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了仓颉的好意,尘远心中虽仍有怀疑,却也不再反驳。看着已经被自己看完的书,尘远开口对琅嬛道:“琅老,这些书我都看完了,如果没有什么其他的书的话我就要先去点将台了。”

  }。酷1b匠√☆网'm正:《版首发

  “六日之后,再来博识阁。现在我送你去点将台!”琅嬛依旧没有转头,衣袖带起的一阵风刮向尘远。一时间,尘远只觉得自己无法掌控身体的平衡,四周的景色都开始飞速的变化。再环顾四周时,除了面前的点将台之外,就剩下身旁的一座墓碑。飞舞的黄沙刮得尘远的脸生疼,枯草杂生在了无际的黄土上,狂急的风使得尘远睁不开眼也无法前进,退到墓碑的后面,尘远才缓过一口气来。这是什么地方,用不用这么恶劣的环境啊?我站都站不稳还怎么训练……

  整个人翻身到了墓碑的前面,眯着眼睛看着墓碑上的文字。墓碑上记录的是六百年来名将的名字,一共有十八个。这些名将都是将领中的翘楚,无一不是以一敌万的高手,他们全都为了镇守边关而战死,在世人的心中他们的地位甚至超过了很多的帝王。

  正在尘远在脑中搜索者这些将军生前的事迹时,身后一股陌生的威压向他袭来,转过身看到一把大剑立在他的前方,剑尖直指着他的眉心。

  尘远运起识海的念力急速后退,然而那把大剑却不放过尘远,依旧指着他的眉心。定住自己的身子,将念力集于双手,“这年头一把破剑也这么嚣张,”双手交叉横挡在胸前,体内的念力不断的消耗着,念力之晶在识海中旋转,大剑却依旧紧逼尘远,“没办法了,只能赌上一赌了,”剑指虚抬,指尖闪过一丝光芒,“剑法九章:破——”急速划下的剑指在空中飞溅起,一道剑影迅速凝聚,“嗖”地一声冲向大剑。

  两股力量的交锋使得点将台周围风沙皆起,碰撞射出的能量将尘远退出极远。尘远撑起身子,手掌已经磨破出血了,体内的念力也是翻涌的无法平静,几个深呼吸后,尘远眯着眼紧盯着点将台周围扬起的尘土。

  猛然间,眼球骤缩,一阵刺骨的寒意从他的背后升起,“小子,你就是这样和人战斗的吗?嗯?真是狼狈啊!”大剑四周微微震荡,空间有些许的裂缝,一只苍白的手伸出握住了剑柄。只听见剑身轻吟一声,一道人影便立身于尘远的背后。未束的长发在空中飞扬,修长的身形,身披银色铠甲,银色的面具遮住了他左半边的脸。

  转过身的尘远发觉自己已经感受不到危险的气息,拍去身上的尘土,“咳咳……咳咳……,你是银面将军——霍剑!”

  “银面将军……有多少年没人这么称呼我了啊!”目光中流露出怀念的神色,霍剑转身踏上点将台,“吾名银面,点将台十八将领之一。”望向台下的尘远,霍剑嘴角轻扬,难怪老大你让我先出来,原来这孩子是剑门关的啊!剑门关尘家,十一,你都不急着出来见见你的后人吗?当年一个约定使得你们尘家全族永守在剑门关那个荒乡辟里,换了我,也会觉得愧对后人呐!

  狂风裹挟着粗砺的黄沙刮在尘远的脸上,感受到脸上的生疼,尘远用手抹了一把脸,只见指尖沾染了些许的鲜血,忍住脸上的疼痛,尘远缓慢地开口:“那个,嘶……银面将军,请问您能教授我剑术吗?”

  “剑术?这我可不怎么在行,你们尘家人不都很擅长这个的吗?怎么还用我教你!”银面蹲下身子望着台下的尘远,这小子变脸变得真快,刚才还是一副和我拼命的样子,现在就一副狗腿的样子,这小子真心姓尘吗?尘家人不都摆着一张死人脸吗!

  “本来是要学的,不过我来了沧州岛,就没有参加了!”

