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鳞之舟辰木宗和无生门弟子时常有冲突。

  两大门派,虽然明面上正常,但实则暗流汹涌,彼此都很仇恨对方。

  “快快将天荒剑和天荒铠拿出来吧,我们无生门此次来到这里,就是来采购这两样东西,如果你说不上话,就叫能说话的人过来,这是一次大买卖!”

  无生门的人很是嚣张,瞬间引起了周围辰木宗弟子的不满。

  “又是无生门的贱种,来我们辰木宗做什么!”

  “我们有多少兄弟惨死在无生门手中,这次鉴宝大会居然还敢明目张胆的过来,欺负我们辰木宗没人?”

  “也不知道这竹君殿会不会把天荒剑和天荒铠拿出来!”

  所有人都在议论,恨不得立刻将这伙人驱逐出去。

  “很抱歉,我们竹君殿的天荒剑和天荒铠,卖给任何人都不会卖给你们无生门!你们快快滚开,别耽误我做生意!”

  顾明不想再和他们胡搅蛮缠,无生门的这伙人,偷奸耍滑,最爱背地里使阴招。

  “小子,嘴巴放干净一点!你知道得罪我们无生门的后果吗?”

  那伙人中,一名大汉站了出来,看着地上的星器,突然用脚一踩,十几件三阶星器便化为了粉末。

  “敢在我们辰木宗的地盘上撒野!谁给你这个胆子!”

  顾明走了出来,看见那大汉,猛的就是一腿。

  风魔腿!

  此乃顾明最拿手的招数,凭借这一招,死在他腿下的敌人不计其数。

  “什么风魔腿?也好拿出来显摆?”

  那大汉单手一劈,只听咔嚓一声,硬生生将顾明的腿骨劈断。

  嚣张,跋扈,不可一世到了极点。

  在辰木宗里,也敢如此作为,显然是不怕在场的人了。

  “明师兄!”

  南颜见状如此,将倒地的顾明扶了起来,然后将星力灌输到他的腿骨之中,这才算稳定了伤势。

  “哪来的小子,在我眼皮底下还想疗伤?”

  那大汉大手一抓,就要把南颜抓起来。

  南颜感觉那大汉的手就像山岳一般,他的整个身体都不受控制,骨头乱响,站都站不稳。

  但就在这时,一股力量突然冲了过来,将那大汉的力量排挤了出去,南颜感觉一阵轻松,站了起来。

  “真欺负我们辰木宗没人了?无生门的杂碎居然欺负到我们家门口来了!”

  话音落后,一道身影降落了下来。

  是仇剑霄!

  “是你,剑道天才仇剑霄!”

  “没想到你们无生门还认得我!”仇剑霄负手而立,南颜感觉,此时的仇剑霄比起上次,气息更加内敛,给人一种王者的感觉。

  “难道晋升到了星王?怎么这几天没什么动静?”

  ;酷:匠_R网"Y唯一正版,?_其1R他都'是2盗版

  辰木宗内,一旦有弟子成为星王,整个门派都要庆贺,然后赏赐下仙藤树,并诏告天下。

  但这段时间,门派内并无任何动静。

  “化成灰我们也认得你!你杀了我们无生门那么多弟子,怎么,今天是打算新账旧账一起还了!”那大汉凶恶道。

  “跪下!”

  仇剑霄突然怒斥一声。

  “你说什么?”

  那大汉以为自己听错了,向前走了一步。

  “我叫你跪下!”

  仇剑霄像是变了一个人,大手泰山压顶,将那大汉直接压的跪在那里。

  “星王……”

  大汉神色惊恐,此刻他才终于知道,眼前的仇剑霄,竟然成了星王。

  “哼,废物一个,也敢来辰木宗撒野!我没有杀你算是便宜你了!两国交战,不斩来使!滚吧,滚回无生门!别再让我看见你!如果不是在辰木宗,你这样和一位星王说话,我早就一掌拍死你!”

  那大汉神情扭曲,内心非常屈辱。

  “我恨啊,为什么他会成为星王!星夜大陆,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星王境界,他居然这么快就晋升了,这是为什么?”

  “仇剑霄,你等着,今天的耻辱,我会加倍奉还!你们还在那里杵着做什么,快扶我起来。”

  “加倍奉还?”

  仇剑霄本想放过他,但知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既然你想报仇,那我现在就废了你!就当是你顶撞星王的一个小小的惩戒!”

  仇剑霄单指一点,一道剑气便凌空而动,瞬间刺破了那大汉的丹田,将其中的星核隔空拿了过来。

  失去星核的刹那,大汉的境界陡然倒退,成为了普通人。

  丹田已毁,星核已失,从此以后,再也不能修炼了。

  “把星核还给我!快还给我!”

  大汉声嘶力竭的怒吼起来,恨不得立刻杀了仇剑霄。

  “想要星核?”

  仇剑霄手掌一捏,将那星核生生捏爆。

  “好!”

  旁边的辰木宗弟子无不拍手称快。

  “恭喜仇师兄成为星王,为我们辰木宗出了一口恶气!”

  “仇师兄千秋万代,永世长存!”

