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安平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样娇弱过,可的确眼睛酸涩的厉害,薛安平不再坚持,毕竟她还只是十二岁的孩子呢,又刚经历过车祸没多久,要不是之前有那个真人用真气吊着她的性命,她才不会这么早恢复这点元气,之前之所以能蹦那么多地方,和木谷鸟斗嘴,也只是因为当时她的意念是与身体是分离的状态,感受不到这个身体所带来的超负荷的身体状态。「言*情*首*发www.Klxsw.com

  眼睫轻轻扇动了几下,薛安平已经合上了眼皮,渐渐沉入梦乡。

  病房的门被打开,穿着白大褂的李教授双手擦进口袋走了进来,薛母看到赶忙站起身来,刚开口要说话,李教授朝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看了一眼床上的薛安平,用口型无声说道:“安平刚才醒过来了吗?”

  薛母也看了自己女儿一眼,又转头朝李教授点点头:“又睡着了。”

  李教授看了看心电图正在正常运行,指了指门外,用口型说:“我们出去说。”

  点了点头,薛母跟着李教授走了出来。

  ;|酷*。匠6网Q◇唯一正ka版C6,其他s4都是盗F版fb

  来到拐角,薛母两手在前握着拘谨的道谢:“李教授,谢谢您了,都是您救了我女儿的命,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您才好。”

  李教授摆了摆手,笑道:“你别这么说,我现在来就是要跟你说这件事情的。”看薛母看向他疑惑的眼神,李教授笑了笑:“其实在孩子第一次进医院手术室紧急抢救时,她的心电图就已经停止了一次。当时我还没来得及派人到外面告诉你们这个不幸的消息,刚摘下手术套准备出去,护士就惊呼心电图又开始恢复。第一次我很惊讶,但医学上的奇迹并不在少数,为恐你增加不必要的担心,我便没有说这件事。”

  看着薛母惊异的表情,李教授叹了一口气:“可是这一次,明明心电图已经停止了一个小时,各种仪器也从身体上卸掉,你女儿安平还是再次奇迹般的转醒,我总感觉,是你女儿身体特殊所致。毕竟奇迹发生在一个人身上第一次叫奇迹,可同样的奇迹在一个人的身上发生第二次,这就已经不是奇迹两个字可以解释的了,而是诡异。这两天来医院的议论都传到了外面,毕竟见过你女儿死亡的人数不在少数,有这样的闲言碎语也纯属正常。”

  “安平,安平她是上天眷顾的孩子,她不诡异,李教授。”

  李教授闻言摇了摇摇头,笑道:“你不用紧张,我不是说这孩子怎么了,但是这两天在医院的情景你也看到了,医院里闲言碎语太多,安平也才九岁,车祸后两三次险险的劫后余生,让她听见这些反而对成长不利。”

  薛母闻言也赞同的蹙眉,迟疑地说:“那李教授您的意思是?”

  他是自己女儿的救命恩人,所以他的话还是要听的。薛母静静的等待李教授接下来的话。

  “安平这孩子跟我有缘,她又是我出国前的最后一个小病患,所以我才为了她多在国内留了一个月。”李教授说到这儿顿了顿,迟疑地说:“我也就不瞒你了,说实话小安平在医院两次死而复生的事情都已经传到了高层内部,小安平现在虽然已经转醒,但是谁也不能保证她还会不会再次像之前那样陷入昏迷危险,所以,”李诗眼睛闪了闪,颇为难以启齿的说:“高层内部决定给小安平认真的观察……”

  对上薛母冷漠的眼神,李教授停住了话语,这个他一直以为朴善的农村女人,第一次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冷漠。

  好似他的一切谎言在她的眼睛下都无处遁形,李教授有些狼狈,但这件事他也不愿意。医院的潜在意思就是把小安平当做小白鼠一样来研究。

  因此夹杂着心里的难堪,李教授心里却是真正的松了一口气,看着薛母真挚的说:“你带着她转院吧,我再有半个月的时间就会出国,这里的事情我手太长也伸不进来了,很抱歉刚才那样说。”

  有时候,下意识的善良,会给那个人带来的好处,比他费尽心思想要谋求的要多得多。

  好在李教授原本就是一个善良的人。

  薛母的脸色稍缓,看着李教授良久,心里一个主意慢慢成型。

  走廊中的两个人都不知道,他们低声的交谈,早已被病房中“沉睡”的薛安平清晰地听入耳中。

  自然,随时注意薛安平的木谷鸟也听了个真切。

  十二岁的薛安平尚且还听不懂大人隐晦的话语,木谷鸟却是在她脑海里严肃地说道:“依据本木易刚刚对这些医生护士脑子的扫描,入院长短的不同,他们开始对人命也变得比较漠然,这在我们修真世界当然算不了什么,不过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你最好现在进入修炼府邸,早些弄好你这具身体早早出院。”

