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薛安平特殊的体质,木谷鸟还是憋屈的闭上嘴巴,但还是不怎么太相信。「言*情*首*发www.Klxsw.com这种体质不会当真这么逆天吧?十二年来一直生活在灵气稀薄到几乎没有的世界,而且在此之前根本没有一次修炼过,它刚才也只是空泛的讲了下概念,她就真的修炼出了灵气???

  一般人而言,若是筋脉严重堵截几乎是与修真完全的擦身而过,但她有真人留下的**丹,它还打算等她出院再给她一粒服用,到时候修炼感受天地灵气也更容易些,哪里想到,在她筋脉严重堵截的情况下,还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感受到天地灵气,木谷鸟顿时心里有些不平衡了,他灵鸟的修炼进度都能称之为变态的进化了,哪里想到跟这个小娃一比,简直不算什么。

  但到底是不是灵气不是连她也不确定吗?

  木谷鸟严肃的说:“你现在闭上眼再去感知一遍,若是再次感受到了,便将它有意识地引进丹田内。记住,是在下丹田。要慢慢有耐心的去引进,千万不要着急,那样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灵气会一下子散去。”

  “嗯”点点头,薛安平再次闭上眼,听着木谷鸟的话再次认真的去感受体内。

  再次慢慢进入刚才的状态,薛安平感受到之前的那股微弱细细的气流再次出现,开始慢慢想让那股短细的气流进入丹田。

  哪里想到,不管她怎么去指引,那股气流仍像个无头的苍蝇,呆在原地一动不动,更不用说把它引入丹田里面了。又是一刻钟过去,薛安平额头渐渐渗出了汗珠,她此时正和那股气流进行拔河比赛,奈何对着那股气流施力简直就是一个拳头打在了棉花上毫无影响,拉又拉扯不动,每次在薛安平忍不住想要放弃的时候,那股气流又小心翼翼的靠近薛安平,但当薛安平想要把它抓住时,又远远灵敏的躲开。当真如猫戏老鼠般。

  不过好在薛安平也是小孩子心性,对于体内那股气流想要惹怒她的举动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越发有兴趣的和那股气流斗在了一起。

  那股灵气仿佛有生命的调皮小孩子,时时与薛安平纠缠在一起,既保证她抓不到它,又调皮的靠近她时不时逗弄一下。

  突然有了主意,薛安平安静下来,不再理会那股真气时不时的逗弄。

  真气见她突然没有了动作,像以前一样蹦到薛安平面前碰触一下又猛的跳开。

  然而薛安平还是没有任何动作。

  几次试探薛安平都像是稳若泰山的磐石,丝毫不理会一旁的气流。

  几番过后,真气渐渐失去了玩闹之心,见薛安平当真不再理会它,才失去了兴趣怏怏的来到薛安平身边。

  就是此刻。

  薛安平一下子稳准的抓住那股真气,任它剧烈的摆动着细弱的身体,似乎在向薛安平表达强烈的不满。

  意念化作捆绳绑着那股气流来到丹田之内。

  要怎么把它放进去?这成了一个问题。

  一个晃神的瞬间,那股气流狡黠的挣脱薛安平的束缚逃开,薛安平心下一跳刚准备出手再次制住那股气流,然而不过片刻,那股气流已然彻底融入丹田之中,消失了踪影。

  }s酷匠{网1首vk发

  薛安平心中一喜,成功了。

  睁开眼,薛安平缓缓吐出一口气,抬手擦了擦额头的薄汗。

  “成功了?”脑海里,木谷鸟带着深深的不可置信,但看到薛安平这样轻松的表情,木谷鸟迟疑了。

  果然见薛安平欢快的点点头:“没想到那股真气那么狡猾啊,我花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把它抓住放进丹田。”

  木谷鸟一副吞屎的表情,半晌才缓慢的说:“你知道寻常人感受到体内的灵气气流,到成功把气流引进丹田内需要多长时间吗?”

  薛安平担心被木谷鸟骂,小心翼翼的开口:“我,是不是很笨啊?”

  一个心绪转念,薛安平来到自己的意识之海。恰好看见木谷鸟转过身正对着她的鸟尾巴。

  额……这是都不想和她说话的预兆吗?

