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岛点将台,四处弥漫的风沙旋聚成一个一个的龙卷风,外围小型的龙卷风相互合并,呈现出更大的龙卷风,进而又吞噬周围的小龙卷风,不断的壮大自己……最后,所有的龙卷风都汇聚出一个龙卷风,裹着黄沙遮住了天空,湛蓝的天空已经变得昏暗不清,枯木荒草从沙地中被扯出,根部携带着些许的沙土。只见最后的那个龙卷风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带起的风沙也越来越多,突然之间,龙卷风的中心闪过一道人影,“嘭”地一声,龙卷风爆裂开来,尖细的石子砸在了黄沙地上,冒出一丝丝烟痕,留下了一个个坑迹。

  再将视线转回到龙卷风爆裂的那片天空时,一道模糊的人影立在那里。人影的脚下有着规律的风在流动,与四周的狂风不同,那股风显得异常的温顺。风虽然温顺却没有被狂风所影响,可以看出空中人的控风能力极强。人影右脚踏出,又一股风从其脚底生成,一步一步,落在了点将台上。

  “不错,一年之内从念徒四重不断突破,一直到现在的念者八重,除了你本身优于常人的天赋之外,你自己也付出了比别人更多的努力。”一道银色的人影从点将台上空的空间中踏出,银白色的面具遮住了来人的半张脸,没有束起的长发在空中肆意的飞扬着,“尘远,一年之期已近,今天便是你考核的日子,我这个人从来不看重所谓的等级,我看重的只有实打实的战斗力。”

  说着,御风出现在了来人的手中,“这一年的时间里,你已经熟练的掌握了御风术,并且对控水术以及引木术走了一定的涉略,今日我用御风术与你对决,你可以使用你所能够使用的所有念术,御风剑会立下风结界来保证沧州岛不收到伤害,所以你可以放开手脚。”手中的御风慢慢的上升,到了一定的高度后就停在了空中,一道细小的波纹闪过,以剑尖未起点,向四面八方笼罩。“打败我,才能赢得出岛的机会,不然你就要等下一年了!”

  尘远听完银面的话后,右手指尖出现了风的流动,整个人开始慢慢向上升起,瞬间就与银面站在了同一水平面上,指尖闪过淡黄色的光芒,“风起!”尘远轻道,念力在识海中迅速的凝聚后急速的沿着经脉从指尖冲出,以尘远为中心,周围都涌起混乱的狂风,没有任何的章法。

  银面双手负在背后,面上带着平静的笑容,在狂风中显得异常的诡异,只见银面右手抬出,手掌向下轻压,一瞬之间,狂风骤停。与此同时,尘远感到自己的念力被瞬间的压制了,很难再随意的调动,“糟糕,被压制了,”尘远迅速的运起念力,双脚下淡黄色的念力带起些许的风动,“风移!”话音刚落,尘远便消失在了原地,继而出现在银面的后方,转眼间再次消失。

  不断的闪现后又不断的消失,尘远的念力也在不断的消耗着。“木长!”话音刚落,泛黄土地上出现了一点一点的绿色,紧接着巨大的藤蔓冲天而起,朝着银面缠绕过去,藤蔓带起的风声呼呼的响着。

  银面看着尘远灵活地指挥着藤蔓向自己攻击,面上却不带半分的紧张,面如平常的躲避着藤蔓,冲天的藤蔓看似每次都极为凶险的擦着银面的衣袖而过,但控制着藤蔓的尘远却知道,藤蔓的攻击看起来很有功效,实际上却没有对银面产生任何的伤害。

  银面似乎看透了尘远的慌张,嘴角轻笑,瞬时间,所有的藤蔓都静止了,随后都纷纷掉落在了地上。

  尘远没有顾及藤蔓的破碎,反而将自己识海中的念力尽数调动,“水散!”趁着银面还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时候,尘远动用了自己识海中的控水术,银面的头顶分布着密密麻麻的水滴,尘远右手挥下,所有的水滴都从天坠落。银面轻巧的躲避着水滴,水滴砸在地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的大坑,冒出一缕一缕的轻烟。“水聚!”原本正要掉落的水滴又突然的回升,汇聚成了一个大水球,正处在水滴中心的银面也被水球群包围了。“木缠!”被银面割成碎片的藤蔓又重新长出,在水球的外面一圈圈不断地缠绕,水球外面很快就包裹了一层绿色,并且藤蔓在水球的帮助下在不断的生长,一些藤须正慢慢地伸向银面。

  “r最新d:章)节+上酷0I匠D网

  “风刺!”尘远双手展开,不断的凝聚风力,御风术在此刻已经达到了极致。一根巨大的风刺正在尘远的双手间慢慢形成。银面却在水球中应付不断生长的藤蔓,又一波地藤蔓过后,银面右手似乎是握住了一把利剑,狠狠地朝困住自己的水球劈去一道光过后,水球与藤蔓都全部掉落,猛的一抬头,银面看见一次巨大的风刺正指着自己的脑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