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谷鸟吼出的声波化作强劲的罡风朝着薛安平席卷而来,好在木谷鸟出手的力度把握恰当,那罡风也就看着吓人,其实也只是把薛安平整个人吹的逼退几米,头发乱糟糟成了一团,却是一点没有伤到人的。「言*情*首*发www.Klxsw.com

  薛安平幽怨的想,老头竟然找来这么一个坏脾气的鸟儿给她,虽然好看是好看……

  正腹诽的薛安平对上木谷鸟愤怒威胁的蓝眼睛时,赶忙挺胸抬头,心里急急默念:我要去府邸,我要去府邸,我要去府邸。

  薛安平念得时候也是心里没底的很,没想到刚念出来眼前已是一片明亮,自己已经踩在了绿茵镜湖岸旁的草地上,扑鼻的青草香气迎面而来,空气中有一股甜甜的味道让薛安平很舒服,而这,就是修真者修炼所必要的灵气。人类皆是靠五谷肉类得以生存繁衍,而这灵气恰好就是修真之人修炼的氧气,可以说,没有了灵气,修真者也无法生存,当然这些薛安平是不会知道的,至少她现在还不知道她觉得甜甜的那些空气,是多少修真者梦寐以求的灵气,这座府邸的灵气是法术高强的人特意用了聚灵器花费数年才集结起来的,不说在薛安平所在的世界,就是那个老头儿的修真世界,要想遇到这样灵气充裕的地方,除了一等一的修真门派,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条件,所以不得不说,薛安平真的是抢了个大便宜。

  心下惊叹忍不住抬头去打量,镜湖很大很清澈,偶尔可以看到湖里深处游动摆尾戏水的鱼儿,那一只只鱼儿整个被红色烟雾一样的东西缭绕,鱼嘴一张一合,薛安平非但没有觉得古怪反而被这种美丽的鱼儿给吸引了,当然,其实最主要的是被它身上的味道给吸引了。不知道如果钓到一条鱼拿来烤着吃,会不会很好吃的样子,薛安平半蹲着身子,两眼贪婪的盯着湖里的鱼儿。

  “哼,就你这个浑身上下一点真气都没有的人类还敢想着吃我?再靠近一点信不信我用法力把你拖进水里然后一口一口吃掉?”

  冷冷的声音从薛安平的耳朵响起,薛安平“啊——”的一声惊呼,整个人吓得一屁股绊倒在地上,这,这,这怎么都是会说话的妖怪啊,鸟儿会说话也就算了,连湖里面的鱼都可以听见她心里在想什么能说话……

  “你才妖怪,你们全家都是妖怪,本鱼儿可是存活了上万年的灵鱼,本身鱼鳞有起死回生之效,本鱼血统在洛川大陆都是有着高贵血统的鱼,你竟然敢骂我是那种低俗的妖怪?”

  额……“你是鱼,神鱼,神鱼,呵呵”薛安平干笑着,不动声色的后退几步,随便一个什么东西都是上千年上万年……她……她在这个地方呆着还有命吗?万一一不小心碰触了这里面哪个上千年万年的逆鳞,岂不是都死无葬身之地了?

  要不要回去?可是一想着木谷鸟那双愤怒的蓝色眼睛,薛安平刚升起的想法就被冷水浇灭了。

  算了,老头儿也说她是这个府邸的主人,应该不会就这样被府邸里面的东西给轻易弄死吧?

  悄无声息的退离镜湖几百步距离,薛安平踮着脚开始看其他地方,方才老头儿给她看那些画面的时候她看到过瀑布猿猴仙鹤,可是现在全都没有,她走了这么远的距离,脚下还依旧是望不尽边缘的茵茵草地,各色花瓣簇拥着竞相开放在草地里,迎风招展,薛安平生怕再踩出什么花精草精来,因此走的十分的小心翼翼。

  这里抬头看是没有太阳的,但是却和有太阳没有什么两样。又走了许久还是一望无际空旷的草原,什么都没有,难道是她最初来的镜湖那里吗?

  想到那里面的鱼……

  薛安平干脆在原地坐了下来,揉了揉酸涩的胳膊腿那老头儿让她修什么炼,薛安平更加头痛,她对这个什么修真根本一无所知,谁能告诉她要怎么修炼啊啊啊啊!!!