  “意识回归身体里,几次输送丹田内的真气到身体,你的病情才会慢慢好转。”木谷鸟觉得,虽然她现在什么都不懂,但它再也不会使脸色给薛安平看了。这么强悍的实力,人家两年三年甚至一辈子才能做到的事,她在短短的不到半个时辰就做到……

  无知也架不住强悍的天才体质和前途似锦光明的未来啊……

  欺软怕硬的木谷鸟决定以后好好对待薛安平。

  而薛安平哪里知道木谷鸟因为被自己强悍的进度所吓到而突然改变心境的事情?这下已经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又是熟悉的全身疲累,连眼睛都懒得睁上一睁。

  只是母亲竟然不在病房,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乘着没有人,将丹田内的真气在体内经脉处运行一个周天,当真气不再纯净时再停止。”

  薛安平闭上眼,意识来到丹田中,此时那股真气已和丹田融为一体,但也不是没有找到它的方法。

  运转刚才顺路带过来的一丝微弱的几乎感觉不到的真气,那股丹田内的真气就已经慢慢显露了原型。

  这就好比用鱼饵钓鱼的举动,因为都是同类,所以丹田内的那股真气显然没有太大的排斥,跟着现形之后,薛安平便率先带着那股微弱的真气率先出了丹田,后面的真气尾随其后,薛安平自然也不怕它跑掉,因为在进了丹田以后它已经是自己的所有物了,不怕它散形。

  一路引领真气来到身体各处,薛安平不懂木谷鸟说的什么什么各处穴道经脉,但是在体内带着真气绕上一圈总没有错吧?

  哪里想到才引着那股真气走了没多久,就再也无法前进片刻,仿佛前面被什么隐形的禁制阻挡一样,砰砰的响声过后,两股真气被拒挡在了外围。

  咦?怎么会进不去呢?这是气又不是实物,按说应该是会无孔不入的啊?

  薛安平疑惑的想。

  几次冲撞之下还是没有一点反应,倒是那两股真气已经有些散形。薛安平不再坚持,将两股真气引回丹田之内,这才睁开眼。

  木谷鸟只能勘探她肉身的状况,此刻见她又是一会儿转醒,还以为这么短的时间又运行经脉成功,当即感叹道:“你成功了?”

  薛安平叹了一口气,气馁道:“不知道为什么,我都引着那股真气出了丹田,哪里想到才走没多远,真气就再无法移动半步,仿佛被什么东西阻隔一样。”才没过多久她说这些修真专用名词就已经说得有板有眼。

  木谷鸟意料之中的点点头:“那是因为你生活在没有灵气的地方一直生活了十二年,体内杂质太多堵塞了经脉,这才导致令其无法顺畅进入经脉。真人曾给你留下一瓶洗灵丹,专门祛除身体杂质的灵药,只是你现在在医院里,我知道在你们这个世界一点事情发生,事情的传播速度比我们的还要快。这洗灵丹作用甚大,服用前后的样子更是差别甚大,尤其是在第一次使用,因为杂质太多。所以服用洗灵丹的时候必须身边没有一个人,而且,要远离人群至少两个月,才能像向别人解释你突然的巨大变化。”

  很显然,木谷鸟的意思是她现在用不了洗灵丹,可是用不了洗灵丹,就意味着她无法带着真气修复身体,不修复身体她就没有办法离开医院,不离开医院她就更不可能服用洗灵丹……

  这可真是个恶性循环啊……

  薛安平眼巴巴地说:“那现在要怎么办?”一回到身体里面就各种疲累,连心脏也像是快要罢工一样难受,她真怀念以前健康的日子了。

  “你带着真气多冲撞几次,只是开始会有些疼,真气消耗的比较快,而且效果也不太明显。你得多亏有这么一个灵气浓郁的修炼府邸可以随时补充灵力,不然的话,这样的身体基本就要废掉了。”在修真世界,每个孩子刚出生不到一个月就会被放进药水里每日进行两到三次的药浴祛除身体里的杂质,这样的事情在修真各大世家里比较常见,因为其他普通人是没有足够的钱去买药浴来祛除身体杂质的。

  但即使这样,到十几岁的时候很多小孩还是因为体内残留很多杂质而无法修炼到最好。

  由此可见,没有杂质的身体对于修真有多么的举足轻重。

  也只能这样了。虽然疼了一点。薛安平皱着眉愁眉苦脸的想到。

  再次运了功像之前一样将那股真气给引出来,来到之前的那个阻塞的地方。

  按着木谷鸟的话开始带着那股真气用力冲撞。

  “碰”的一声,薛安平耳中出现阵阵的耳鸣,刚才冲撞的地方疼得她面目惨白,不由恨恨的想,她就知道木谷鸟公报私仇,这叫会有些疼吗?这叫超级疼好不好?她听他的话没有防备用力的冲撞,就成了现在疼的连一句话也吐不出来的样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