却发现自己的手掌心传来一阵刺痛。连忙摊开手掌,朱峰暗道不好。只记得这安和几位擅长用针,却忘记了这家伙还擅长毒术。这才除此过招,自己就着了他的道,真是大意了。

  运用念力压下自己体内的毒,却发现对面的安和一脸抱歉的看着自己,“那个……你不要用念力压制那个毒素,那个毒一旦接触到念力就会更加强大的。”安和扔出一枚丹药,“你吃了这个就会好了。这次我也不用毒术,咱们就单纯地比拼针术如何?”

  朱峰大意中毒,本来肚子里已经憋了一股气,可是看见安和这样坦荡,也就得是自己小人了,赛场之上,本来就是生死相搏的,自己中毒也只能怪自己。

  “好,”朱峰化了自己体内的毒,“就比拼针术。”

  话音刚落,两人的双手的飞快的变化着,一边出针攻击对方,一边挡住对方攻来的针,一时之间,整个战斗台上浮起了一条淡淡的白色,以及一条淡淡的黑色。由于两人出针的速度太快,前面的针还没有消失,后面的针就已经追上了前面的针尾,这才形成两条颜色不同的光条。

  安和在攻击与防守的同时,还运转自己新学到的两门功法。脚下的步子开始变得缥缈,无论是前进还是后退,都显得游刃有余。对面的朱峰自然是发现了安和的变化,因为针射向自己的方向发生了微微地改变,仔细看去,朱峰才发现,安和已经不是处在自己对面的位置,而是沿着侧面在向自己靠近。

  不好,不能让他接近自己。朱峰很清楚,一旦靠近自己,安和的针雨密密麻麻的程度会大大的加深,自己现在能够刚刚好接住安和所有的银针,如果银针离自己太近,自己的处境就危险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