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论你是不是一个合格的无神论言者我还是一样会问你:‘你相信世间存在魔鬼吗?’或许我一直认为它的存在,可能它无法活在阳光下,可能他无法接近人类的生活,可黑夜却是它所支配的另一个世界,猛兽躲藏在黑暗中,一双双血红的眼睛,紧紧的注视你的身后,它在等待,等待机会。一瞬间它从角落里冲出来,跳向你,张开巨口咬向你的头颅,很快,一切安静了下来,只剩下咀嚼骨头的声音,紧接着它伸出了舌头,贪婪的向着那一滩血河舔去,它的嘴角浮起了微笑,像是品尝到了能与圣经中亚当所享用的禁果一样奢华昂贵的美食,它加快的了咀嚼的速度,大口大口的享用着这只剩下半身的肉体,无法控制自己让它停下来,每一口都在品味着,它用力的撕咬着,咀嚼,更快的,更快的,真是回味,反复,反复,反复...只是一具肉体并不让它满足,它不满的看向死沉的天,咆哮起来。

  &%酷"匠{b网正;R版首v发v3

  啊,随着突然的惊叫声一个少年从睡梦中惊醒,他依靠在床头,冷汗已经打湿了衬衫的背脊,‘真是恶心,又是相同的噩梦。’他用手揉了揉乌黑的密发,叹着大气,下意识的从枕头下摸出自己勤工俭学买来的‘VO’手机。就匆匆从床上爬了起来。‘高泽稀’一个普通大学的二年级学生,从小就失去了父亲,只是偶尔听见母亲说过是因为车祸,记得小时候当孩子们嘲笑泽稀是个‘野孩子’的时候,泽稀总会毫不犹豫的抡起拳头,当被告知情况的母亲知道以后总会大哭着紧紧抱着泽稀会告诉他,一定要坚强的面对一切。

  经过熟悉又漫长的直行车之旅高泽稀来到了自己的学校,他可是这个大二4班的‘名人’几个顶着大眼睛框架的女生看到了高泽稀下意识的躲避了过去,泽稀无奈的摇了摇头,走进教室刚坐下,就有痞子模样的几个学生走了过来。哟,大泽稀,我们优秀的三好班长?泽稀并没有多理会他们,因为在这个学校人人都知道他们都是一些富家官场子弟,花了高价钱被送到了学校,每天只是剩下玩乐泡妞,他们的那些‘手段’也是许多学生尽知的老师和校长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没人敢去招惹他们。喂,臭小子跟你说话你没听到吗?说着黄毛李友拿了一瓶矿泉水浇在了泽稀的头顶上并用手拽着泽稀的领口,班级里那些坐在后排的人都装作没看见一样‘会不会太过分了’一个轻轻的女声在李友的背后响起显的是那么无力,李友不屑的向后看了一眼嚣张的反问到‘既然这么想出头的话,那就你来试试’?女生害怕的摇了摇头,便老老实实的回到了位置上,这时候吵乱班里不知道谁喊了一声‘老师来了’李友这才放开了泽稀,切,臭小子,你别给我得意,我们之间还没完呢,说着又给了泽稀一巴掌,才离开,泽稀笑了笑,想起了母亲的常常对他说的那些话,吞了下口水,可能因为不是第一次了,泽稀已经习惯了忍受,所以并没用在意这些,当老师走进了班里,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如同落汤鸡一样泽稀,‘我说高泽稀啊’你都多大的人了?穿个衣服都要人教你难道?要不是成绩不错还是个班长我早就让你滚出去了,下次在给我这个样子就给我考虑要不要进来上课了。教室内一阵哄笑。黄毛李友正朝着泽稀比着中指。‘好了’‘好了'都给我安静下来,开始上课。

  几个小时的课程过的很快,到了午休的吃饭时间,学校有专配的食堂,校方的规定是留校学生可以在食堂吃饭,可比较有钱的学生总会选择几个人一起下馆子,或是回家,学校的食堂对泽稀来说无疑不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不但可以省下很多开支,而且对于一个普通的学生来说,这里的菜系是在完美不过的了,泽稀早早的就来到了食堂手里端着打好的饭菜,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座了下来,他用手托着沉重的腮帮,看了看手机,心里嘟囔着‘反正下午没什么正课,吃完饭,我还是去餐馆兼职吧’兼职,对泽稀来说是自己唯一的经济来源,不管是自己的学费,或是饭卡,或是想要的一切,他从不向母亲伸手,一来是因为自己的家庭条件不会于许,二是自己没法对从小把自己含辛茹苦拉扯到大的母亲张口。更不想让母亲担心、一想到有个不愿让自己受苦又温柔母亲泽稀欣慰的笑了笑,小声的对自己说‘穷一点,也挺好的啊’刚咽下几口米饭,一个让泽稀熟悉又恶心的身影在一次出现了,‘哟、班长?可真的是好巧啊,你在吃饭啊,看看这吃的什么啊,跟蛆虫一样,让我想吐’接着用手肘故意向前推翻了饭盒,米饭和菜汤全部打翻在了泽稀衣裤子上,泽稀恼怒了对着李友呼喊到:你知道一顿饭对我这种学生来说意味着什么吗?你这个混蛋泽稀刚想呼出左拳却被李友一脚踹翻在地上,泽稀扶持着一旁的板凳看着李友‘哦好难堪哦,班长你看看我多不小心,我可不是存心的哦,你这顿饭,多少钱我请了,不过那要等我们几个兄弟去吃完大餐回来以后了。哈哈哈哈。说罢李友用手拨了拨黄色的长发带着另外几个‘小弟’扬长而去。泽稀愤恨的咬住嘴唇,可又无能为力,自己不过是个连普通家庭都不如的穷小子,怎么跟他们比,更不用说怎么跟他们反抗?,泽稀用袖子擦干了眼角的几滴眼泪。周围又有许多目睹着这场好戏的人用着滑稽好笑的眼神看着泽稀‘真糗啊’‘哈哈真是活该’泽稀一人瘫坐在地上,嘴唇上流淌着因为咬破皮而溢出的几滴鲜血。血液与唾液融化在了一起却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感受,泽稀看着大理石铺天花板。自嘲的对自己笑了笑‘哼’我真没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