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U匠《“网首~.发*U

  呼呼呼几天之后...躺在病床上的泽稀虚弱的睁开了双眼,他感到自己的眼前白茫茫的一片,输氧机的声音在泽稀的耳旁,滴滴的响着...‘我这是在做梦吗?’泽稀发白的嘴唇在微微的抽动着,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明白了这是一家医院,心里也明白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他想挪动一下自己的胳膊,啊,疼痛又在一次在自己的身上散发了出来,架子上挂的点滴,正争分夺秒的往着泽稀的体内赛跑着,他咬咬牙齿,用着另一只手,拿掉了放在自己脸部的输氧器,果然,输氧气还是没有真实的呼吸新鲜空气来的舒服,泽稀看了看照耀在窗户上的阳光和几只正在进食的小鸟,惬意的笑了笑,‘也只有这样,才能感觉到这个世界温柔的一面吧’泽稀闭上了双眼正享受着这经历过痛苦才的来的片刻安宁,嘎吱...自己病房的门,被人推开了,泽稀睁开眼睛,却看到了让自己难过又懊悔的面孔,几滴眼泪瞬间止不住的在自己眼角边流了出来,妈妈...对不起。高泽稀的母亲,高媛,自从泽稀从小,就一个人含辛茹苦的将泽稀从一个不懂事的孩子,拉扯到上了大学,此刻看见了自己的孩子变成了这幅模样自己也忍不住的哭了起来,高母用手紧握住泽稀的手,声音之中掩不住嘶哑,显然是这几天熬夜的原因,‘泽稀我的好儿子,我给你做了你喜欢吃的南瓜饼,等会让妈妈喂你吃一点吧,你一定要争口气,赶紧给妈妈好起来,听话啊’还没说完高母的眼泪又一次止不住的往下流着,泽稀用力抬起胳膊抹掉了母亲眼角的泪,带着哭腔说道‘妈,别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母亲走后不久,一个急匆匆的身影又来到了泽稀的面前,‘唉,想放个松都这么难’‘怎么样了,好受些了吗?你这个样子担心死我了’余娇娇的眼神之中透露着对泽稀的关怀,‘还凑合吧,那天的事情可真是谢谢了,要是没你...’说什么呢大笨蛋,余娇娇不满的轻骂了一句,倒是你,怎么惹上那些混混了,你可要注意点,我觉得他们不会那么容易就放过你的。‘恩,我也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人’‘碰碰’门外响起了敲门的声音,‘请进’泽稀看到的这个人,已经是让自己在熟悉不过的了,‘西卜’你怎么来了?‘哦?,我来给我们受伤的同志带来慰问,话说你的身体怎么样了,我已经知道是哪些人打的你了,你放心,他们打的你我一定会以十倍百倍的还回去,你现在只要好好养伤就可以了。西卜,你知道我想要的不是这个,在我受到伤害的时候,你总是第一个冲上前,保护我,所以我一直告诉自己,我已经不能在懦弱下去了,我想要像西卜你保护我那样,保护你,我要和你一起面对这一切好吗?泽稀用着坚定的眼神与西卜对视着,想起泽稀刚刚的一番话,西卜呆呆的傻楞在原地,犹豫了许久才慢慢的张开嘴巴回答到,‘既然面对死亡你也不会害怕吗?’‘只要能与你并肩,不论是什么大风大浪我都不会畏惧’‘好,西卜面对泽稀坚定的回答自己走向前握住了泽稀的手‘共同面对...’余娇娇面对他们两人那些乱七八糟的海誓山盟脸上显露出无奈与茫然,‘要我说,我还在一边呢,你们都在说些什么呢?’西卜自从刚刚进来后注意力全部放在了泽稀的身上,就连一个大活人站在一边都没有注意到,你是?泽稀立刻回答到,‘是我在餐馆,认识的一个好朋友,这一次也是多亏了她’‘泽稀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叫别西卜,你好’娇娇仿佛对刚才的不礼貌感到生气,粗略的回答到‘余娇娇’泽稀看着这尴尬的气氛,试着扯开话题,西卜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就是跟同学打听到了。你好好养伤,等你出院我带你大吃一顿,别忘了,我们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说完西卜一脸严肃看了看泽稀,话说来之前我想帮你付医药费的,可是医院却说你住院之前药费都被付完了,这是怎么一回事?泽稀也是很莫名其妙,谁会闲着没事干帮别人付账单呢?余娇娇在一旁插起了话,‘我的叔叔是这个医院的院长,所以医药费你不必担心’...泽稀听后很是感动,没想到只是见过几面的余娇娇不但在危难的时候帮助了自己,而且人还这么豪爽,自己满意的点了点头,‘那可真是谢谢你了’‘多大点事’‘泽稀还需要多多休息,我们俩还是先走吧’西卜附和倒‘也好’两人互相达成了共识便说了几句安慰的话,就离开了。泽稀躺在病床上,看着他们的背影,想着这所有的一切一切,这是他曾经想过却得不到的,想起母亲对自己的关心和爱护,西卜的仗义豪爽,还有余娇娇的温柔重视的感情,他觉得自己曾经面对的痛苦真的不算什么,想起这些,他欣慰的笑了笑,他也开始被人重视,被人关心,‘生活在这样的环境真的很幸福,希望一辈子都是这样...’躺在床上的泽稀默默的向着上天祈祷着,他真的很在乎这一切。他缓缓的闭上眼睛,昏睡了过去,又是那个相同的梦境,是那样的熟悉,他跟女孩儿奔跑在种满花海的草原上,依然是看不清楚少女的面庞,泽稀紧紧的跟在后面,试图用全力将自己的声音大喊出来,‘你是谁,我在哪里?’可少女似乎并没有听到泽稀的声音,仍旧是开心的向前奔跑着,粉色的蕾丝边裙儿,随着风,仿佛与花海融为了一体,看着少女美丽的背影,泽稀也跟着她,欢快的奔跑着,可突然这世界这天空变的黑暗,少女停止了脚步,站在原地,转身看向了后面的泽稀,他们两人相互面对着,少女的身后不知怎么突然,列出了一个深深的悬崖,岸底下传出了猛兽的吼叫,突然,少女的嘴角露出轻笑,纵身一跃坠了下去,‘不’,泽稀大声喊叫着疯狂的向前跑去,试图去拉住她,可这一切都只是徒劳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