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j匠网$唯sE一正fB版,O'其B他都E是a,盗…版dP

  南瑶。

  南家公认的美女,十四岁左右,生有惊天之容,长大之后,必是倾世红颜。

  她是家主夫人的丫鬟,像南颜这些杂役,早就把她当做是自己心中的仙子。

  南峰有言,谁能够沟通本命星辰,就将南瑶许配给他。

  二十多个少年少女,成功沟通本命星辰的,不过才四人,其中两名少女,两名少年。

  另一名少年,名叫南崇。

  也对南瑶觊觎已久。

  但南颜完全不将其放在心上。

  此等小人物,即便沟通了本命星辰,也是庸人一个,被奴役惯了,骨子里都是奴才的本性。

  但南颜不同,他从未受过南家任何恩惠,生活起居,全是南苍一人操办,他对南家根本没有任何好感。

  虽是杂役,但内心却很叛逆,恨不得立刻离开南家,四海为生。

  但唯一放不下的,只有两人,南苍和南瑶。

  “南瑶!”

  他见到了她。

  “从此以后,你便是我的了!”

  南颜双眼凝视,虽是少年,但感情之事,却早已心领神会。

  星夜大陆,十五六岁,便开始谈婚论嫁。

  大的家族,更是从小便开始定亲联姻。

  男女之事,不足为奇。

  “什么就是你的了?”

  南瑶的身后,南崇慢慢走来,他拉起南瑶的手,态度十分挑衅。

  “放开她!”

  南颜陡然愤怒,极速冲去,一拳打出,直接将南崇震退。

  口吐鲜血。

  沟通本命星辰之前,要进行炼体之术,他们之中,南颜一直是体魄最强的。

  现在沟通了本命星辰,身体之中有了星力,攻击力更是无与伦比。

  “你!南家之中你也敢动手!真是吃了妖孽的胆,要造反不成!少主南商已经答应我,南瑶是我的!”

  “少主?少主说了也不算!”

  南颜将南瑶护在身后,吐了一口涂抹,冷笑道:“奴才一个,也想染指南瑶?少主?少主也要听家主的!”

  “是么?”

  突然之间,一道声音传来。

  “你方才说,本少主说了不算?”

  南颜一惊。

  他抬起头看了看正信步走来的南商,神色一变,知道今天之事,这位少主不会善罢甘休。

  南商十七岁,被家族之人公认为天才,嚣张跋扈,不可一世。

  算是秉承了他老爹的传统。

  南颜不卑不亢道:“家主说过,谁能沟通本命星辰,谁就能娶南瑶!南崇奴才一个,根本没这资格!”

  “他是奴才?那你是什么?”南商笑了笑,“你也是南家养的奴才,别以为有苍管家撑腰,便可肆无忌惮!记住,我才是南家的少主人!”

  “南瑶!你过来!”

  南瑶看了看南商,知道命不可违,缓缓来到南商身边,躬身下去。

  “见过少主!”

  “嗯!”南商点点头,道:“要你在南崇和南颜之间选一个,你选谁?可要想仔细了!”

  “我!”南瑶唯唯诺诺,吞吞吐吐,不知道该说什么。

  半晌之后,南瑶才开口:“我谁都不选,我想要伺候少主一辈子!如果非要选一个,我选少主您!”

  啪!

  一个巴掌突然上去,打在了南瑶的脸上。

  “贱人一个,也配说选我?我南商要谁没有?用得着你来伺候?”

  “混蛋!”

  南颜怒不可遏,直接冲上去,将即将倒地的南瑶抱在怀里。

  他的眼,似乎要喷出来火一般。

  “敢骂我!你这奴才,莫非是想死了?”南商二话不说,直接一脚踢去,南颜猝不及防,陡然飞起,撞在了墙上。

  胸口剧震,脏腑都要吐出来。

  这一下,受伤不轻。

  “南瑶,再说一遍,你选谁?”

  南瑶看了看受伤的南颜,知道如果再选错,下场会比南颜还凄惨。

  她指了指南崇,道:“我选南崇!”

  “嗯!这还差不多!”

  南商拍拍手,转身离开。

  而南崇漠然的看了一眼南颜,呸了一声,带着南瑶离开了。

  “该死啊!南商和南崇,早晚有一天,都得死!”

  两周后。

  “还差一步,便是鬼斧了!”

  在正式成为星修者以前,需要经历一段过渡期,此过渡期需要跨过三重境界。

  一重,通灵。

  二重,飞天。

  三重,鬼斧。

  通灵,意即沟通本命星辰,这不像以往,而是随时随地的沟通,做到信手拈来。

  南颜早已掌握,第一次沟通本命星辰后,他便能熟练运用。

  现在随意一想,识海之中,便会出现生辰的影子。

  飞天,此境界者,能够短暂的腾空滑翔,但时间只有几息。

  想要真正做到脚不沾地,在空气中游走,除非到达更高层的境界去。

  鬼斧,便是星力变化。

  此境界者,能够令星力千变万化,如同自然神工一般。

  变一头猛虎,一只飞鸟,都能以假乱真。

  这也是修炼星法的基础。

  千叶幻影,南颜已经等了两周的时间,只等待境界突破,他便能立刻用星力幻化出飞叶,然后杀人报仇。

  星法之意,他早已熟稔于心。

  所缺的,只是境界。

  他拿出了那颗星石。

  星石,可以提供星力。

  本命星辰也可以提供星力,但初期太少,不足以修炼。

  只有借助星石。

  南颜将星石贴于丹田,随即运转丹田之中的星核。

  星核隔空一转,南颜手中的星石便化作一股星力,冲了进去。

  南颜大惊。

  这颗星石,即便是对于高境界之人来说,也不可能一下子完全吸纳。

  其中所含星力,不可量夺。

  “这下遭了!”

