葱郁的林木从尘远的身边快速闪过,偶有叶片触碰到尘远的身子就马上消散成灰,尘远的身后有着一股比他更强大的气息,人影闪过,叶片却没有半分的动摇。“我说井泽啊,你没有必要跟我跟的这么紧吧!”尘远一边回头便人影说到,一边又提气加速。“回少宫主,月神有令,不得离开您十米之外。”人影在说话的同时加速跟上了尘远的步伐。

  “……”听到井泽的话,尘远只得在心中默默叹了一口气,这明明就是银面为了报复自己用风刺指着他脑门才请师父派井泽来“保护”自己的!说话间尘远已经看到了森林之外的海洋了,只要跨越这片海,他就能够回到剑门关,回到自己的家族了。此时的尘远获得了一年一次出岛的机会,离家一年的他正打算赶往自己心心所念的剑门关,却不知道,剑门关尘家,举族临威。

  玉门关,尘邪一个人在城墙上徘徊,一群少年迎面走来。“老大,你不用担心,我们几个刚从守天关回来,守天塔没有任何破碎的迹象,周围也没有什么可疑的人出现。”说话的是尘家大长老的嫡孙——尘灵。而他身后跟着的一男一女则是内门中的佼佼者——尘如龙,尘如凤。两人也向尘邪投去安心的目光,“恩,希望如此吧!”最后望了眼守天关的方向,那里伫立着守天塔。

  世人只知道守天塔是撑起天幕的高塔,却不知道,守天塔的真正作用是撑起玄天法阵,抵御魔族入侵的同时也切断了失落大陆与诸神大陆的联系。“神盟想要灭我全族,到底是为了什么?是守天塔还是……”尘邪心中突然一震,如果是为了守天塔,那么它到底是诸神大陆的还是魔族的?如果不是为了守天塔,那到底是为了什么?

  莫不是……似乎是想到了一些很重要的事,尘邪转头向尘家祖宅跑去,当年老祖宗离开家族前留下一把断剑,传说那把剑是祖神的武器。

  更有传说说那把剑是唯一一把可以吞噬神魄的武器,被这把剑伤到的无论是人神妖魔,伤口都没有办法痊愈,念力会从伤口流出,直至受伤者身死。如果传说不只是传说,那么神盟的目的十有八九就是为了那把断剑。这样的一把剑绝对不能落到神盟的手中,否则,不论是失落还是诸神,都会有一场不小的灾难,即便它只是一把断剑。

  69看正版章I(节2上酷d¤匠7U网bp

  与此同时,离开沧州岛的尘远正御剑飞速的前往剑门关,从他一出沧州岛,他就听到了各种关于尘家灭亡的版本,他也不断地询问,却始终得不到准确的答案。

  “井泽……你知道我想问你什么的,告诉我,剑门关,我的家族……他们现在到底怎么了?”尘远突然转过头死盯着井泽,家族危险的消息让尘远变得像一只困兽,双目中渐渐浮现的血丝,突兀的双目,使得尘远整个人都显得暴躁。

  没有回答尘远的问题,井泽直直地停在了尘远的身后,目光依旧一尘不变的看着尘远,似乎尘远提的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淡漠的眼神落在尘远的眼中却成了满不在乎,深深的伤害着尘远脆弱的内心。“我在问你话,回答我!”脚步前移,抬头一动不动地盯着井泽。两人相望许久,尘远最终低下了头,四周散发着悲哀的气息,“我真是蠢得可以了,问你和没问有什么区别,你也和我一样啊,没有办法获外知面的情况……”。

  沧州岛一年里,尘远在博识阁,点将台,织月宫三个地方不断奔波,不停地获取着一切知识和力量,让自己没有任何机会放松。原以为只要打败银面就可以回去看看分别已久的亲人,却没想到等待自己是全族要灭亡的消息。

  感受到尘远的变化,井泽慢慢地开口道:“这里距离剑门关有一定的距离,然而所有的消息都没有表明尘家已经被灭族,那么就可以说明……”话语未完,原本低着头的尘远已经冲向了剑门关的方向,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望着尘远远去的身影,井泽眉头轻皱,如果所有的消息都属实,那么身为尘家嫡系的尘远是否还能全身而退。到时候的织月宫,到时候的月神,又会处于何种境地?一切的一切都是未知的,所有的事情也在慢慢地发生与变化,这一局棋,也已经开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