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无疑,无论真相是什么,随着母亲的到来,她不再像刚刚一样难受了倒是真的。「言*情*首*发www.Klxsw.com

  薛安平的心渐渐安静下来。

  薛安平可以感觉到母亲坐在自己的身边,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看,甚至全身散发着一股绝望而难过的气息。

  等等,如果此时薛安平的面部表情可以得到充分展示,那么她一定会是惊讶而疑惑的。

  同刚才李教授的到来一样,薛安平发现即使自己闭上眼睛,外界人的感情流露她还是能准确的感受到,那个人的心情如何,是高兴或者其他……

  薛安平疑惑,为什么突然之间她会有这样的感觉呢?难道,是错觉?

  母亲照例只是如往常一样从包里拿出一张报纸开始念。

  母亲的声音很温柔,这不是薛安平在打亲情分,而是真的,似水一样的感觉,声音的结尾总带着一股奇怪腔调的微微上扬,就好似在念什么咒语一样,偏偏母亲说出来的内容只是普通的报纸讯息。

  而且声音是很正宗的普通话,薛安平的疑惑已经无限期增大。薛安平曾经听奶奶说过母亲的事情。

  她告诉自己,母亲与自己的父亲在这个小镇结婚生子,母亲长相平凡,但好在脾性敦厚老实,比起一般多心眼的女人来,奶奶更愿意母亲做自己的儿媳妇。即使她在遇到父亲的时候双脚还是一瘸一拐的,奶奶也没有因此而放弃让她做儿媳妇的打算。

  母亲结婚后亦很是能干,拉扯着父亲与前妻唯一的儿子,还打理家中各种琐事。只是开始时并不与人开口说话,后来嫁过来的时间长了,也会与邻家偶尔说上一句两句,但在大多时候,都是宁愿一个人待在又黑又小散发着霉味的房子里。

  后来父亲前妻的儿子也就是她的哥哥薛恒升了初中后便开始住校不太回家,家里又开始冷清,老太太一次外出时便遇上了当时还在襁褓里的她,便从此把她当亲孙女一样疼爱,对于老人而言,有一个贴心的小孙女总要好过时时把她气个半死不听话的孙子要强的很多。

  只是她已人老,干一些事也已经有些力不存心,便故意拿出了做婆婆的气势让母亲去养薛安平。

  换做一般的人,就算是平日的性子再如何软糯,但也不会去养一个和自己完全没有血缘却硬塞给自己的人,偏偏母亲就没有任何怨言,伸手接下了她。

  而在奶奶告诉自己这些事情的时候,父亲已经因为当时所在的工地出事留下了高龄的母亲,还有妻子和在学校吊儿郎当念高二的儿子。当然,还有已经开始渐渐记事六岁的薛安平。

  家里本就贫困,进项都是靠父亲那点微薄的工资来养活一家老小。这下父亲出事,工作的那个单位也只给了八千块的抚慰金,可在钱刚刚到手的时候,就已被突然回家的薛恒抢走,声称他是父亲唯一正统的儿子,出了事这笔抚慰金也该由他拿。奶奶被气个半死,她还是她儿子的母亲呢,这个不孝子孙。她苦口婆心这是家里唯一的一笔存款,没了这笔钱他们家就得喝西北风,奈何薛恒不耐烦的将奶奶推倒在地就拿着那笔巨款扬长而去。

  此后整个薛家就由母亲一个人坚强的扛了过来,奶奶告诉自己这辈子有母亲这样的好媳妇是她做的最正确的选择。

  薛安平也这样觉得,有这样一个母亲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儿。

  即使母亲又跛又丑,可是周围的人却从来不会刁难她,更不会白眼排斥,母亲轻易不会开口说话,说话时声音带着特意的岗村小镇的乡音,像现在这样,每句话结尾带着微微的上扬。但薛安平从来不知道,母亲竟然还讲得如此漂亮的普通话。

  若母亲只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妇人,又怎能讲得出这样字句铿锵的普通话来?

