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这小娃好是牙尖嘴利,也罢,老夫说你不通,也懒得多做废话,便直接给你观看一个东西吧。「言*情*首*发www.Klxsw.com”

  话音落,薛安平眼前那黑茫茫的一片霎时被漫天桃花所替代,仙音渺渺,山与水似乎被掩藏在画中般不真实,飞流瀑布,直下三千尺,数丈桃树层层叠叠蜿蜒数里不见尽头,仙鹤奇猿都似带着人类特有的情感,吃着桃子,捧着溪水,落尽一瓣桃花,散去几圈波纹后重归平静,一处巨大粉色花瓣状的宫殿散发微光,飘郁紫气于千里。人形的万千物十星星点点芝麻般大量在瀑布中央集结圈圈,似乎形成了什么奇幻的阵法一般。

  薛安平被眼前景象惊得目瞪口袋,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天庭吗?美丽的简直就要闪瞎了她的眼。

  那个苍老的声音似乎听到了她的心中所想,冷哼一声,你这娃娃当真少见多怪,不过是一般的修炼府邸,也值得你这般惊讶,也罢也罢,若老夫说将这府邸送与你,你便答应修真,并在以后替老夫完成一件事情如何?

  说着那声音又是止不住的叹息,如若不是当今修真的确没落的几乎丁点不剩,他也不会去找一个完全没有任何修炼基础,在稀薄灵力到几近没有的世界上生活了十几年小女娃来修炼,甚至当他找寻几年才找到唯一一个体质特殊的灵体时,那个身体已经慢慢趋于枯竭,他消耗了百年功力才险险将她救活,自身真气已然剩不了多少。这也是为何那个李教授在手术时发现薛安平的心电图明明已经成了一条直线没有了任何生命迹象,却又突然恢复的真正缘由。

  至于薛安平每天只会睁眼清醒两个小时,其他时候虽然看似在沉睡,但其实感官比平常灵敏了几十倍不止,也是因为当时救活她的时间很是紧急,若再多等片刻,他灌输真气给她的时候稍微花费一些时间,她就得下去见阎王了,不及多想,便直接调动自身百年真气连简单的压缩提纯都未来得及做便直接输入薛安平的身体。试想一下一个从未修炼过的脆弱身体直接被灌输百年真气会如何,那简直就是谋杀与被杀的举动,若不是薛安平当真体质特殊,再加上他输入真气时很是小心,这才没让薛安平爆体而亡。只是虽然险险救回了她的一条命,但自身还是有些不良反应,加上她不会控制体内突然多出来的那股强劲真气,才导致她一旦陷入‘昏迷’感官就会比常人要高上几十倍。不过她那每天醒过来的两个时辰也要归功于他,不然即使当时医生能救下她的命,以她当时的情况也只能做一辈子的植物人了。

  “你,你要把这儿送给我?这要怎么送?万一,万一被别人抢走怎么办?”薛安平早已被眼前的景象所迷惑,早已忘了什么邪教什么坏人,只知道这个苍老的声音要把这个美丽的像仙境一样的地方送给她,天上掉金子被砸死的也没有她这么幸运啊。

  听了薛安平的话,苍老的声音又是一阵连连的叹息,要是在当初,这般心境的娃娃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被他收入门下,因为修真讲究的是心平气静,不因任何得到或失去什么而产生喜怒哀乐的情绪,也就是外界人所说的不受外界各种杂事所蛊惑,才能一心向道潜心修真,将来成仙有望,而那种尚只在乎眼前利益的目光短浅的家伙,一向是修真路上的致命绊脚石。原本还想着先收下这个徒弟的想法此时也被暂时扼杀于脑海中,若让那群老家伙知道他收了这么一个不知天赋如何,又没有见过大世面,体内没有一点修真真气的孩子做弟子,她若替他争光也就罢了,若是资质太差当真让他千年名声毁于一旦了。

  这样想着,老头越发觉得这个办法不可行,看着小女娃在暗处滟滟发光的眼睛,心中不满的冷哼一声:“这座府邸不是白白送与你的,若是你想要它就必须付出同样的努力,这座府邸灵气充裕,灵草珍宝无数,但你心性没有经过锻炼,一下子拥有这么多的东西只怕会心性扭曲,反而不利于修行,也罢,我说这些只怕你也不懂,只是先简明告诉你,当你接收这座修炼府邸后,可以随时进去修行,那里面的关于初级修真的也可以看,只是里面的东西哪怕一草一木,在你未满二十岁之前绝对带不出去更无法动用,而在你二十岁的时候自身条件也必须达到筑基,另一个意思就是说,如果在你二十岁之前还是没有达到筑基,那么这次最简易的卡关口就要等在下一个十年你三十岁之后必须达到筑基中期巅峰甚至更高,否则只能继续等下一个十年,而你错过了每一个十年,将来想要破开府邸禁制的可能性就越小,那么到时候我就会收回给你的一切,这样说,你可懂?”

