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昏迷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炼气化神,炼神还虚,虚空粉碎……”破碎渺渺之音在薛安平的脑袋里声声回荡,婉转不绝,却听不清声音的具体来源,仿佛自己被困在铁墙高驻的封闭铁匣,声波碰到无形的阻拦后传出荡荡回音。「可*乐*言*情*首*发(www.klxsw.com)」

  一个小时已是全身汗流浃背,眼睛酸涩的不行,捂着耳朵,却偏偏抵挡不了那魔音的侵入,脑袋顿顿如火燎,薛安平无力的嘶吼一声:你到底是谁?

  一个巨大的响声传来,薛安平睁开无力的双眼,看着头顶白花花的天花板,眼睛迷茫片刻,终于回过神来。

  是了,她又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一个月前的那次车祸过后,先是被医生下了病危通知单,后来抢救过来又被断定很有可能终其一生都要留在医院做个没有意识的植物人。此后她每个晚上都会做同样的梦,在清醒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她能睁眼看着时间的流逝,却偏偏全身不能动弹一点,口不能言,想到医生对自己下的病情诊断,薛安平又是一阵绝望。

  她每每晚上两点清醒四点便再次陷入昏迷,而这个时间段不说母亲,就是医院值班室的人怕也都早早睡下了,她不能开口呼救,更无法挪动身子按响离头顶不过寸许的通知铃,想要别人知道自己已经清醒,几乎是没有一丝可能。

  可是偏偏,对于外界,她是有知觉的,甚至于比车祸前更甚。那时她在手术室里,清醒地感受着手术刀在自己皮肤上割下深深的划痕,好在那时没有任何痛觉,不然真要吓得咬舌自尽了。后来便是对自己进行一干手术的医生护士依次退出手术室,听着门外医生惋惜的声音说你们还是做好心理准备吧。

  qr酷…匠%网SU正版首¤发

  她清晰的听见母亲哭的肝肠寸断,众人劝阻不止,生生哭晕过去,她想张嘴告诉母亲她很好,可偏偏眼前一片黑暗,周围似乎藏匿了无数含着阴冷的眼睛狠狠瞪着她,似乎想要在她不注意的一瞬间猛地冲出来,将她撕咬成碎片一样,她瑟缩着身子想要呼救,明明身边的人那么多,为什么不论她怎么叫喊都没有人理会?

  渐渐一个月过去,她在术后第三天就已转醒,看到白花花的天花板病房,她很高兴,那些令她害怕恐惧的东西终于消失了。

  可她惊异的发现,病房里没有一个人,墙上挂着的表恰恰指向凌晨两点。她之所以能一睁眼便看见白色的天花板也是因为母亲知道自己从小怕黑夜夜不敢熄灯的缘故。

  时针渐渐指向凌晨四点,她拼命地瞪大眼不想再次沉睡,奈何沉沉困意还是轻易地席卷而来,她缓缓合上了沉重的眼皮,意识却在这一刻变得清醒,感官也比刚才灵敏了不知数倍,她的病房在二楼,这当然是她“昏迷”时听到医生的安排。

  夜风浅浅,交错密匝的树叶在灵敏的感官中就如呼呼烈风在耳边萧响,她害怕的不知该如何是好,拼命的让自己别去听那可怕的声音。不止一次,她都怀疑自己其实已经死了,可那种心脏跳动的感觉是那样清晰而真实,她又不得不怀疑,这是一场她做的又长又真实的梦。

  不知过了多久,病房门被轻轻打开,她无法睁眼去看来人的模样,那先入鼻的刺激药味儿率先传进鼻翼,薛安平知道,这是给自己做手术的那个专家,也是这家医院里很有名气的副教授。手下有一大堆学生,其中他最为骄傲的两个学生正在国外攻读高学位的医学学位。

  这是母亲闲来无事便拿着报纸给她不厌其烦念得内容,薛安平只堪堪记住最重要的几条。薛安平知道自己母亲也是无法接受自己女儿变成植物人的事实,始终相信自己女儿是有意识可以听到外界讲话的,为了让她快速恢复意识,只好念些有用的外界只是来给她听。而这位李教授又是负责她的手术主治方,潜意识的让薛安平信任这位教授,也对她的病情有些作用。

  薛安平感觉到来人站在自己的床前便再没有了任何动作,要不是那时时黏在自己身上的视线还有她一直闻不惯的药味始终没有消失,薛安平会错觉那个人已经离开了。

  不知道为什么,薛安平总感觉到此时站在自己面前的李教授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在这种气息称不上恶意。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薛安平只觉一阵古怪,为什么她竟然会这么想?

