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颜的嚣张事迹瞬间传遍了整个南家,连南峰都被惊动了。

  南家大堂。

  南峰的眼神一直盯着南颜,奇怪的是,他居然没有发怒。

  “家主,可要替我们做主啊!”

  南方和南河两人嚎嚎大叫,他们的嘴,肿的像香肠一般。

  “废物!”南峰拍案而起。

  “修炼一年多,连个奴才都打不过!要你们何用?给我滚下去,取消今年的星石供应!”

  两人还想说什么,但被其他弟子拉走了。

  “南颜,好手段啊!隐藏这么深!”

  “家主说的哪里话!南颜不懂!”

  南峰走了过来,瞪着南颜,冷哼一声。

  “还不到一个月,你的实力居然可以直接将两名星子境的弟子打伤,你的本命星辰绝不可能这么简单!”

  “说吧,有什么事瞒着我的!”

  南颜眼睛一转,知道自己表现得太过惊人,那南峰有了惜才的意思。

  “也没什么!就是木属性有些特别而已!”

  “哦?特别在哪里?”南峰的眼睛亮了起来。

  “众所周知,木属性分为普通的青木,再上一层,就是宝木,王木和圣木。”

  “估摸着,我的木属性应该是宝木!”

  南颜侃侃而谈。

  “宝木?你是说宝木?”

  南峰无比震惊,他是整个家族最厉害的强者,自然知道宝木意味着什么。

  “那可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属性啊!有了这等属性,只要往丹药里融入一丝,就能立刻提升整个丹药的品质。不仅如此,寻常人无法吸收与自己属性相悖的星石,有了它,稍微一调和,就能立刻转化属性!可以说,拥有宝木属性的人,可以吸收任何属性的星石!也可以助其他人吸收!”

  “这这这!”

  南峰直接说不话来。

  家族等于是捡个一个宝。

  初沟通本命星辰时,南颜以为自己的生辰只是普通的木属性星辰,但越到后来越发现,它绝不普通。

  经过这段时间的琢磨和查阅古籍,南颜终于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如若不是这样,他刚开始就说出来,也不至于落得个这种地步。

  而且,生辰的木属性,也绝不是宝木这么简单。

  很有可能是王木或者圣木。

  但这太过惊人,还是不说为好。

  有了宝木就够了。

  南颜在沟通生辰时,是其主动呼唤,仅此一条,就注定它的不平凡。

  而天辰更加神秘。

  “好好好!”

  南峰高兴的合不拢嘴,有了南颜,整个家族的实力会彻底上升一个台阶。

  方圆百里,有四大家族。

  齐家,南家,贺家,连家。

  齐家最强,南峰早就想取代齐家的地位了。

  他从南颜身上看到了希望。

  “吩咐下去,南颜的事保密,另外提升他为核心弟子,每月十颗一阶星石,不,二十颗!由我亲自教导他!”

  一瞬间,南颜的身份来了个大转弯。

  享受到了众星拱月般的待遇。

  南商的属性是金属性,之所以被称为天才,是因为他的金属性也比较特别。

  是比较罕见的琉金。

  金属性,分为普通的白金,然后是辉金,王金和圣金。

  琉金,是介于白金和辉金之间的。

  比起南颜的宝木,差远了。

  所以,南颜才是整个南家天赋最好的人。

  退去了奴才的身份,那些脏活累活,自然不需要再做了,他每天做的,就是修炼。

  虽然每月供应二十颗一阶星石,但对南颜来说,还是不算多。

  他来到了后山。

  身旁站着南瑶。

  她眼神里充满复杂。

  “怎么样?有没有后悔?”南颜故意问。

  南瑶看了他一眼,道:“身份变了又怎样,你还是奴才!”

  “你!”南颜想上前扇她,但还是没有动手。

  “好!还真是小看了你!不过无所谓,迟早有一天,我会成为南家的家主!”

  “我问你一件事!”

  “你说!”

  顿了顿,南颜开口道:“当初如果不是南商逼迫,你会不会选择我?”

  “告诉我实话!”

  南瑶突然一愣,她没想到南颜问的这么直接。

  她看着他的眼,点点头:“会!”

  南瑶虽然是美女,但身份低微,地位卑贱,在所有的奴才中,她最看中的是南颜。

  没有沟通本命星辰之前,南瑶每天都可以见到南颜的努力,为了炼体,百般折磨自己,从那时起,南瑶就对南颜有了意思。

  可奈何自己不过是婢女,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

  让她嫁给谁,她便嫁给谁。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南颜成功沟通本命星辰,南瑶很开心,可南商的话,她敢不听?

  不听,就是死路一条。

  南颜为了她,杀了南崇,这等意气风发的少年,谁人不意?

  只是这又怎样。

  自身终究不过是令人摆弄的玩偶。

  0I酷L匠}网;a唯S一t正版7,d$其他都;是=盗}版1O

  所以,她选择了嘲笑,来掩饰自己的内心——我这样的人,不值得你喜欢。

  “单凭这一个字,来日我做家主,定封你为奴婢之首!”