  薛安平本来就听得云里雾里,直觉这个老头是根本不想把东西给她故意说些她听不懂的话来忽悠她,见他猛地停止说话,反倒将问题留给她,薛安平撇了撇嘴,毫无羞愧感的说道:“不懂,什么是筑基?你这老头是不是在忽悠我?”

  时间似乎一瞬间的静止,那老头被气得几乎七窍生烟,他活了几千来年,谁不是恭敬对他?这小娃一次两次的拿话挤兑他不说,还敢怀疑他在忽悠人?也不再想和她多说废话。

  当即冷哼:“你是要还是不要?”

  薛安平扭着脑袋想了想:“嗯——我不想做植物人,你给我这个东西我都不能动,还不如没有呢,这样吧,只要你让我变成正常人不再躺在床上动弹不了,你就相信你很厉害不会骗我,那我一定会收下这个认真修什么炼,怎么样?”

  “酷w匠x网~永P久免费☆◎看小说

  看来这小娃还没有他想象中那么笨嘛,老头语气稍缓,说道:“你若成了这座府邸的主人即使只是意念也可随时进入府邸修炼,只要身体集聚了适量的真气就可以醒过来。”看着薛安平盯着‘自己’的懵懂大眼,老头儿当即瞪眼道:“不知道的也不许问,否则老头儿我解释一百年也给你解释不清,你只要知道自己得到了一份别人望尘莫及的巨大机缘就是了,老夫没有那么多的时间陪你消耗,快说答应与否?”

  真是个不可爱的老头儿,薛安平无趣的撇撇嘴,不过这件事不管怎么听起来貌似自己都不吃亏,答应下来也没什么,因此当即开口说道:“那好吧,我答应了。”那模样,活像被人逼着干什么不愿意的事情一样,惹得暗处的老头直瞪眼。

  捋了捋长长的胡须说道:“现在把手伸出来,你体内没有一丝灵力,无法与府邸进行灵魂契约,老夫便帮你一把。”

  府邸也能进行灵魂契约?灵魂……契约,是指她死了以后它还是她的意思吗?薛安平迷惑的想。下意识的已经伸出手来。

  那老头冷哼一声,似乎和薛安平说话以来就一直爱冷哼,薛安平只觉之间一下刺痛,低头去看竟见食指指尖被什么东西刺破,当即血珠印了出来,像是突然间有了牵引,一串血珠从薛安平的伤口处飞出,慢慢隐入那个美丽宫殿般的画面,登时水光潋滟,波纹乍现,又慢慢恢复平静。

  只听那老头说道:“你想得倒美,灵魂契约也只是在你活着的时候所有物,而且在你普通寿命之内也一共有三次打开初级禁制的机会,且每一次都要比上一次难度增加了上百倍,也就是说除非你资质非常得天独厚,否则在二十岁没有打开初级禁制,以后再想打开就是难上加难,如果连筑基都无法修成,那么这个府邸于你也就等同一根鸡肋无疑,所以努力修炼吧。要知道每修炼到一个阶段你的寿命就会相应增加,所以想要一直拥有这个府邸,就必须勤奋练功。”老头儿如是说道,半空的影像里缓慢地抚了抚灰白的长胡子。

  薛安平迷糊的点了点头,刚开口想要问个究竟,那老头儿的声音就已经冷硬传来:“老头儿我没有那么多的精力给你一一说明,这个木谷鸟是山中灵兽,能听懂人语,因为一直放在身边修行,所以多少对于初级修道的事情它还是可以给你一些建议,有事便去问它罢。”

  言毕,薛安平眼前那如古代宫廷般华美精致的景象如烟雾般慢慢模糊扭曲消失,最后一抹光亮在墨色渲染的黑暗中沉寂,一只通体散着透明莹蓝的小鸟像是被什么隐形的大手托着浮在半空中渐渐向薛安平的方向驶来,心神受了蛊惑一般,薛安平两手合并伸出手接住那只会发光的鸟儿,之前还觉得挺大,没想到在掌中只有掌心大小,木谷鸟通身浅蓝,自额到上背有宽阔的白黄色纵纹,纵纹前段颜色较深,往后部逐渐晶透明亮眼圈亦是白色,上缘白黄相接色向后延伸至颈侧,其余倒皆是晶蓝,一眼望去不似真鸟,到更似玻璃做的工艺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