  床边的凳子被拉开,接着是衣服悉索的声音,应该是李教授坐在了凳子上。

  即使薛安平现在心里的念头早已百转千回,此时看在李教授眼里,躺在他面前的就是一个脸色苍白几乎没有生命迹象的孩子。

  他叹了口气,说道:“孩子,你能听到我说什么吗?”

  能,可惜她无法发出声音。薛安平不无遗憾地想。

  “你真的能称得上医学界的又一个奇迹,明明手术时心电图已经趋于一条直线没有了生命迹象,却在我们没有做出任何措施的前提下恢复原样,即使被初步诊断为植物人,但我相信,我现在所说的话你全部都能听见吧?”

  薛安平暗赞自己面前的李博士。不愧是学位很高又富有经验的李教授,所有人都在她的诊断书下来后都已经认定她这辈子苏醒的可能几乎为零,就是母亲,也只是因为爱女心切,心里根本接受不了她无法苏醒的事实而已。

  身体还像是被什么禁锢一样,连动一下手指的力气都没有,薛安平努力几次无果后,开始静下心来听李教授讲话。

  “孩子,其实你一直在努力醒过来是吗?植物人的病例有很多,有的沉睡十几年都无法苏醒,但有的在车祸十几天后就可以幸运地转醒,我不知道你是不是那个幸运儿。”李教授说着又叹了口气:“你是我出国前接下的最后一个病人,我不希望带着遗憾离开。孩子,我在国外团队的一家研究所里刚好研究出一种刺激脑部神经的药物,它本就是针对植物人而特意研制的,如果成功,你就可以顺利转醒。如果我说是这样的结果,你会答应吗?”

  而薛安平心里早已是一片惊涛骇浪,一种能让植物人醒转过来的药?她如今意识俱在,甚至每天都会醒转两个小时的时间,但是偏偏从身体上却没有人可以看出来她曾经醒来过,直到现在医生的诊断都是自己是个植物人。醒过来醒不过来都是个问题。她一直在疑惑为什么医疗机器无法测定她的身体,到底是医院的设备出了问题还是她自己的身体和别人不同无法用机器测定。但无疑,这种醒来无法动弹说话,‘昏迷’过后,感官反而比平时增大数倍,连平时低若蚊蝇的声音都瞬间变成很恐怖的咆哮,她迫切想要“醒过来”。

  到底是植物人都是她这样的情况,还是只是她的身体异于常人,只有等她醒过来问了这位李教授才知道。

  又叹了一口气,李教授似乎掏出了什么东西放在她的床边,没有浓浓同他身上散发出来的药味,不是药,一个医生会把什么给她?

  门“咯吱”一声轻轻打开又合上,清浅的脚步声已经渐行渐远,薛安平已经无比期待那个李教授口中的刺激脑部神经的药物了。她现在迫切想要醒过来,植物人的日子,太孤独太可怕,她再也不想一直这样下去。如果刚才可以动,她一定会忍不住抓着李教授的衣服急切地说快把药给她。

  有了第一个人进来,随后自然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听着走廊吨吨的脚步声,薛安平已经被震得快要吐血,虽然在平常人眼里那只是几不可闻的声音,但在此时的薛安平眼里,杂乱而无时无刻不在病房门口外交错响起的脚步声和轰隆隆的雷声没什么太大的区别,若非要说区别,那就是这个雷鸣般的脚步声仿佛就是在她耳边响起,声声不断。当真称得上‘荡气回肠’了。

  震耳欲聋的声音中一个轻轻的脚步一轻一浅的朝着她的病房走来,正常人情况下,一般在很安静的场景下突然传出爆鸣的响声才会更加吸引人注意一点,但薛安平反倒是恰恰相反,在一大堆杂乱高昂的声音中,这个突然出现的脚步声似是一缕突然注入身体的清凉泉水,瞬间平息了她刚刚因声音太大而变得有些暴躁的心情。

  得知自己的母亲来了,薛安平很开心。薛安平自己也想不清为什么,这家医院里,几乎所有人的声音都在进入她的耳膜前被放大了无数倍,却偏偏只有自己母亲和李教授的脚步,都是轻浅的声音,不会对她的耳膜造成什么影响。

  门被轻轻推开,再次闭上时,已经隔绝了外面令她难受的声音,不得不让薛安平怀疑,自己母亲身上很有可能有一种隔绝什么磁场的气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