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追忆多伤狠

  “会说话的的念兽...”尘远的脑海中便涌出了柳依对自己说的话,便恍然大悟,“你是神级念兽——白泽。”

  “吾乃白泽,吾名玄机。汝身为人类,何故出现在吾的洞穴之中?”白泽慢悠悠地晃着它雪白的脑袋缓缓开口道。

  “额,你不是知晓万物的吗?为什么问我?”

  “难不成汝认为吾有必要为这种小事动用念力吗?”

  “……”尘远默默地咽了一口口水,神级念兽的危险程度可是高的不得了的,就算白泽不喜争斗,也不能放松能够警惕。

  不敢太过靠近玄机,尘远知得靠近洞口盘坐着,一边计算着时辰,一边时刻注意着玄机。就在这样诡异的安静之下,三天的生存之战,尘远终究是赢了。

  第三天傍晚时分,月满弦出现在尘远面前,看着尘远的身上虽有伤痕,倒也不也严重,精神力也不错,月满弦轻轻地点点了头,“不错,从现在起,你便是我月满弦的弟子。我既收你为徒,就会尽全力教导你,也希望你能不负所望!”

  “弟子尘远,拜见师尊!此后定当尽心学习念术,不敢不从。”尘远直直地跪在了地上,磕了三个响头。

  “嗯,现在你随我回去。”右手执起尘远的左手,腾空而起。“念兽白泽,多谢你照顾我的弟子!”说罢,便消失在空中。

  “月神使者吗?……”玄机懒懒地抬起眼皮望了望尘远离去的方向,又睡了过去。

  沧州岛织月宫,王座上有着一道月白的身影,手中把玩着一个记忆水晶球。下方伫立着一幼童,正仰头望着王座上的身影。

  “让你来这里,是想告诉你一些过去的事,看过之后,你的许多疑问自然也就解开了。”手中的水晶球折射出奇异的光,一道光影射出,立在尘远的面前。光幕上的画面极为血腥。繁密的森林中,一双男女相携逃亡,身后不断涌现白衣人。男子一边照顾女子,一边回头反击白衣人,挽出一个又一个剑花。

  画面上的森林变成了一座宫殿,正是尘远所在的织月宫。男子拼命地叩打宫殿的门,女子则是紧捂着自己的腹部,面色痛苦。白衣人很快就包围了整座宫殿。片刻,宫殿中传出一阵琴音,原本阳光大照的画面霎时间陷入了黑暗,一轮弯月升上中空,取缔了太阳的位置。一月白衣衫的女子双手抱琴,自宫殿顶部缓步而下,洒下了满地的月华。落地后,女子看了看昏倒在地上的女子与身负重伤的男子,开口道:“你就这么认定我会帮你。”画面中的男子眼中闪过愧疚与决绝,“求你...救救未央!”抱琴女子听后,身体一震,“好啊,我救……我救。”说罢,昏倒女子身边乍现出七人,将女子送去宫殿,“他们七人会以星宿之力救她的,这下你可安心?”听了女子的话,男子低头说了声多谢,便扶门进入宫殿之中。

  抱琴女子汕笑,“终究是这样。”双手转换,席地而坐,置琴于膝上,抬手抚琴,一曲乍泻而出,白衣人皆面露惧色。“我知道单是你们这些废物是不可能伤他至此的,你是自己出来还是这些废物都死绝了再出来?”女子肃杀的声音传入白衣人耳中,白衣人顿时倒地不起,身体也逐渐化为虚无。

  虚无之中闪现一道人影,白衣似雪,恰如君子美玉。白衣公子凝视着正在抚琴的女子,“阿满还是这样狠心哪……”

  “说到狠心,世上怕是无人比得过你陌上公子莫无双了吧。当初带人追杀我三千里的人是你吧?杀我不成便毁我念力之晶的也是你吧?毁我念力之晶后又将我送入失落大陆的还是你吧?...和你一比,我哪里狠心了!”

  “阿满你别记仇啦,你的伤不是早就好了呀!修为也没有下降啊,你就...”

  “闭嘴!”月满弦将琴置阶前,起身站立,“这次,不会让你得逞的。”莫无双听罢月满弦的话,眼中露出不舍,“阿满,你打不过我的。”

  “是吗?那同归于尽如何?”信步走下台阶,月满弦平静地与莫无双对视。看着女子眼中的必死的坚毅,莫无双身体一震,自己原来已经让她狠的这么深了啊。

  第四章“这两人我护定了,至于你,回到你原来的地方去。”话罢,月满弦转身走入宫殿之中。望着合上的大门,莫无双嘴角微扬,“阿满,你当真以为来到这里的只有我一个人吗?我本以为你不愿见她的,如今,却是你逼我的!”

