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后的几天一直都是风平浪静,高泽稀已经好几天没有看见李友的影子了,听一些学生说是请了病假,泽稀这才放松了心,‘最好是永远都别来了’泽稀在心里暗暗的咒骂道‘混蛋’...他看看了一旁睡着大觉西卜顿时无语,真亏你放的下心来,但泽稀也没好打扰他,趁着午休下课想就去给西卜买一点零食和饮料,走出了校门口,找了找附近的一家便利店,就开始到处逛了,可没多久泽稀就感觉到自己的背后一阵发凉,他偷偷的向后看了看,却看到几个头发染着各种颜色的人正在紧紧的盯着他,泽稀一看就他们就知道是经常在街头混的人,他们似乎没有察觉到泽稀已经发现了他们,仍旧是紧紧的跟着,泽稀紧张了,他的脑海里唯一想到的人就是前几天被西卜收拾的李友,泽稀随手拿了几瓶可乐和薯片就匆匆结账打包飞快的向着学校走去,泽稀又看了看自己的背后,以为对方没有在跟着自己,叹了一口大气,唉,真是够倒霉的,居然碰到这样一伙人...泽稀扭开可乐,刚没喝两口,突然就有一个巴掌飞到了自己的脸上,泽稀显然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乎晕了,一瞬间天玄地转,疼痛在自己的右脸上,火辣辣的灼着,紧接着,就是一脚踹向了泽稀的肚子,躺在水泥地上的泽稀显然是被这几次突然遭遇的袭击打的不知所措,可乐被踹翻在地上,流到了泽稀的耳边,在阳光的照耀下与自己嘴角上的血液显得同色,泽稀用力睁开了眼睛,看了对方,果然就是在便利店跟着自己的那一群人,紧接着一个手臂上刺着老虎纹身,染着蓝色头发的人发话了,‘坤哥’这小子就是跟那别西卜一伙的,你看现在该怎么办?,那个叫坤哥的男人,手臂上纹着一条青色的龙,手里拿着钢管,一个劳改犯的发型,看起来就不像是什么善类,‘坤哥’用力的吸了口香烟,用着凶狠的口气向着身边的几个小弟叫着,给我使劲打,一伙人冲上去把泽稀围在地上,对着他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足足好几分钟,躺在地上的泽稀,才发现人生的第一次,会与死亡和痛苦离的这么近,‘坤哥’一伙人停下了手,也许是看见了被殴打的泽稀一脸虚弱的样子,就这样,那个叫‘坤哥’的人还止不住的往泽稀的脸上吐了一口吐沫,呸,废物,你给老子看着,这就是你惹到老子的下场,你被以为这就完事了,我们之间还早呢,你给我警告那个叫别西卜的小子,这几天我们也会拜访他的,哈哈哈哈。一旁坤哥的几个小弟又接着给了泽稀几脚,染着蓝毛的混混还点着了一根香烟送到坤哥的面前,老大别为这些垃圾生气,消消气消消气哈,一旁目睹了全程的学生也并不少,一个个却是冷眼观看着这一切,还有的偷笑着拿着手机拍着这滑稽一幕,几个跟泽稀同班男生看到了,更是敢怒不敢言,只好安安静静的看着躺在地上的高泽稀,站在泽稀面前的坤哥似乎也在担心什么,对着围观的人,大骂了一声,都在看什么,都给老子滚,人群这才慢慢散去,泽稀躺在地上,脸上和身上都被打的青的发紫,血液和汗水都溢了出来,泽稀虚弱的吸着那仅有的一点新鲜空气,这时候在人群之中想起了一个高音的女声,‘有人报警了’该死的,真j8倒了霉,王坤吐掉了嘴里的香烟,对着躺在地上的泽稀又踢了一脚‘小子,今天算你运气好,我们还没完呢’刚说完王坤一伙人就慌忙的逃离了现场,地上的泽稀浑身是又疼又热,全身上下没了知觉,眼睛也只是勉强的睁开,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个女孩,越来越近,没错,的确是她,泽稀在心里想到了她,余娇娇,泽稀你坚持下,我这就打120你一定要坚持住啊,余娇娇的双眼红肿着,像是快要哭了出来,她似乎也被这一幕吓到了,自己更没想到几天前好好的高泽稀,现在居然是这幅模样,她也慌了神,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就用自己的身躯帮着受伤高泽稀遮着阴凉,泽稀的一些同学看见了这些,都纷纷去买矿泉水和毛巾帮着泽稀敷着伤口,没过多久,救护车才来到了这里,余娇娇这才松下了一口气,内心仍旧是惦记着泽稀的情况。

  酷{匠V网!J永Z久免费…看?+小(。说

  另一边早早就醒来的别西卜看不见高泽稀的身影顿时的急了眉头,到处像班里的同学打听泽稀的去向,走到操场上,看见了一群外班的男生正在纷纷的议论刚才的情况,西卜就的向前询问,‘我说这位同学,聊什么呢这么热乎?’‘你还不知道呢?刚才有个班的学生被学校外边的一群混混在学校附近的便利店那边给围了,打的可惨了,都说是差点断了气,我可是拼了命才把这照片拍了下来,诺,给你看看。’别西卜看了看手机上的照片就连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泽...稀’顿时愤怒与仇恨涌上了西卜的脑袋,他一把抓住对方的领口,用着仿佛是来自于地狱的生意问道,谁..是谁干的,那个学生显然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懵了,吞吞吐吐的回答着,我也不知道,我就是个看戏的,我就一张他们的照片...西卜看了看照片上的人,没错就是前一阵被自己打的王坤一伙人,西卜的脸上布满的青筋,他握紧了自己那铁一样的拳头,咬着牙,向着学校外面走去。

  泽稀做了一个很长久梦,梦里的他穿的是那么帅气手中,捧着妖艳的鲜花,他的面前正站着一个美丽的姑娘,身上散发着熟悉又好闻的香气,泽稀看不见那个女孩子的脸,只是觉得是那么熟悉,那么近,可是他怎么也开心不起来,突然,女孩向着泽稀跑了过来伸出双手想要紧紧抱住泽稀一样,可是泽稀的身体却不受自己的控制,手中的鲜花,不知道怎么变成了一把锋利的刀刃,像着女孩儿刺去,鲜血染红了女孩是裙边,她整个人倒在了泽稀的怀里,女孩并没有觉得痛苦,却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用手温柔的抚摸着泽稀的脸庞,‘没错,就是这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