  在薛安平出神的间隙,薛母已经将报纸的内容念完。折成方正的正方形仔细放回到包里,如往常一般起身将病房里的窗户拉开,嘴里一边在念叨:“医生说要每天让你见见太阳,这样对身体好,只是你现在还离不开这些医疗设备,不然还能推着你出去晒晒太阳呢。”

  薛安平默然,当然她原本也说不出话来,薛安平知道自己家里的情况已经逼近强弓之弩,不说还有什么现金,连家里存量的大米也已所剩无几。所以她之所以能安然在这个医院的病房待了一个月这么长久的时间也是因为她的医药费用一直是李教授在出钱。他真的是个好人。

  暖暖的阳光落在她闭上的眉梢,还来不及想什么,脑袋突然一个钝痛,像整个人突然开始快速的360度全力旋转一样眩晕,唇间已是苍白一片,若是薛安平能看到此时房间里的情景一定会大惊失色,因为薛母在回来的时候看到连接她的那个医疗设备上心电图正在发生极速的变化,这是一个正常人根本就不可能遇到的事。

  而反观薛母那张粗糙黝黑的面孔是很冷静的神态,瞥了一眼那个诡异的心电图,薛母大步来到薛安平床前拔掉了那根管子。

  病房里各种仪器开始乱糟糟的鸣叫,那种比平常大十倍的噪音再次传来,薛安平连那张平静的小脸蛋都已经是惨白一片,你试试被无数的响锣敲在耳边的感觉,就可以知道此时薛安平是怎样的处境。偏偏她又比平常人更无力,因为面对这种可以直接要她命的声音,她连捂住耳朵抵挡一下的这种简单动作也无法做到。

  “安平——”一声惊呼,薛安平感觉自己身上的管子被尽数拔去,这对一个植物人来说是相当致命的。但好在薛安平可能不算真正的植物人。接着薛安平就感觉到自己被薛母抱在怀里,很安心的气息扑面而来,薛安平放下心来,脑袋里突然的眩晕钝痛还有一声高过一声的鸣笛让薛安平彻底陷入了昏迷当中。

  以前就算是陷入昏迷,薛安平也是对外界有意识的。而现在,当她再次醒来时,额,或许更准确一点应该是当她恢复了意识的时候,周围一片寂静。哪怕连一点风吹草动的声音也没有,这让薛安平很是疑惑。

  又等了几分钟还是没有声音传来,薛安平已经不仅仅是疑惑那样简单了。

  恐惧慢慢侵蚀着内心,难道她已经死了吗?努力想让自己睁开眼睛,却无论怎么努力眼前都是一副无边无际的黑暗,散发着缭绕不散的黑雾一般,一切都变得那么可怕。

  她似乎已经睁开眼,又似乎没有睁开,只知道眼前是漫无边际的黑暗,隐藏着仿佛能吞噬人的阴冷气息。令她生生打了个寒颤。

  X看$=正版r章i节上酷c^匠(网A

  黑暗的世界仿佛突然被一只无形的手从外面被撕裂开来,一丝急不可查的光亮慢慢透了进来。薛安平不敢移过眼去,生怕这一秒就会发生什么事情。

  可惜那道光亮就像雷电夜晚突亮的那道闪电,闪烁了一下便再不见任何踪影,正当薛安平失落之际,一个苍老飘渺的声音隐隐飘进她的耳朵,又似从那浩瀚的宇宙传来~“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炼气化神,炼神还虚,虚空粉碎…”

  这次声音不再如往常一般刺耳,声音柔和中却带着一丝几不可查的……虚弱?

  薛安平为自己的这个想法而感到古怪。一个月来时时控制自己的声音什么时候不是魔力超群?

  薛安平一直认为她如果不是在做梦就是被鬼上身了。那个东西不是鬼就是妖怪,不然她也不会突然变得那么奇怪。

  又是一大串她根本听不懂的话,苍老的声音顿住,接着再次开口:“修真者,借假修真也。道教中,学道修行,求得真我,去伪存真为‘修真’。你体异特殊,可愿修真?”

  修真?薛安平脑袋上冒出无数个大问号。难道……这一直以来她脑袋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在说话,不是什么妖魔鬼怪在作祟?

  或者……是什么邪教?趁她无法反抗的时候在她的脑袋里输进一些信息来增大这个什么邪教帮派吗?

  冷冷的打了个寒战,薛安平直接想也没想的开口拒绝:“不用了,我对邪教什么的没兴趣。”话一出口,薛安平一阵懊恼,若这个人真是邪教,她这样说岂不是逼着他对自己用刑吗??那种魔音入耳的酷刑,薛安平可不想再体会一次。

  “邪教?”那个苍老的声音怒哼一声,显得异常激动:“看来我修真门派日渐没落,倒叫世人连最基本的修真为何都不知了。小娃你可知,在以前有多少人挤破脑袋也想进来修真?你这小娃竟然还嫌弃如斯,当真是不知深浅。”

  薛安平也被说的一怒,也顾不得惹怒那人会不会再对自己施用酷刑,冷哼道:“那也是曾经啊,要是修真真的那么好,还会像你说的一样没落吗?看来我之前猜得没错,这一定是个什么邪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