  “月满歌,不出来见见你的阿姊吗?”莫无双抬头朝空中一笑,霎时间,夜色更浓,一弯血月自地平线升起,悬于中空,与一弯洁月相对。心急赶回的月满弦停住了脚步,仰头望着那弯血月,浑身颤抖,飞身而出。只见一女子,血色罗裙,乌发尽散,手持一血玉笛,笑靥如花。“阿姊,许久不见,你可安好?”

  “你是……满歌!”月满弦不断地靠近血衣女子。“你不是……不是……”

  “阿姊,我是死了,不过大长老用神愈术把我救活了。”月满歌急步走向月满弦,忽然,一道剑光闪出,月满歌手持血玉笛抵挡后依旧被震退,尘土过后,唯见尘问心手持无心剑护在月满弦身前:“阿满,你疯了吗?你看清楚,那是歌儿吗!歌儿早死了,为了救我而死的!”

  “你闭嘴!不要跟我重复歌儿当年的死因,我面前的人不是歌儿却强占了歌儿的身体,我要让她把歌儿还给我!”月满弦右手伸出,月神琴便出现在她手中,“你是自己脱离歌儿的身体,还是我帮你!”月满弦盘坐在地上,右手撩琴。弧形的音刃自琴弦而出,她背后的弯月渐圆,月华更浓。月满歌飞身而起,浮立于半空。将血玉笛放在嘴边,手指移动间两波音刃相遇于空,碰撞,四周的古木都被震得落叶纷纷,枝干晃动,烟尘漫起。第一次交手未分胜负,月满弦双手上下翻复,口中吟唱:“伯也执殳,为王前驱。”,琴上月华凝聚,化而为殳,直射向月满歌。

  C酷匠'8网pT首!j发

  月满歌不慌,反而挺身而立,血玉笛消失在她手中。双手背负,巧笑嫣然,“阿姊,你不会伤害歌儿的吧!”月满弦听后一震,琴风一转,瞬间弦月转为满月,翻手竖琴,无数音刃飞泄而出,破了自己的前波攻击。音刃相交,尘砾漫天。“咳咳...”月满弦脸色苍白,十指渗血“卑鄙!”

  “我就知道阿姊舍不得伤我,”月满歌踏空下降,“阿姊,我们不打了,可好?”

  “你想如何?”目光凝视着女子的一举一动,她知道,尘问心和何未央,她怕是只护得了一人了。“无双说,阿姊明白的,他叫阿姊自己选。”抬头望着那轮洁白的满月,月满歌眼眸中闪过些许的疑惑和迷茫,继而又转瞬不见。“我若是要护下这二人,你以为你们能带走他们吗?”转头看向尘问心,“问心,此次怕是九死一生,不过你放心,我既然答应帮你,就不会食言!”说罢,双手微摊,“圣洁的月神啊!吾为传承之人,愿以吾之血肉,重现神—”吟唱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戛然而止。尘问心捂住了月满弦的嘴巴,“阿满,你疯了吗?月神重现,你就会死的。”原本硕大的圆月逐渐的淡化,满地的月华渐渐暗淡,夜色却仍旧浓厚,中空的血月似乎是吞噬了先前的圆月,力量更盛。

  织月宫在一层血色的笼罩下,显得妖丽华贵。宫殿上方突然闪现七道星光,围成朱雀的形状。星光大盛之后,一声孩啼划破夜空,无边的夜幕消散了,突然涌现的光芒让所有人都睁不开眼。“不好!”尘问心大叫一声后便冲入宫殿,没多久,宫殿之中便传出阵阵打斗声。片刻后,莫无双一人怀抱一女子走出宫殿。女子形容憔悴,正是刚刚产下幼子的何未央。

  月满弦挡在了莫无双身前,“放开她!”莫无双汕笑,“阿满,你还真是固执啊。不过,你不去看看尘问心还有七子吗?他们可是不怎么好哦……”说罢,便从月满弦身边走过,与月满歌隐入虚无。月满弦进入宫殿后,检查了几人的伤势。只见尘问心已陷入半死之状,念力之晶也被捏碎,身上也负有重伤。再看七子,略微比尘问心好点,不过也都陷入了昏迷,唯有井泽还清醒着,“尊者...咳咳.....孩子,我们将他...送往...了...须臾台……”语未毕,便昏倒在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