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之后,南颜便和两株神蚓藤赶了过来。

  “这是……辰籍殿镇殿使?”

  其他人看见神蚓藤都是一惊,这神蚓藤虽然实力下降,可好歹曾经也是无敌的人物,辰木宗里可流传了他们不少佳话。

  “你们这些外门弟子,居然还知道我!”

  其中一株神蚓藤俯视着众人,看样子有些高高在上的感觉。

  “当然知道!”许檬一脸兴奋,“前辈曾经是星辉境的强者,带领咱们辰木宗的弟子立下过不少汗马功劳。更甚者,一夜之间,将黄泉冥府麾下的一个叫尸元宗的门派灭的干干净净!要知道尸元宗宗主可是星辉境九环的强者,而且还炼制了三头神淮傀儡,各个也都和自身实力差不多,前辈实在是厉害!”

  “那是……”

  神蚓藤得意起来,“不过那都是陈年往事了!现在我的境界足足倒退到星涅境七环,实力大打折扣!”

  说到这里,两株神蚓藤明显叹息起来,如果不是实力受损,现在的他们,可能已经成为星辰弟子了。

  “不打紧!”

  南颜拍了拍他们,“这是两颗生辰丹,你们先服下!”

  “生辰丹?”神蚓藤看着普通的生辰丹,道:“小兄弟,你还是将星力注入我们的身体中吧,十阶丹药对我们都没用!只有你的星力才能祛除我们身上的病痛!”

  星夜大陆,丹药等级也是十二之分,和星石一样。

  “话别说的这么早,你们先服下看看!”

  见状如此,两株神蚓藤只好服下生辰丹。

  丹药刚入口,神蚓藤便感觉一股浓浓的生机荡遍全身,受损的部位,通通得到修复。原本的枯枝,重新长出嫩芽,身体中的毒素也消失了很多。

  “这是什么丹药?”

  神蚓藤吃惊的看着南颜,这丹药的效果,对于他们来说,甚至超过了一些逆天神丹了。

  “这就是我用自身星力凝聚成的丹药,专门治疗中毒,受伤一类的疑难杂症!你们每天服用一颗,另外我每天也会帮你们疏通全身脉络,半个月后,不想好也得好。”

  神蚓藤本来以为南颜之前说的半个月可能是吹嘘,但现在一看,不但没有吹嘘,反而还保守了。

  咔嚓!咔嚓!

  神蚓藤猛然听到自己的识海中两道声音响起,那宇宙星空之中,自己的本命星辰突然多了两道星环。

  “哈哈,我的境界方才突然提升两环,我现在是星涅境九环的强者了!等到病彻底好了以后,我感觉我能再次跨入星辉境,重新恢复自身实力!”

  两株神蚓藤都很高兴,他们本来就有境界的底子在那,毒素减轻了,境界自然就回来了。

  “恭喜前辈!贺喜前辈!”

  在场所有的外门弟子都兴奋起来,他们隐隐觉得,过不了多久,眼前的这两株神蚓藤会再次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好了,我们走吧!有神蚓藤前辈在,想必我们能淘到不少好宝贝!”

  现在南颜不缺宝贝,他所缺的,就是背后强者的支持。

  如果有一天,真要和齐殇碰上了,自己的实力还相差的很远,这些人,就是自己的帮手。

  那仇剑霄快要晋升星辰弟子了,还有眼前的这两株神蚓藤,相信过不了多久,也会恢复实力。说不定经过这次磨难,境界会更上一层楼,直接成为星王。有了他们三人,南颜相信,那齐殇再强,也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南颜再做一件大事,那就是收买人心。

  为以后面对齐殇,做好打算。

  不知不觉,众人来到了一处地方,是天殇殿的地盘。

  那齐殇就是天殇殿的。

  天殇殿,论单个实力,比梅兰竹菊四大殿任何一个都要强横,不过梅兰竹菊四殿同仇敌忾,这天殇殿倒也不是对手。

  “吆,这不是辰籍殿的镇殿使么?怎么,不在辰籍殿看门,跑到这儿来淘金来了!看上哪一个,尽管说,我们鉴于你们是前辈,也要双手奉上不是!”

  天殇殿的一个弟子神情嘲笑,似乎不把神蚓藤放在眼里。

  “哼!吴千鹤,你也就是敢在我们面前乱叫,我们尽管实力下降了,但要是对付你,你也绝不是我们的对手!我们看中了那三株神淮草,你帮我们拿来!”

  “有本事自己拿啊!”

  那吴千鹤双手交叉,他知道神蚓藤实力下降,才星涅境七环,而自己是八环,所以才敢有恃无恐。

  “好,既然如此,那我们便自己来取了!”

  神蚓藤心中冷笑,若是放在以前,他们自然不是吴千鹤的对手,可今时不同往日了。

  唰!

  神蚓藤的身体中,突然激射出来一条藤蔓,对准了那三株神淮草。

  “想在我面前拿东西,痴心妄想!”

