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一只鸡

  薛安平的确是误会木谷鸟了,因为对于木谷鸟这样修炼了千年的灵鸟来说,这样的疼痛的确是不够级别如同挠痒痒一样的存在,只是木谷鸟实在是低估了薛安平的承受能力。「可*乐*言*情*首*发(www.klxsw.com)」忘了薛安平和它所在的修真界小孩儿是不一样的。不说她以前从来没有修炼过,就是心性也怎么都不可能比得上自小就与各种初级灵兽混在一起厮杀时不时都会在身上挂点彩还能咬牙坚持下来继续厮杀的的修真小孩儿坚强。因此它眼中小小的疼痛放在薛安平这里简直就是惨绝人寰的酷刑了。

  因此不过片刻,木谷鸟眼中绝代天骄的修炼天才就已经幽幽转醒。

  然后在它巴巴的眼神中吐出让它目瞪口呆的话:“木易,我不要冲撞什么经脉了,还是等到出了医院再找洗灵丹吃了吧。”这么苦,她才受不了。简直就是活生生的在没有上麻药的情况下被割了一刀的感觉啊。她又没有受虐倾向。

  “为什么?”木谷鸟显然理解不了。

  薛安平呲起牙讨好的看着它:“哎吆你都说了洗灵丹可以轻易地帮我洗通经脉,那我就不用那么费力气又费时间的去做些无用功了嘛。”

  “真人说修真不能想着走捷径,还要吃得下苦。”木谷鸟挑着眼睛,它已经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了。

  “我没有走捷径啊。”薛安平呲起牙笑:“我只是觉得与其将我辛辛苦苦好不容易才引进丹田的真气用来冲撞经脉,还不如多聚集一些灵气早点达到什么筑基期,这样就可以解开里面的第一层禁制,嘿嘿那到时候木易你也可以吃那个什么草增加修为了啊。”薛安平狡黠的说,她知道木谷鸟似乎对老头儿嘴里的那个什么草很是在意,之前不想留下都因为这个草答应下来,那么她现在用这个草贿赂之,应该会很有用的吧?

  果然听她这么说,木谷鸟蓝色的小眼睛一亮,忙不迭儿的点头:“嗯嗯嗯,你只要负责好好修炼就可以了,以你现在修炼的速度我想应该会很快达到筑基期的吧?到时候本木易就可以随便享受我的徐竹草而且随时都不用担心会吃完了。”木谷鸟眼睛里亮晶晶一片满是贪婪的神色,不过放在一个小巧又可爱的鸟儿身上如论如同都让人讨厌不起来,最多也就是个忍俊不禁。

  薛安平捂嘴偷偷一笑:“那我现在要不要再去修炼府邸修炼真气去?”

  原以为木谷鸟会欢喜的让她赶紧去,哪里想到木谷鸟摇摇脑袋:“你妈妈快进来了,等哄她走了再说吧。你修炼的时候把握不好,一不小心在外人看来就是个已经断气的状态,让人看见还不吓死?每次断了气都安然无恙的醒来,在你们这个世界估计是要被这些医生当小白鼠抓起来研究的。”

  ,看正!z版章S节上酷.匠网|

  薛安平疑惑地看着它:“木易,这些事情我都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呀?”

  木谷鸟高傲的抬了抬鸟头:“因为本木易是千年灵鸟呀?这些个事儿算什么呀,一个神识扫过去就能将一个人知道的全复印一份过来。”

  “哇——这么厉害呀”薛安平眼里满满的艳羡。

  木谷鸟不以为然:“等你修练成功筑基,也可以将自己的神识放进别人的脑袋里,可以随时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当然这也只是局限于你的世界,因为你的这个世界是基本没有修真者存在的,但到了我们那个修真世界,除非是比你弱的修真者或者完完全全的普通人,否则一旦将神识放进比你强的那些人脑海里试探就有被吞噬的可怕后果。”

  “你们修真世界的人都很强吗?”薛安平突然有些想去木易所说的那个修真世界。

  “也不是,我们那个华宇大陆呢一共被分为三个支派,一个是修真支派,占了华宇大陆的五分之三,那里的修真者群云集聚,修真世家不分等级也足有过百家,要知道每一个修真世家即使是最低级的也至少要有一个十分厉害的高手坐镇,余下修真的更是数不甚数,其中最为低级的也必须要达到筑基期以上。就更不用说大一些规模的修真世家,连上仙也是出过好几个的,旗下修真至少金丹级别。而修真者几乎占了华宇大陆将近五十六亿人。你现在听到这些似乎不觉得什么,但你要知道,另外两个支派为人界支派仅占剩余的四十几亿人,以南占地的魔灵支派仅占十几万。所以华宇大陆可以称得上修真世界的大陆了。”

  薛安平果真配合的被惊得目瞪口呆,半晌才问:“那,木易你是魔灵那样的吗?”木易是只鸟,它既不是人类,更算不上修真者,那么它就是魔灵了?

