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主神,何尘一直是持着敬佩的态度,何尘心目中的主神,早已是信仰般的存在。身为一方霸主,能够在大陆面临危机的时候,不惜散尽神识,也只是为了一个生存的机会。甚至在神识消散后,仍旧用神魄的力量,为这片大陆留下最后一名真神。这等魄力,这等大无畏,是何尘心中一直敬仰的。

  军旅世家出身的何尘,从小就被教导大忠大义。尘家老祖能够为了一个诺言带领子孙后代迁居到黄沙漫漫的剑门关,尘家子弟能够为了忠义世代镇守剑门关……何尘骨子里早就被深深地刻上了‘忠义’二字。

  而如今何尘却被告知,原先自己认为大忠大义之人,不过是想借自己来成全别人。自己并不是被选定的人,只是一块可怜的垫脚石。就算主神是为了选出最合适的执棋者,但那种被自己的信仰背叛,这种痛苦,无异于撕心裂肺。

  何尘的全身都在颤抖,嘴唇也在微微发抖。哪怕是亲眼目睹尘家被灭族,哪怕是亲身经历绝命城厮杀,哪怕是被逐月狼追杀,何尘都没有这样害怕过。这已经不是单纯地害怕,更多的是寒心,是愤怒。

  亏得自己为了主神那一句‘以后大陆就给你了’就日夜不分的修炼,就费尽心思的算计。这些年来,何尘一直游走在危险的边缘,好几次都险些丧命。除了尘家的族仇,也只有主神的那一句话是他坚持下去的动力。可是如若不是波塞冬告诉自己,自己还会被骗多久,只怕是到最后,也只是死的不明不白吧。

  真是可悲啊……何尘冷笑,一口血水从口中喷出,何尘整个人都倒在了地上,一滴滴鲜血洒在何尘的前襟上,双眼无神,一滴眼泪在波塞冬看不见的时候滴落在红褐色的土地上。原本血红色的众神空间,因为何尘的异样,地面上开始泛起霜花,血色的天空也开始落下纷纷的雪花。

  波塞冬看着何尘突然倒地,“何尘,你怎么了?”反复的询问何尘,却没有得到回应。细看之下,波塞冬才发现何尘的双眼空洞,就连何尘整个人也变得透明起来。“糟了,何尘在里面呈现出的是他的神识,现在他人变得透明,那他的神识也开始混乱。这到底是怎么了,原先不还是好好的吗?”波塞冬焦急的检查着何尘的状况,在他眼里,主神已经跟何尘说过白玉棋子背后的含义,那么何尘自然也有了被吞噬的准备。而何尘也是主神选定的执棋者之一,要是何尘在他面前出事,他可就是整个神族的罪人了。

  手背上接触到的冰凉让波塞冬整个人都震了一震,多少年了,除了无尽的鲜血,自己没有接触过别的东西了。不敢相信地看着地面上凝结的冰霜,以及天空中飘落的雪花,波塞冬嘴唇开始发紫。

  众神空间受到了何尘的影响,到底是什么事情,竟然让何尘产生生无可恋的想法。

  “不行,在继续待在这里,你的神识会震荡飘散的,只能先强制送你出去了。”波塞冬双手捏住何尘的肩膀,带着何尘向血色的天空冲去,一道细微的光亮出现在波塞冬的眼前,“老子找了这么久,才找到一条裂缝,今天就用来救你小子了,真是……。”双臂发力,何尘直接被波塞冬抛入那条裂缝之中。裂缝晃动了几下,最后接合成了天空的一部分。

  “只能帮你到这里了,不知道你想到了什么,弄得自己心境大乱,连神识都动荡不安,但你可千万要挺过去啊。”波塞冬语气中的焦急也有几分是出于真心的,毕竟他被困在这片空间里已经几百年,虽说几百年对于一个神来说不过是一朝一夕,但是面对着那些已经死去的灵魂,波塞冬所经历的每刻每秒,都是煎熬。而何尘的出现,几乎让他看到了曙光。

  被强制送出众神空间的何尘,神识已经回到了何尘的身上。

  准备去上课的楼客心,推开房门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何尘单独一人盘坐在大石头上面,双目紧闭,周围的念力混乱的运转着。

  急走上前,楼客心运转自己的念力来稳住何尘周围混乱的念力。虽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这些混乱的念力显然没有被何尘吸纳。看着何尘紧闭的双目,楼客心传音给安和,“阿和,赶紧出来,阿尘出事了。”

  安和一边查探何尘体内的念力,一边帮助楼客心稳定周围的念力。“阿尘体内的念力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安和收回自己的念力。自己探查过阿尘的经脉,经脉中的念力都十分的平静,没有任何的不寻常。但是周围的念力又不可能无缘无故就混乱起来。

  酷》匠5)网}唯一正CD版Q4,其u他I都是J盗版

  “那周围的念力是为什么?会不会是神识出问题了?”

  “有可能,我看看。”安和重新将念力覆盖在何尘的身上,然后通过念力,将自己的神识引入何尘的识海。

  何尘的识海已经没有任何规则秩序可言,安和一开始震惊于何尘神识的混乱,但是等他发现何尘识海中,除了原先的那枚念晶又多出来一枚白玉棋子之后,安和就忍不住先退出了何尘的识海。

  “怎么回事?”楼客心一看到安和回过神来,立刻上前问道。

  安和的手指略微带着颤抖,“阿尘的神识已经开始消散,最可怕的不是这个,而是,他的识海中有两枚念晶。”安和伸出两个指头在楼客心面前晃了晃,整个人还没有从刚才的惊吓中回过神来。

  同安和一比,楼客心明显就显得镇定多了,即使他也没有听过有谁拥有两枚念晶的前例。原本看到何尘出现这种状况,楼客心还想请自己的导师来看看的,但是在听到何尘拥有两枚念晶之后,楼客心也不敢轻举妄动。楼客心不知道别人是怎么看待两枚念晶这件事情的,但在他看来,这绝对是惊世骇俗的。失落大陆的历史上,从来都没有人出现过两枚念晶。这对于何尘来说,绝对是一个天大的秘密。楼客心也不责怪何尘不告诉他们这件事,毕竟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客心,怎么办?”安和惊异过后,两只有重新运起念力。身为医毒世家的继承者,因为从小就被药物浸染,安和的念力中或多或少,都沾染了药材的药性。也只有安和的念力,在这个时候,能够对何尘的神识起到一丁点的稳定作用。

  “得先想办法让阿尘的念力稳定下来。”楼客心回身走回房间,取出一个花榈木的盒子,盒子打开,一枚白色透出蓝光的玉佩躺在红色的锦步上。楼客心划破自己的手指,一滴血珠从楼客心的指尖滴落在白色的玉佩上。血液很快就被玉佩吸收,楼客心运起念力,催动白色玉佩浮在空中,然后缓缓地将玉佩移到何尘的头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