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鸟丛林中掠出,向着湛蓝色的天空飞去,最后化为天边一点模糊的黑色。洁白的云朵随风四处游荡,无尽的天空之下,一面巨大的石壁直直的耸立在悬崖之上,石壁的下方就是连绵的林

  海,一片绿色由浅至深向远方蔓延。石壁的表面极为光滑,就像是直接被人给生生地劈开,红色的字迹在灰褐色的石壁上显得异常突兀,上书——无涯!

  此处,正是无涯学院的三大奇景之一,无涯壁。

  红色的字体深深的刻在石壁上,简单的两个字收放有度,既有雷霆万钧,龙威虎震之势,又不乏灵动潇洒,气韵流畅,自成天然。这两个字是当代无涯院长一时兴起而坐,当初无涯子以指

  为笔,以山石为纸,刻下无涯两字,还引动了天地规则,后来每年的新生都会被送往无涯壁面壁三年,不为其他,只为沉淀每一个学生内心的浮躁。也有不少有天赋的学生,从无涯壁上领悟

  了天地规则。

  t!看%正版+章G=节%)上{酷H匠网3{

  无涯壁的入口,一名约莫二十岁的青年看着接天的无涯壁,自言自语道:“这都两年年了,那两个小子怎么还不出来,新生又要来了,那俩不会是忘记出来了吧……”此人是无涯学院的一

  名学子,专门看守无涯壁的入口,无涯学院的新生都会在无涯壁观字一年,一年之间,都会有学生陆陆续续出来,也有部分天赋好的学生,会在里面待上一年以上的时间。但是,自从两年年

  前送了一批学生进去,最先出来的学生也是在三个月后。按照往年的惯例,一般在一个月左右就会有学生坚持不住,然后退出无涯壁。然而三年前的那批学生,似乎天赋的优秀与往届,硬是

  有七个人在里边待了一年之久,最可怕的是,还有两个现在还待在里边。

  “诶……”默默地叹了一口气,无涯学院有个规定,那就是谁带进去的新生,就必须等着那批新生全部出来才能离开。而如今守在这里的那名学子,已经守在无涯壁两年了。“等着两个小

  兔崽子出来,我非得虐他们一顿。”嘴上说得虽然狠,但心里确实十分的开心的,这种天赋,几乎可以算的上是无涯学院最顶级的天赋了。

  就在那名学子打算再睡上一觉的时候,眼睛突然撇到原本盘坐在无涯壁前的两道身影有一道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正朝着自己走来。守崖的学子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仔细的看了看

  ,好家伙,终于又一个出来了,看来自己的苦日子快到头了,以后绝对不会再接这种任务了,实在太熬人。

  取出一枚拇指长灰玉放在自己面前的一个凹槽内,一座约莫一人高的光墙出现,光芒闪过,一个身穿灰色长褂的胖子出现在那名守崖学子的面前。

  胖子双手抱拳,朝着面前的人轻鞠一躬,“多谢上官学长在此守候。”

  “不碍事。”上官泽晃了晃手,“这本来就是我分内的事情,楚学弟无需言谢。”

  灰色长褂的胖子正是两年前被楼客心绑着进无涯学院的楚运荣。

  “学弟浸淫在无涯壁上两年,想必修为心境都大有进步,不如去广场查探一下自己能在红榜上排名多少?”上官泽看不出楚运荣的修为深浅,但想着能在无涯壁前感悟两年的人,修为能够

  低到哪里去。

  楚运荣楞了一下,也没有多解释,只是微笑着朝着上官泽点了点头,一脸憨厚。

  “那我先走了,劳烦上官学长照顾一下我在里面的那个兄弟。”楚运荣回头看了看仍旧盘腿坐在无涯壁前的黑色人影,嘴角勾起一抹微笑,何尘这小子,天赋这么高,真没看出来。

  上官泽盯着黑色的人影看了一会儿,无奈地笑了笑,“这是自然。”

  距离楚运荣离开已经一年,送走今年的新生,盯着无涯壁前一动不动的黑色身影,上官泽的耐心已经被耗得差不多了,在这光秃秃的悬崖上待上三年,上官泽几乎尝试了所有解乏的方法,

  唯一值得他开心的就是自己在三年之中,修为更进一步了。

  这小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出来,老子为了守他,白白消耗了三年的大好年华啊……

  满眼都是无奈,当初怎么会认为这任务没有难度呢?真是想不通啊。上官泽郁闷的时候,没有注意到无涯壁前的人影周围渐渐地泛起银色的光芒。

  轰!

  一声巨响,惊醒了上官泽,也惊动了学院中的学子与导师。

  反应过来的上官泽看着银光冲天的景象,立刻向副院长传音:叶院长,无涯壁这边出事了,您过来看看。

  其实,不用上官泽传音,叶长天已经飞速的朝无涯壁这边赶来。一边赶来,一边朝着上官泽回音道:怎么回事?

  无涯壁这边突然乍起一道银色的光柱,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您亲自过来看看比较妥。

  叶长天眉头紧皱,无涯壁是建校以来就存在的,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院长无涯子又出去云游不在学院,叶长天只盼望无涯壁最好什么事都没有,否则还真不知道怎么交代。

  远远看着银色的光柱,叶长天的速度不自觉的加快了,转眼就落在了上官泽的旁边。到这里叶长天才发现,银色光柱的内部盘坐着一人,黑色的长发没有被银色光柱影响半分,依旧安静的

  垂在那人的背后。

  “那人是三年前进去的?这么久都没出来吗?”就算是叶长天,也不敢确信那名盘坐在无涯壁前的少年,竟然生生地看了无涯两个字三年,这心性得有多坚定才能不被两个字的意境困扰。

  上官泽点了点头,不明白叶长天这样问的缘故。

  “不必大惊小怪,看着气息,估摸是那人要突破了。”银色的光柱愈长愈大,周围的念力开始疯狂地向着光柱冲去,悬崖下面的树木被光柱带起的狂风吹得东摇西摆。

  突然,无崖壁上的红色大字光芒突盛,直直地射向光柱中间的黑色人影。

  “什么!这人竟然能够引动无涯道意助他突破!”叶长天看到射出的红色光芒也忍不住的大惊,别人不知道无涯二字所含的意境,他叶长天确实十分了解的。两个简单的字,却蕴含了无涯

  子一生所领悟的天地规则。正在突破的青年最多不过十八岁,这样年轻的年纪,怎么就能领悟无涯子一生的道意呢。

  然而眼前的事实却告诉他,人家就是拥有这等妖孽的天赋。

  “据说他们那一届中有青才榜的榜主?”

  听到叶长天问起,上官泽下意思地回答道:“确实,那个人就是榜主队伍中的一个。”

  “难怪……”两人谈话之间,无涯壁前的人影已经站起,念力之晶疯狂的吸收着周围的念力,识海慢慢地扩大。时间过去一刻钟,念力之晶终于饱和,无涯壁前的人慢慢地睁开双眼。

  轰的一声,光柱瞬间散开,红色的光芒也消散,一切都归于平静,只留下一名黑袍青年,阔步走向叶长天二人。

  黑袍青年看着自己面前的副院长,“学生何尘,见过叶院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朽妖说:

  端午快乐……看在我没有粽子吃的份上,各位土豪,给点打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