  “我不知道。”木谷鸟摇了摇头,蓝色的眼睛里难得漫上一丝苦涩和疑惑:“我是小时候在魔灵支派那边被真人捡到的,真人说在魔灵支派里根本就没有见过我这样的灵兽,我也找不到自己的家在哪儿。”

  哈?这个答案出乎薛安平的意外,不是魔灵更不是人类修真者,难道华宇大陆还有别的木谷鸟不知道的什么支派吗?

  正开口想要问出心里的疑惑,木谷鸟浅蓝色的身影一闪而逝,接着稚嫩的声音在薛安平脑海里响起:“你妈妈来了。”

  话语刚落,病房门就被从外推开,果然见母亲一瘸一拐的走了进来,手里还提着饭盒。

  “妈妈。”薛安平高兴地喊。

  薛母扯着嘴唇笑,将饭盒放在床柜上才拉开凳子坐下,眼睛里满是柔情:“安平,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还好吗?”

  薛安平重重的点头:“妈妈我已经好多了,对了,妈妈你刚刚去哪儿了?我睁开眼睛的时候都没有看见你。”

  “妈妈回家去给你做饭了,这一个月你都是靠营养液维持着身体,妈妈怕你吃不消,回家给你炖了鸡汤。”说着将饭盒盖取下,一股扑鼻的鸡肉香味霎时充斥了整个房间。

  “妈妈,你怎么连最后一只鸡也杀了?”薛安平红着眼眶:“医院的饭菜也挺好吃的呀。”

  薛母叹了口气:“妈妈想亲自做顿饭给你吃再说,连你的医药费和手术费加起来都不知道欠了李教授多少钱了,妈妈还怎么好意思?快吃吧,妈妈知道你最喜欢吃鸡肉了。”

  薛安平看着放在自己嘴前的鸡汤,眼泪无声的落下,手抬起,将鸡汤推到母亲面前,哽咽道:“妈妈你吃一口我再吃。”

  这些年母亲有些臃肿走样的身体在短短的一个月里就已经瘦得不成样子,眼眶还泛青,明显就是营养不良和睡眠不好的症状。她只有母亲一个亲人了,不能让她也出事。

  薛母没有坚持,知道自己女儿的倔强脾气,也不想她大病的时候因为这个推拒半天让她着急,因此很是顺着她将那勺鸡汤放进嘴里吞咽,这才又舀了一勺递在薛安平面前。

  薛安平吃了一口,眼泪流的更猛了:“妈,你不用心里有愧疚,李教授他是个好人,安平以后一定会报答他的。”

  “蒽蒽,妈妈知道,安平最懂事了。”

  两母女你一口我一口的分掉那盒鸡汤,薛安平忍不住身体上的困倦打了个哈欠。薛母见状笑了笑,温柔的替她擦掉嘴角的鸡汤,这才起身,将薛安平扶着躺好又盖上被子:“你先睡一会儿,妈妈去找李教授有点事儿。”

  见自己女儿乖乖的点了个头闭上眼,薛母这才欣慰一笑,合上门走了出去。

  其实吃饭的时候木谷鸟就已经催促了好几次,这下闭上眼听到母亲的脚步声越来越远,薛安平才来到自己的意识海,那里黑茫茫一片,只有木谷鸟蓝色的全身通体发亮。

  薛安平走了过去。

  “我是几乎没有去过人界的,不过你现在所处的这个世界估计就全部算是人界吧?我本就听说人界注重亲情的各类情感,现在看来还真是。”它来到这里已经用神识看了许多人。他们忙累了这么长时间做无用的事竟然都是差别不大的原因,赚取根本没有一点用的纸张来‘养活’身边的亲人,或者妻子,孩子。

  他们的世界里,没有亲情。只有灵石,还有师兄弟情,师徒情。

  为了一个鸡腿,这修炼天才一样的女娃竟然哭成这样,木谷鸟显然很是理解不了。

  当然,它也随即把自己的疑惑问了出来:“喂,你家那只鸡是不是特珍贵?但我刚才用神识特意看了一下,那就是一只普通的鸡啊,甚至连普通的鸡都不如,瘦骨嶙峋的。你哭的稀里哗啦至于吗?”

  “它是我们家唯一的也是最后一只鸡。”薛安平翻了个白眼强调。

  木易眨眨蓝色的眼睛,显然不知道她这话是什么意思:“最后一只鸡,很厉害吗?”

  薛安平不无伤感地说:“你是灵兽,当然不明白啦,我家就只剩下这一只鸡,其他能吃的东西早就没钱再买了,我是在这儿吃着医院的饭,可我妈妈呢?邻居就是偶尔送一次两次也不会一直送下去吧?家里的房子也快要拆掉了,我们又没有钱买新房子。接下来还不知道要怎么办呢?如果不是我这次出车祸,家里也不会像现在这么困难……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