  薛安平想到那里面的东西就已经头疼一片。只听木谷鸟冷哼一声:“谁让你提前进入修炼府邸的试炼场景的?那些个虽说只是幻象但要是真正发起威来,也绝对不是你一个从未修炼过的小小意念就能躲得过去的。一会儿进了修炼府邸最好不要走动,直接盘腿坐在原地,接下来我会通过传音告诉你具体该怎么修炼。”

  幻象?小安平疑惑得想,是不是真实的意思吗?那为什么还会伤到她呢?

  木谷鸟愤愤的想,小安平就算是受欺负也只能受它一个欺负,这些胆小势利又没有一点本事的虚伪人类还想动她?

  小安平哪里知道木谷鸟心里所想,还以为木谷鸟真的很讨厌她,因此扁扁嘴巴但还是委屈的应道:“哦。”

  意念一动,再次回到修炼府邸内,但是这次看到的情景却与之前大不相同。

  眼前不是碧波海湖,不是花茵草原,而是一处荒芜的大山,她身在其中,抬眼望去是陡峭的山壁,低下头,却是直立的悬崖,峭壁处,一支寒梅独自开放。

  冷冽的风刮在山谷,可能因为只是意念,薛安平倒丝毫感觉不到寒冷,但是风劲很大,虽然还是比不上木谷鸟变态的“口风”法术,但还是让薛安平没有任何抵抗的被吹得倒退了几步,,薛安平额间冷汗沁出。别是把她吹着吹着吹到悬崖边儿上,那她还有命在吗?

  耳边响起一声冷嗤:“笨蛋让你席地而坐你还站着当迎风树啊?”

  哦哦,对。听了木谷鸟的话,薛安平赶紧盘腿坐下,风劲倒是没减,但是也不会被吹着没有反抗的倒退了。

  薛安平将手放在膝盖上开始左顾右盼:“喂,木易,现在该怎么做啊?”

  “首先要想修炼,最根本也最主要的是吸收天地灵气至丹田,然后慢慢……”

  “丹田?丹田在哪?”

  ……忘了她什么都不懂了。。。尽力让自己有耐心些,木谷鸟还是忍不住语气里的不善,语气火枪药十足:“丹田分上丹田,中丹田和下丹田。因为你练功时用不到前面两个就不太过详细说明,简略一句话,上丹田,脑为髓海;中丹田,心为绛火;下丹田,脐下三寸喂下丹田。下丹田,藏精之府,中丹田,藏气之府,上丹田藏神之府,亦是性命之根本。在外面很难有人在起初修炼就感受到天地灵气并控制引进丹田之内,不过你本身就是修炼的极佳体质,这座府邸又是特意用了聚灵器将天地灵气吸收放进这里,不用特意去感受也有浓厚的灵气,你现在试着将意念集中,保持在自身某一部位以帮助意识进入气功入静的状态,并在此基础上发挥意识能动性,主动感知。”

  薛安平静静端坐在山谷中央,寒风肆虐,瘦弱的身体却端如弘钟。听着木谷鸟的话,薛安平脑海里渐渐空冥,试着让自己什么都不要去想,感受体内是否有木谷鸟所说的天地灵气。不过一刻钟的时间,一股微弱的气息在体内缓缓流动,薛安平不知道这是不是木谷鸟所说的灵气。但她的确是感受到了一种东西在体内缓缓流动,如果真的是灵气,那她也太过天才了吧?高兴之下,薛安平一个激动,再去感知时,身体里那股气流已经不见了。

  薛安平疑惑的睁开眼。

  “喂你能不能认真一点?才入定一刻钟就醒过来,废柴也没有你这么糟糕吧?”木谷鸟虽然可以与薛安平进行脑海交流,却无法真正将神识放进薛安平体内去具体观察她修炼的情况,因此减薛安平仅仅闭眼一刻钟就睁开,还以为她没有耐心,刚刚入定就忍不住的睁开眼,因此很是恨铁不成钢的开口。

  “额。”薛安平被骂的心里一突,有些忐忑的开口:“木易,我刚刚好像感受到你说的那个什么天地灵气了,但是因为开始太高兴,然后,然后它就消失了……”

  “什么?”脑海里木谷鸟的声音突然变得尖利,不可置信的说:“你说你刚刚感受到天地灵气?这怎么可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