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楔子

  中兴三年,一月,北方突降暴风雪,三日不停,雪没脚踝,狂风呼啸,乱舞。

  一山洞坐一人,奋笔疾书。

  狂风呼号,白雪乱舞。

  见其者面色苍白,微微咳嗽,五指肿胀。

  紧握毛笔,蘸墨。

  止住握住笔手的抖动,下笔书写。

  “中兴三年,一月,祁城北。”

  “暴雪,伴有狂风。实乃罕见。”

  叹了口气,又蘸了些墨水。

  “今有楚佑,于此书写。”

  “吾不逢天时,恐难逃一死。但有一事望到此之人相互转告。”

  酷d匠,U网唯#Q一v正#《版…y,!其他'☆都是*盗*m版

  “吾妻,许氏。甄城人士,万望善待。”

  “金银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尽数存于山洞之中。可尽取走,只望善待吾妻。”

  “善待吾妻,吾当万分感谢。”

  “善待,善待。”

  “吾亏她一生矣。”

  写着写着,温热的泪水流了下来,在这寒风呼啸的天气里,难得的一种有热度的东西。

  闭上眼睛,凭着感觉蘸了墨。

  再睁开眼睛。

  拿出仅剩的最后一张纸。

  落笔。

  “昔日,家徒四壁,你未弃我。昔日,我荣华享尽,你空余一声悲叹。再昔日,我落魄至极,你依与我相依为命。你说:‘一日妻,一世妻。’如今,吾之将死。这一世,我亏与你太多了。愿有来世,当牛做马。万死不辞。”

  长处一口气,又蘸了些墨水。

  写了一句:“请带给我的妻子。”

  眼睛忽的睁大了,握住笔的手剧烈的颤抖起来,急促的呼吸,两行泪水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用笔颤抖的划掉了“我的妻子”四个字。

  咬着嘴唇,仿佛用尽全身气力,写下来了四个字,手颤抖的不成样子,歪歪扭扭字体却蕴含着巨大的力量,令人心碎。

  “我的遗孀。”

  笔忽然从他的那冻的溃烂的五根手指中滑下来,“啪嗒。”一声落在地上。

  许久,从山洞里走出一个人。跌跌撞撞的向暴风雪深处走去。

  不一会儿,人已不见,呼呼的风声掩盖住了所有的声音,乱舞的雪花遮住了视线。

  只余一个个通向远方的脚印证明刚才的确是有人活动过。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六日风雪,昼夜不停。

  第七日,雪还未化,厚厚的积雪已经没过人的膝盖。

  两人狼狈的走到了这座山前,大腿中部往下已经全部湿透,一人牙齿打颤,哆哆嗦嗦的说着。

  “邱兄,这恐怕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雪了。不如我们再等一天罢。”

  邱云吃力的把腿拔出来,又向前一步,“我是一刻也不想停留,我想,我的心情你是知道的。”

  “唉,罢了,罢了。”学着邱云的样子拔出腿,见整条腿没有半点颜色,苍白一片。叹口气,又拔出另外一条腿,一步一步的挪动着。

  遥看两人,艰难的向前挪动着。与其说是走,倒不如说是正艰难的摆脱这如同沼泽一般的雪原。

  百余步,邱云回首,身后坑坑洼洼一直延绵到视线尽头。再看眼前,一片雪白,除此以外,再无其他。

  思考良久,怅然叹息一声,“罢了,罢了。”

  转身,沿着来时的坑洼,返身回去。

  身后的人,一声不吭的跟在他的身后。

  回返,两人逐渐消失在尽头。

  后有,二月,雪化,邱云之弟上山,寻得两张湿透了的纸,依稀能辨认出字迹。

  寻尸,未果。

  带其纸下山观之,落泪神伤,久久而心不静。

  修书一封,告知楚佑之妻其死讯。附有手抄楚佑遗信一封,一同送之。

  三月,许氏自杀,留句:与君历遍沧海巫山,看尽洞庭风雨,如今时常惊醒涕泪满衫。

  四月,邱云惊闻此事,久久不语,长叹,“孑影无人伴,问君在何方?我自寻君去,来世自相伴。”

  “邱兄,这两人之情,实在是让我等,涕泪满裳。”那天跟在邱云身后的人眼中隐隐有泪光,语气颇有些佩服之色。

  “唉,走吧,走吧。”邱云快步走进了家门。

  十一月,甄城初雪,满城雪白。传闻,似有人看到了雪狐出没,通身雪白。

  十二月,东海住民传闻见一白龙,观之者言曹子建的“宛若游龙。”诚不欺我。

  次年三月,天气回暖,楚佑遗留在这世上的房子中开满了姹紫嫣红的花儿,只是如今看来,却只剩下无尽的......哀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机智如吾 说:

抱歉,文笔差点,望见谅。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