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无涯学院灯火通明。学院里的酒馆在这个时候是最繁忙的,没个包厢都被人订下,就算是大堂也坐满了人。几乎每个人脸上都染着醉意的红色,在酒馆橘黄色的灯光下,显得格外温暖。这是院比的第二个晚上,学生们都沉浸在白天激烈的战斗中。

  总共五百名参赛者,昨天只剩下一半,今天一比,就只剩下一百二十五名参赛者。第三场比赛将会在三日之后举行,虽然有着三天缓和的时间,却没能冲淡学生们对战斗的向往。两日里最精彩的战斗,无非就是第一天四十七号战斗台的何尘与夏淳。两人旗鼓相当,斗得难舍难分,最后何尘胜。这还不是最让人震惊的,最让学生们吃惊的是,何尘在战斗结束之后,马上就进行了突破。即使之前何尘已经有了突破的趋势,学生们也不觉得何尘会直接跨入念帝境界。如果何尘没有压制自己的念力,恐怕之后对战夏淳,那就是直接碾杀了。

  原本计划会在上午就结束的初赛,也因为四十七号战斗台,持续到了中午。就算是已经经过几天的缓和,大家依旧在讨论何尘与夏淳的战斗。

  如今的何尘,已经在整个学院当中出名。一般来说,初赛都是平淡无味的,就算偶有激烈的战斗,却也只是持续一小会儿,像四十七号战斗台那样激烈的,几乎就没有在初赛中出现过。四十七号战斗台的那场战斗,满足了无涯那群好战的学生们。

  烈焰酒馆。

  “阿尘,祝贺你了,终于跨入了那一步。”楼客心双手端着一盏茶,向何尘表示祝贺。自从上次集体醉酒事件发生后,楼客心就发誓在也不碰一滴酒。

  林皓天等人也举起自己手中的酒杯,“祝贺!”

  何尘不扭捏,直接端起桌子上的酒杯,一饮而下。“这也要多感谢夏淳,若非是他全力与我战斗,我也不会这么快就突破的。”

  “说起来,你们的那一场战斗,简直就惊呆了整个学院的人。”楚运荣在一旁开口,“谁也不会想到,初赛能打到这么激烈的程度。”楚运荣的语调格外的轻快,之前开的赌局已经结束,不仅仅是何尘,就连楼客心等人,楚运荣都为他们各自开了一局,因为是初赛,大家一般都不会拿出多少前来,虽然每一局的收益不大,但是五局加起来,那就是一笔客观的紫晶了。也是因为赚到了紫晶,楚运荣才舍得请大家出来喝酒。“没想到安和你小子很强悍嘛……”楚运荣叼着酒杯,一脸奸诈的看着安和。没错,五局当中,赚的最多的不是何尘那一局,而是安和的那一局。

  何尘在红榜的排名太高,几乎所有人都压了何尘赢,若不是有几个人对何尘还不是很了解,楚运荣肯定会赔上不少。但是安和就不一样了,没有进入红榜前一百名,还老是不出现在学院里,五分之四的学生都压了安和的对手赢。安和的对手排在红榜六十八名,是一名女生。然而所有人都没想到,安和并不是实力低,而是因为经常不在学院,根本就没时间去刷新自己的红榜排名。

  无涯学院还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只要你打败红榜之上的其他人,那么他的排名就会归你所有。安和如今的排名也是飞速上升,到了六十八的位置。

  “……”安和送了一个白眼给楚运荣,安家的人虽然擅长医毒,安和却不想把自己珍贵的毒药用在比赛上面。一般武力能解决,安和绝对不会使用毒药。更何况只是比赛,安和配制的毒药根本不是学院里的医师能够解得,到头来还得安和亲自解毒,不仅浪费毒药,还浪费解药。安家人的武器几乎都是银针,除了安家两位家主拥有神器阴阳鼎之外,安家子弟都不太会用其他的武器。安和的武器就是一盒银针,那盒银针跟安无弈的银针是同样的材质。

  安和的战斗是几人当中最快结束的,对手还没来得及对安和发动攻击,安和一把银针甩出,直接封了对面姑娘的几处大穴。对面的姑娘还处在一脸呆愣中,就听到裁判已经判了安和胜。

  “安和那一手银针可是来自医尊者自创的,怎么会弱呢,”何尘似乎想到了什么,“阿和,你的那手银针用的极好,快!稳!准!却缺乏了一些攻击力,缺了一些狠,”何尘放下酒杯,“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去看一些关于暗器的功法呢,这样或许你的银针可以有更大的进步。”安和的银针一般都是用来治疗,很少用于攻击,而安和本身也没有经历过艰险的战斗,还是缺乏经验。幸亏这次碰到的对手大意,否则安和也不会赢得那样轻松。何尘个人还是希望安和能够将医术上的针法融入一些暗器的手法,那样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安和听了何尘的话,原本已经开始迷蒙的双眼瞬间变得清凉,一双眸子激动的看着何尘,“阿尘你果然是天才!”说完便打算回去找一些暗器方面的功法来领悟,却被墨玉儿抓住了袖子。回头疑问的看向墨玉儿,“玉儿你还有事?”

  %酷‘6匠b网R√唯一正版。},@Y其他{都nA是盗/版!B

  墨玉儿点头,放开安和的袖子,右手指尖闪过红光,红光直接射入安和的眉心。

  “还愣着干嘛,玉儿估计已经为你挑好了合适的功法了。”何尘看着安和呆傻的样子,忍不住笑道。

  安和一脸激动,也顾不得道谢,直接冲出了房间。

  “阿尘,你觉得安和三天后能有多大的进步?”楚运荣在一旁问道。

  何尘无奈地看了一眼楚运荣,知道他的注意又打到了安和的身上,“安和进入无涯之后,一直沉浸在医毒方面,修炼已经怠慢了不少,若非他本身的天赋强大,估计修为怕是会一落千丈,三年来进步的虽然慢,却也是稳扎稳打。”安和进入无涯的时候,还只是念宗级别,这三年已经到了念王六重天,“若是我没有猜错,阿和会是我之后,第三个跨入帝级的。”最先跨入帝级的人是墨玉儿,虽然墨玉儿没有表现出帝级的气息,但是何尘知道,墨玉儿将会领先所有人。

  “真的吗?”楚运荣大喜,若是这样,自己肯定能赚上一大笔。

  何尘点头,虽然跨越三重天直接进入帝级有些风险,但这种风险对于三年稳扎稳打的安和来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且何尘还能料到,只要安和成功的将暗器之术完全融入到他的针法中,安和会直接跨入红榜前十。甚至直逼自己。

  天上的星空闪烁着的光芒忽明忽暗,月光时有时无,日升月落,昼夜交替,安和经过了三个日夜的不吃不喝,终于在三赛开始的前一刻,踏出了自己的房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