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到强大的对手是好事呀……”何尘感叹了一下,那个夏淳跟自己还是有点相似的,自己的那枚剑形念晶也一直停留在王级巅峰的状态,虽然前几天与金策交手有了一点突破的迹象,瓶颈却没有真正的松动,或许这个夏淳能助自己突破。何尘问了一下其他人的对手,发现除了安和的对手有点难度之外,剩下的几个人都可以简单快速的结束比赛。“阿和,你自己小心了。”

  “哎……没办法,只能努力上了。”安和叹了一口气。

  苍老的声音响起,“各位参赛的同学,请你们登上自己的战斗台!”专门负责学院中的校规校律的副院长魏家扬开口,“比赛将在一盏茶后开始,诸位参赛者请遵守比赛规则,一旦发现犯规现象,直接被剥夺比赛资格。”

  何尘来到自己的战斗台时,夏淳已经站在上面等着了。夏淳右手握刀,左手放在背后,一看见何尘,就两手抱拳,“夏淳!”

  “何尘!”何尘回礼。

  “我听说过你,”夏淳看尘何尘,高大的身躯投下大片的阴影,“我能感受到,你很强。”

  尘何点头,“你也很强,不是吗?”周围的战斗台上已经开始传出兵刃交接的声音,然而何尘依旧不紧不慢地说着。对面站着的夏淳也不着急,两人跟本不像是来战斗的,反而是许久不见的老友,一人一句的聊着。看台上的人也注意到了四十七号战斗台上这对不动手的奇葩。有些学生忍不住道:“那两人干嘛呢?有些速度快的已经结束了,他们怎么还在讲话!”确实,两人之间的和气在整个广场火热的战斗氛围,显得异常突兀。

  “有同学不耐烦了,咱们也开始吧!”何尘抽出绑在自己背后的佛无心,“何尘携佛无心,请赐教。”

  “夏淳,驱徒,请指点!”泛着蓝紫色光芒的墨色大刀轻轻的点在战斗台的台面上,整个台面以驱徒落下的点为中心,震裂了整个台面。

  何尘看着布满整个台面的裂痕,心中暗惊。“好刀!”何尘大呼,夏淳手中握着的驱徒,确实是何尘见过最好的一把刀,墨色的刀身,就连刀柄都是抹不开的墨色,凛冽的光芒闪烁着,就连之前见过的狂啸也比不上驱徒。驱徒的重量,起码过了万斤,甚至近于十万斤,看来夏淳的力量也是十分强大的。何尘将佛无心的剑尖点在战斗台的台面上,只见台面生生地被刺出了一个洞。

  “大善!”夏淳看到那没有尽头的深洞,就明白对方手里的那柄银色的剑根本不输自己手上的刀。两人的修为都差不的,都不想因为兵器的差别而影响两人的交手。夏淳喊完之后就直接提刀而上。驱徒的刀背朝下,从空中砍下,带着磅礴的气势,刀背变为刀锋,从半空劈下,气势也紧跟着变化,原本磅礴大气,如今却极具灵巧。

  墨刀落下的速度极快,何尘侧身一闪,刀锋紧贴着何尘的后背落下。佛无心在手掌中转了一个方向,反向刺向夏淳的喉咙。夏淳毫不示弱,身子后仰,右脚腿半步,腰部发力,驱徒横向朝着何尘扫去。何尘脚下用力,纵身跃起。双手握剑,肩臂发力,举剑过头顶,朝着夏淳的头顶直直地劈下。

  明白何尘的意图,夏淳御下刀势,右手紧握刀尾而下压,当胸一横,径自双目一闭,呼吸平稳竟似熟睡,却挡住了何尘劈下的剑。刀与剑紧紧的贴在一起,磨擦产生的火花格外的耀眼。夏淳右腿微屈,抵消了何尘下压带来的重力。紧接着,右腿迅速伸直,向前跨步,整个身子靠前,将何尘反推了出去。原地转身,以左脚为圆心,双只手抓住刀尾,呈弧状攻向何尘。

  何尘大惊,未料到夏淳有这样省力又猛烈的招式,撤退已经来不及,只能硬挡。转眼间,手中的长剑已经挥出数十朵剑花,每一朵剑花都在减弱驱徒的攻势。等到刀与剑再次相碰的时候,夏淳的刀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威势。何尘借势跳起,趁机将佛无心贴上驱徒的刀身,夏淳想再次发动攻击却惊异的发现驱徒根本没有办法摆脱佛无心。此时的驱徒就像是被一条毒蛇给缠上,没有办法脱身。无论夏淳怎样发力,犹如附骨之毒般的长剑却是不为所动。无奈之下,他双手紧握刀柄,顺势一个空翻,头下脚上的劈了下去。

  为了脱离佛无心的纠缠,夏淳这一刀可算凝聚了全身的功力,再加上从天而降的气势上先声夺人,一时间强大的压迫好似天崩地裂一般。然而何尘似乎是早就料到一般,右腿狠狠地向夏淳的腹部踢去。

  夏淳身处半空之中,没有办法抵挡,只能生生地受了这一脚,被踹倒在地上。而何尘也借力后退,躲开了墨刀的攻击。

  这一招着实漂亮,进可攻,退可守,看台上的学生都站起来为何尘这一招大声呼好。有不少学生都在大喊何尘的名字,四十七号战斗台上引起的动静太大,其他战斗台上的学生也转过头来看着何尘和夏淳。

  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自己腹部的脚印,夏淳看着已经站定的何尘,嘴角咧开笑容。没有理会其他人,只是看着何尘说,“你果然很强,修为不输我,境界不输我,甚至连兵器都跟我不相上下,我感觉你能帮我突破。”夏淳一脸兴奋的看着何尘,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种要突破的感觉了,停留在这个境界太久,夏淳都快忘记突破的畅快淋漓了。

  何尘佛无心抬起,“我也有这种感觉,来吧,看看谁先突破!”

  强者之间,最好不过惺惺相惜。

  夏淳听到何尘说他也有要突破的感觉,体内暴动的因子就更加的兴奋,驱徒刀尖对着何尘,“无论最后谁输谁赢,你这朋友,我夏淳交定了。”说完,刀光大盛。

  “你这朋友,我何尘也交定了!”佛无心剑身的光芒大涨。

  不仅是两人遇到了值得一战的对手,就连两把兵器也碰见了对手。两把兵器的身上都散出刺眼的光芒,看台上的人听不见两人的对话,无法知晓两人说了什么,只知道,黑色的光芒与白色的光芒突然之间暴涨,各自占据了战斗台的一边,就连院长布下的结界也受到了冲击。

  f更j新)最+快b#上酷匠+网

  “怎么搞得,这才第一场,就弄出这么大的动静。”看台上的人一边讨论,一边死死地盯着战斗台,生怕自己错过了什么,双眼冒着精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朽妖说:

  最近迷上了一部漫画,叫做镇魂街。我不是打广告,跟大家分享一下,一部故事情节,朽妖喜欢的不得了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