  正烦恼的乱揉着头发,原本在薛安平面前空旷的原野突然矗立起一座高大彩虹桥,薛安平余光瞥见,顿时惊诧的张大嘴巴,愣愣的站起看着眼前的震撼情景。

  彩虹桥由低到高像变魔术般慢慢的出现清晰,直直有一柱香的时间那条彩虹桥才完整的展现出来,薛安平看过的彩虹由内而外依次红橙黄绿青篮紫,而这条彩虹桥却是各种颜色混在一起依次前后却偏偏没有混色,只一眼看上去是一条粗粗的光亮色泽,就好像一层层彩色玻璃一层层放置而并非她看过的那种一种颜色一种颜色拼凑起来的。彩虹周围似乎围绕着各种飞舞的白色光团,却看不清是什么。薛安平不由自主地走过去,刚伸出手碰触到最外层的彩虹,指尖只觉一片清凉,直直凉到心底,接着全身被冰层包裹一样的感觉,薛安平尖叫一声,赶紧将手收了回来。

  酷s匠c网g永久D“免(费看x小;说

  再抬头看时,眼前已经再次换了场景。

  此时她在一处不大的小院子前,院子里种满了一种五瓣的红色花朵,花蕊呈黄白色,一眼望过去就是一片红色的花海,几乎要淹没了薛安平。

  而她面前不远是一个木质的小屋子,窗户被木板钉死,木门虚掩着,看不到里面是什么。

  大着胆子,薛安平慢慢移动脚步来到木屋前,这次却没有直接用手去推,转过头刚好看见木房旁边的角落有一块木头,走过去捡起,然后用它试探着推开木门。

  很奇怪,木房里空荡荡的几乎什么都没有,这有点出乎薛安平的意料之外。之所以说几乎,是因为木房里除了一张不知道被放置了多久的木床,狭小的房间里还放置了一张桌子,两个长木板凳,更奇怪的是桌子上放了一个茶壶,茶壶周围分散放着四个茶杯,茶杯里面干净的没有一点尘埃,难道这里面住着人?而且住着四个?可是也不对啊,如果住着四个人,为什么房间里只有一张小小的木床?

  摇摇头,薛安平眼神茫然,为什么她会想到这个问题呢?

  正疑惑间,木门“咣当——”一声被推开,薛安平被巨大的响声吓了一跳,刚转过身,两个浑身是血的人就互相搀扶者踉跄走了进来。

  薛安平结结巴巴的说:“额,我,我是不小心来到这儿的,我出去,我出去。”这两个男人披散着长发,连衣服都像是裙子一样的长长的,穿得这么古怪,难道又是这屋里的什么妖精主人?

  这样想着哈着腰刚迈开脚步,其中一个人已经支撑不住捂着流血不止的胸口倒在地上,薛安平的脚步猛地顿住,皱着一张苦瓜脸。因为男人倒地的敌方刚好堵住了门口。

  “我……我只是不小心走进来的,我不知道里面有人。”哈着腰,薛安平一张小脸刷白,这两个人一看就是个坏人,都伤成这样了,手里还一人拿一把大刀,刀上的血还在一滴一滴的往下流,比她们家杀鸡的刀可怕多了。这说不定就是杀人的刀啊。

  薛安平哭丧着脸,她就知道老头儿没有那么好心,说送什么府邸给她,送了一只鸟,还要受它威胁,送了府邸,里面连鱼都能吃了她,现在好了,碰上这两个凶神恶煞的人,即使看着受了重伤手臂随便一挥刀子就能把她砍成两段……

  哪里想到那两个人就像没有看到她一样,另一个人焦急的把他从地上扶起,一手握刀撑着地:“快,你先躺在床上,这里面有禁制他们一时半会儿冲不进来,我出去引开他们。”

  刚把他扶在床上转身要走,那人就挣扎着起来按住那人的肩膀,说话颇为费力,显然已近强弓之弩,眼睛里染上了绝望的神采:“你出去就是死路一条,还是快从暗道里逃走吧,有我在这儿拖着一时半会儿他们不会找到你,一个人死总好过两个人。”

  “你这说的什么话?我们两个是兄弟……”满脸血污的男人猛地顿住话语,果然见床榻上那男子冷笑连连:“兄弟?呵呵,你还是快快走吧,我是走不掉了。”

  男子迟疑道:“连雾,你……”

  薛安平一边轻手轻脚的往外走,转过头一边观察屋里的两个,手刚摸到门边,一声暴喝就传来。

  “我已经找到你们了,还不快快出来受死?早点交出那个东西,我给你们两个痛快的死法,不然……”威胁的话语阵阵雷声般响起,直震得薛安平耳膜发痛,身子一瑟,整个人已经灵巧的像个猴子躲在了屋子门口后面的窗帘后面。

  神呐救救她吧,这个府邸不都已经是她的东西了吗?为什么她时时刻刻还要担心因为府邸里的各种危险而丢掉性命?

  “他们已经来了。”急而攻心,半躺在床上的男子猛地坐起身来,却因这个大幅度的动作牵动了伤口,“噗——”的一声喷出血来,胸前血迹斑斑,显得狼狈不堪。

  薛安平则多在窗帘后面瑟瑟发抖,好不好她才十二岁就看见这种血腥场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