  人越聚越多,这些弟子看着仇剑霄宛若见到天神一般,他们的心里都非常痛快,能够狠狠的打击了无生门的嚣张气焰。

  “仇师兄,挑战星王威严,在咱们星夜大陆,只有一种下场,那就是直接杀掉!仇师兄,杀了他们!量他们无生门也不敢说什么!”一名弟子狠狠道。

  “好了,远来是客,别让人家无生门说我们辰木宗不懂规矩!”

  “规矩?辰木宗还有规矩?”

  一道异样的声音出现了,一位青年缓缓走来,周身三米,所有的弟子都被弹开,形成了一条通路。

  “是你?苏浪?”

  仇剑霄表情一变,苏浪,无生门的老牌星辰弟子,成为星王已有几十年,在星夜大陆,也是赫赫有名之辈。

  仇剑霄不过才成为星王没多久,不是这苏浪的对手。

  “苏师兄,杀了他!杀了他!”那大汉大喊,眼睛都要蹦出来。

  显然是恨到了极点。

  “真是像狗一般的乱叫!”

  仇剑霄当即就是一巴掌,狠狠地抽在那大汉的脸上,顿时大汉牙齿凋落,嘴歪眼斜。

  “混账东西,在辰木宗说话注意一点!我是堂堂星王,哪轮得着你来杀我!”

  苏浪看了一眼大汉,表情中隐约有有着滔天的怒意,这是仇剑霄在当中打他的脸。

  “好!很好!他得罪了你,你有权教训他!”苏浪眯着眼睛,这是辰木宗的地盘,他也不敢放肆。

  “还不快给我滚起来!无生门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可苏师兄,他毁了我的丹田!毁了我的星核!”

  “你放心就是,回去之后我自然会请求长老修复你的丹田!至于星核,我也会替你找一个更好的!”

  那大汉悻悻,只好不再说话。

  “仇剑霄,人也打了,你们竹君殿的天荒剑和天荒铠该卖给我们了吧!”

  “不好意思苏浪,我们竹君殿每年的产量就那么多,已经卖给别人了,你们还是回去吧!来人呐,送客!”

  苏浪嘴角抽了抽,想要发作,但是隐忍不发。

  “你们卖给了谁?”

  “自然是众星盟了!我们辰木宗梅兰竹菊四大殿,向来和众星盟交好,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怎么,如果你们有胆,就去众星盟要吧!”

  辰木宗,其实是依附于众星盟的,梅兰竹菊四大殿的殿主,不仅是辰木宗的弟子,同时也是众星盟梅兰竹菊四位星圣的入室弟子。

  众星盟的梅兰竹菊四位星圣,才是整个大陆的超级强者,无上大能。

  即便是十大宗门的一些宗主,见到了梅兰竹菊四位星圣,也要叫一声前辈。

  “好!你们倒是推脱的干净!今天我们无生门认了!不过仇剑霄你们记住,今后凡事辰木宗的弟子在外,我们无生门见一个杀一个!”

  “这就是你们所要付出的代价!”

  “我们走!”

  “不送!”

  仇剑霄表情凝重,这苏浪是瑕疵必报的人物,恐怕以后辰木宗的弟子不得安宁了!

  “等等!”

  这时,安予希突然站了出来。

  那苏浪本想发作,回头一看,表情立刻变得恭敬起来。

  “原来是众星盟的安大小姐,怎么,安小姐莫非有什么指教?”

  “指教不敢,只是打伤了人,就这么一走了之?”

  安予希表情冷漠,给人一种无法抗拒的威严。

  “这安予希不管实力如何,背景摆在那里,苏浪恐怕要脱一层皮!”

  南颜也是第一次见到安予希这种表情,对于她来说,除非是星圣,星王虽然可贵,可也不会正眼看。

  惹怒了众星盟,即便是无生门,也要顷刻之间,灰飞烟灭。

  众星盟的手段,已经可以称之为神了。

  “我们的人也受伤了!而且伤的更重!”苏浪不敢发火,他得罪不起这个安予希。

  “那是你们活该!在我们辰木宗还敢耀武扬威!没杀了他就算是便宜他了!拿出来一件八阶星器吧,抹除里面的精神烙印,这件事才算过去!”

  “八阶星器?”

  苏浪内心翻腾,八阶星器,即便是星王,也用得着啊!

  “好!八阶就八阶!”

  苏浪猛一挥手,他的手中就多了一件星器。

  “这是八阶星器,龙鳞之舟,安小姐拿去吧!”

  苏浪直接肉疼,这龙鳞之舟,是他星辉境高环之时用的,现在即便是星王境,也还用的着。

  就这么送出去了。

  天理难容!

  “嗯!这龙鳞之舟我知道,心神一动,便化为一艘巨型龙舟,即便是万里高空,也是如履平地!攻击,防御,飞行,都非常不错!”

  旁边的仇剑霄在一旁赞叹,心里乐开了花。

  能让星王赞不绝口的,这龙鳞之舟,即便是在八阶里,也属于精品的存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听风幻墨说:

有实力解封阅读的就帮帮忙吧!

另外如果喜欢《星辰战神》就推荐给你的好朋友一起阅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