  见神蚓藤出手,那吴千鹤大手一挥,一头灵动的白鹤就被幻化了出来,这白鹤丰神俊朗,叫唤了一声,双翅一震,长长的嘴便将那三株神淮草吞了下去。

  “吞了也得给我吐出来!”

  神蚓藤左手一甩,那藤蔓突然转变方向,一瞬间,眼都没有眨,众人就看到那白鹤被洞穿了身体,化为星力蒸发了。神蚓藤又是一甩,将三株神淮草拿了过来。

  噗!

  吴千鹤直接吐一口鲜血,显然是被方才的攻击震伤了内腑。

  神蚓藤笑了笑,他在击杀白鹤的时候,也顺藤摸瓜,攻击了吴千鹤的本源。

  这是给他一个教训。

  “怎么可能!你们的毒素即便是长老们也无法祛除,你们居然恢复了实力!”

  那吴千鹤眼睛直直的看着神蚓藤,怎么也想不明白。

  神蚓藤自然不会把南颜供出来,看着吴千鹤,心中抒发了一口意气。

  再也不用憋屈了!

  “怎么样,没想到吧,风水轮流转!吴千鹤,你们天殇殿平时最嚣张,今天怎么不嚣张了?”

  “你们等着,迟早有一天我会报仇的!”

  吴千鹤咬牙切齿,方才的一幕肯定被别人看见了,这次丢人丢到家了。

  “还有那个,给我拿过来!”

  神蚓藤指了指一颗被土包裹的种子。

  “哼,自己拿!”

  神蚓藤嘿嘿一笑,用藤蔓将那种子拿了过来。

  酷匠网h首\‘发%

  这次那吴千鹤居然没有阻止,想来是觉得,即便是阻止,也阻止不了。

  “三株神淮草加上这颗种子一共多少钱!你们可别坑我,我在辰木宗混了这么多年,知道这东西的价格!”

  “三株神淮草三十颗五阶星石,至于那颗种子,一千颗五阶星石!”

  吴千鹤暗暗思量,那三株神淮草他是知道的,虽然珍贵,可也不少见。至于那颗种子,一直放在天殇殿法宝库几十年了,也没人看出什么端倪,所以他这次给拿了出来。

  但他知道,只要神蚓藤看中的东西,就一定是好东西。

  所以,一定要狠狠敲诈一番。

  反正也没人知道这种子的实际价值。

  “你怎么不去抢?”神蚓藤怒吼。

  “那三株神淮草可以付给你三十颗五阶星石,至于那颗种子,我只是感到奇怪而已。它的价值充其量也就是十颗五阶星石,怎么样,一共四十颗五阶星石?能不能成交?”

  “成交?你想得美!”

  那吴千鹤故意犯起浑来。

  旁边的南颜也想不到,这小小的神淮草居然这么贵?

  那五阶星器妖象伞也才一百颗五阶星石,可是妖象伞能够长时间使用,这神淮草能有什么用?

  炼丹?

  似乎用不到!

  疗伤?

  更加不可能!

  还有那颗种子,看起来真没什么特别的。

  “我再给你加十颗五阶星石,就这么多了,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

  “你这是强盗!”

  吴千鹤大吼。

  “吼也没用,这是五十颗五阶星石,你拿着!估计这次买卖,你至少能够从中克扣二十颗五阶星石出来!”

  “算是便宜你了!”

  说完,神蚓藤带着南颜众人离开了。

  那吴千鹤见状如此,只好妥协,那颗种子放着也是放着,还不如赚取二十颗五阶星石。

  “前辈,方才那吴千鹤明显是在坑你!你怎么还给他那么多五阶星石?”

  南颜知道,五十颗五阶星石可不是小数目,即便对于神蚓藤来说,也不可能眼都不眨一下。

  “坑就坑吧!如果那种子真的如我所猜的话,你小子,可就赚翻了!”

  “你这是给我买的?”

  “嗯!你救了我们,这就当做见面礼!”

  神蚓藤知道,即便那生辰丹是南颜自己炼制的,想来也是费了一番手脚的。

  区区五十颗五阶星石,他们还是拿的出来的。

  毕竟在辰木宗呆了这么久,总会有点资产。

  神蚓藤在星辉境的时候,财富很多,只是全都用来治病了。

  “前辈,这神淮草是什么?”南颜问道。

  “是啊,是啊!我们也想知道!”

  许檬等人附和道。

  “这神淮草,原本不属于咱们天杀星,是属于神淮星的东西!”

  “神淮星?”

  众人面面相觑,显然是没听过。

  神蚓藤继续解释道:“神淮星,每隔六百六十六年会与咱们天杀星擦肩而过。只是由于在两颗星辰相遇时,距离太近,以至于大气相互摩擦,所以每次神淮星回归时,都会由于与天杀星相互摩擦而损失掉自己的一部分辰石。这辰石由于受到天杀星巨大的吸引力而化为陨石坠落。那神淮草,就是从陨石内部里发现的,确切的说,这陨石带来了神淮草的种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