  南颜哈哈大笑。

  “对了,你怎么不沟通本命星辰?”

  “我……”南瑶一时哽住,脸上浮现窘怕的神情来。

  “我一年前悄悄沟通过一次,可惜失败了,差点死掉!从那以后,再也不敢了!”

  “没事!你现在试着沟通一次!”

  “我……不敢……”

  “有我呢!”南颜拍了拍南幽的肩膀,他身具宝木属性,生命力雄厚,即便南瑶有危险,也可以救回来。

  看着南颜坚定的目光,南瑶终于点头。

  她双眼紧闭,释放了心神。

  在宇宙法则的作用下,她的心神直接飘到宇宙星空,来到了自己的本命星辰前。

  她第一次已经找到了自己的本命星辰,所以这次不用呼唤。

  她看了看眼前的本命星辰。

  那是一颗被迷雾包裹的星辰,乍看一眼,脑海中便出现种种幻觉。

  历经生死,千百轮回。

  连南瑶自己差点都被迷住。

  她控制心神慢慢靠近。

  但还没有触摸到,她的心神就已经快要消耗完毕。

  南瑶的脸色煞白。

  一旁的南颜知道她快不行了,连忙注入自己的木属性星力,增加她的心神之力。

  “快快拓印!”

  南颜喝道。

  帮别人提升心神之力,对于自己也是一笔不小的消耗。

  得到了南颜传递过来的木属性星力,南瑶的心神之力陡然大增,她的手,终于触摸到了自己的本命星辰。

  “一切就看你的了!”

  南颜收回星力,站在一旁等待。

  半晌之后,南瑶突然睁开双眼,看了看南颜,眼神里充满感激,蓦然倒下。

  房间里。

  南瑶躺在床上,已经苏醒。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南瑶眼眸湿润,终于禁不住自己的情绪。

  “因为我曾经喜欢过你!你对我怎样,那是你的事,不能因为你的所作所为而否定了我对你的喜欢!”

  “让我做你的妻子,好么?”

  南瑶的眼神里满是乞求。

  南颜没有说话,半晌之后,才道:“你也累了,好好休息!如果你想留在我身边,就做我的婢女吧,如果不想,等我成为南家家主,给你寻一个好人家!”

  说罢,南颜转身离开。

  喜欢,那只是曾经的事。

  毕竟,发生了这么多事,不可能当做没发生。

  南颜的心中有了芥蒂。

  芥蒂一旦存在,便再也无法消除了。

  晌午,西山。

  通过帮助南瑶,南颜发现了一个秘密。

  既然木属性星力可以给南幽增长心神之力,为何不能给自己增长呢?

  “真是笨!”

  南颜摇了摇头。

  “试试!”

  他试着沟通天辰,心神消耗极快,然后他将木属性星力灌输到自己的心神之中,果然,片刻之后,心神恢复了之前的强度。

  “果不其然!这样一来,我每时每刻都能制造星石,不用担心心神消耗了。但还限于一阶,想要制造更高阶的星石,除非境界提升!”

  “现在,限制星石制造速度的唯一之处就在于四周星力是否浓厚了!”

  浓厚,则凝聚快,速度自然会上升。

  “呦!南家的奴才,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不远处,南商缓缓走来。

  “真是冤家路窄!也好,看来上天也要我尽快结束这一场争斗!”

  他也走了过去。

  “南家的天才,在我看来,不过稀疏平常而已!琉金?很高级么?比得过宝木?”

  “你!”南商摆了摆衣袖,“奴才就是奴才,就算成了天才,还是奴才!”

  “很快!我就要成为南家的家主了!现在跪下,说一声我是奴才,我兴许可以放了你!”

  “家主?”南商哈哈大笑,仿佛在听笑话。

  “翅膀硬了,就想飞!连我都打不过,还想做家主?”

  “打不打得过,试试才知道!”

  “我说过,你们两个都得死,南崇死了,接下来,就轮到你了!”

  南颜双手一震,浑身星力瞬间凝发,顿时万千飞叶从南颜的手中飞出。

  像是一个个刀刃。

  空气都要被割裂开来。

  “一阶劣等星法而已!”南商大袖一甩,就像是凝聚了一道屏障,飞叶纷纷掉落。

  只一下,就展现出两人的差距来。

  但南颜却眯上了双眼,心中暗兴不已。

  “居然不是星光境!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了!也是,凭他那狭隘的性格,只知道天才荣誉,根本不努力修炼。天才又怎样,还不是落了别人一大截。”

  唰!南颜身躯一闪,手中多了一柄剑,正是那柄竹剑。

  与此同时,他的双手凝聚了一个星力漩涡,里面砰砰砰响起了数道响声,是星石爆炸了,化为了滚滚星力。

  “给我死来!”南颜左手持剑,右手幻化飞叶,再加上星力漩涡,三重攻击之下,即便是星子境五环强者,也要深受重伤。

  根本不能硬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听风幻墨说:

   宝木PS:新书首发,希望广大书友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