  “这样啊,可是我还是不擅长剑术啊,我就会御剑术,你学不学?”银面说罢,手中的剑渐渐脱离,剑指在空中微微上扬,大剑便迎空而起,剑指斜划过空中,只见大剑在空中劈过,将天空划开一道虚口。“话说,剑法剑章什么的我可不会。”看着正在出神的尘远,银面从点将台上跳下,落在了尘远的面前,“喂,小子,你到底学不学啊!”拍了拍尘远的肩膀。

  “学!当然学。”尘远将注意力移到了银面的身上,不论是剑术还是其他的法术,只要你肯教,我就一定会学!”目光中流露出的是坚毅,“我要用我的剑,守护他们!”尘远的坚决震撼到了银面,到底是怎样的人,只得一个少年如此真心相付。

  “你肯学,我自然倾囊相授,这样,你先围着点将台跑十圈。”看着尘远脸上的震惊,“你不会以为这很简单吧!寻常的念者都不可能在点将台周围站稳,更何况你只是一个念徒四重了。”飘在空中的大剑突然下落在了尘远的身后,“此剑鸣御风,这十圈就由它来监督你,偷懒的话结果会很惨哦~”话音未了,银面已经消失在尘远的眼前,只留下一把御风与尘远大眼瞪小眼。

  “我说……能尽职一点吗?还有,叫一把剑来教我是什么意思啊……”尘远看着飘在自己脑门上的剑,我去!飘下来一点是会死吗!名剑御风,乃玄天山脉段家所铸造,传说段家铸剑师为铸造御风,曾向风尊者修习御风之道,以玄天精矿为剑身,引入上古巨兽冥鹏的精魄,整个剑身看似笨拙,实际上化繁为简,轻巧无比,在失落大陆的兵器榜上排名二十七,是整个大陆最快的剑。盯着御风看了许久之后,尘远丧气的垂下头,果然,一把不熟的剑是不会理我的,我还是先靠近点将台吧。一边想着,尘远一边将自己的身子从墓碑后面移开。

  刚刚露出半个身子的尘远马上被狂风扑倒在地,右手撑地,左手掩面,吐出满嘴的黄沙后,尘远艰难地从地上爬起。一只手紧抓墓碑的边缘,将整个身子都靠在了石碑上,呼呼的风声充斥着尘远的整个耳膜,清晰的感受着砂砾划破脸时带来的刺痛。看到身后的御风在狂风之中没有任何的不稳,仔细观察下来,尘远发现御风的整个剑身会有轻微的摇动,这种摇动不像是被风吹得,更像是御风本身的表现。这么说想要靠近点将台,我就必须掌握这些狂风的规律,而不是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

  缓缓地闭上双眼,双手也慢慢地展开,尘远的身体以一种诡异的节奏摇晃着,似乎是适应了风的节奏,尘远的后背也渐渐的离开了墓碑。嘴角扬起一抹浅笑,找到了,就是这样!在适应了风的节奏之后,尘远并没有抬脚向点将台走去,而是在继续感受着风的律动,沉浸在一个玄妙的意境之中。飘浮在空中的御风发现了尘远的变化后,就不再漂浮在尘远的背后了。

  几个时辰过后,尘远缓缓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呼……没想到领悟了风的律动之后竟然能够突破!”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尘远感到自己整个人变得更轻盈了,也能抓住风的变化了。现在的尘远已经是念徒七重了。张开的双手慢慢地收拢,尘远抬起右脚迈出了第一步。“虽说领悟花费了让自己半天的时间,但也是收获不小的。现在一天快过去了,我却只能在点将台的外围缓慢地行走而不能靠近点将台,看来得再加把劲了。”

  两天后,尘远托着疲惫的身子瘫坐在点将台的台阶上,能够感受风的变化的他已经不会再被砂砾刮伤,脸上的旧伤也开始结痂。“呼……第一圈跑了一天,剩下的九圈得在三天里跑完,不容易啊!”双腿的酸痛以及胸腔的不断起伏无不提醒着尘远,这才是第一圈!夜幕下的天空,寂寞的北苍星悬挂在哪里,整个天空闪不出一丝的亮光,空气中的尘土不安的漂浮着,闷热的空气让人浮躁。“看来是要下雨了,我得抓紧。”直起身子,双手扶着腿颤抖地站起来,深呼一口气,再次出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