  南颜拍拍头,责怪自己太过心急。

  但是出乎意料,庞大的星力被南颜全部吸收,只一下,他的境界便被冲破,达到了鬼斧之境。

  他内视而去,果然发现异样。

  “怪不得,我的星核比其他人大很多!应该是两颗本命星辰的缘故!星核越大,吸收本命星辰的星力就越多,以后即便不借助星石,也能正常修炼了!但想要突破境界,还得星石助力!”

  南颜臆想。

  这一下突破了境界,南颜立刻开始修炼千叶幻影。

  他双指一点,星力忽然变化,成了飞叶的样子。

  他再一勾,叶刃划破空气,直接将前方一棵小树洞穿。

  血肉之躯,更是难以抵挡。

  摘叶伤人,莫不如此。

  纵然是木属性星力,但攻击力一样不弱。

  “是时候报仇了!先杀了南崇再说!”

  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但南颜不想等那么久,十年太长,只争朝夕。

  若报仇也要扭扭捏捏,修行之路,即便成为强者,也是懦夫一个。

  大丈夫当断则断!

  他在后山找到了南崇。

  南崇正在修炼星法,旁边有南瑶端茶送水,俨然将其当成了自己的丈夫。

  南颜见状,更加凶栗。

  “狗奴才,今天我要你死!”

  二话不说,南颜一个闪身,当即来到南崇面前,随后猛击一拳。

  南崇当然抵挡不住,趴在地上,嗷嗷大叫。

  南颜将脚跟狠狠的踩在南崇的头上。

  头骨都要被踩碎。

  “不是有少主撑腰么?要你死,就要你死!”

  南崇连连求饶,亦无任何用处。

  南颜幻化飞叶,将南崇全身戳了十几个血窟窿,但还没有死。

  “是不是很痛苦?这是我刚才学会的星法,在你身上试试!感觉怎么样?”

  “我看中的女子,除非我主动放弃,否则谁也夺不走!”

  “今天你死后,接下来就是他了!”

  南颜眼神凶狠,用力一踢,将南崇的脑袋生生踢爆。

  南崇,顷刻之间,死于非命。

  “南瑶,跟我走!”

  “走?去哪里?”

  南瑶出奇的平静,盯着南颜道:“你杀了南崇,南商不会放过你,家主也不会放过你!乖乖认罪吧!”

  “认罪?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

  南瑶冷笑:“少主说的不错,他是奴才,你也是奴才!我凭什么跟你走?陪你送死?”

  “我救了你!让你脱离了魔掌!你居然如此待我?”

  “哼!救了我?他是魔掌,你就是仙掌了?南颜,别太高看自己!记住一点,奴才永远都是奴才!”

  南瑶看也不看他,直接离开了原地。

  可南颜却心若冰谷。

  仿佛被割裂一般!

  啪!

  鞭子抽打的声音传遍整个南家,大堂之中,南峰怒视着南颜,手中的杯盏,都被捏的粉碎。

  “狗奴才,原以为你会为南家作出贡献!贡献没作,反倒杀害弟子!真是狗胆的奴才!给我打!”

  又是一顿抽打,南颜的身上,顿时起了血泡。

  这鞭子是用毒虫制成的,每一次抽打,都仿佛万虫噬咬。

  寻常人根本扛不住。

  但南颜咬住牙,一直不曾言语。

  只怪自己看错了人!

  那奴才杀了也就杀了,即便再来一次,南颜还会这么做!

  “家主,南颜还小,放了他吧!”

  南苍苦苦哀求。

  “你别说话!”南峰摇了摇手,“若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早已将他处死!从此以后,贬为杂役,重活累活,全由他做!每日午时,曝晒一个时辰!”

  南峰命令一定,南颜算是永无翻身之日了。

  南崇被杀,南峰绝不可能这么快知道,除非有人通风报信。

  定是南瑶泄了嘴。

  南瑶可能也将自己想杀南商的意思说了出来。

  两人之间,算是撕破了脸皮,于今之后,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目前形势,对南颜极为不利。

  一者,他身份已失。身家性命,全由南商随便揉捏。

  二者,他实力不济。即便是鬼斧之境,也不是南商的对手。

  南商早修炼两年,更是公认天才,现在的境界,只怕南颜拍马都追不上。

  只能望其项背。

  此等劣势,寻常之法,不可能补足。

  除非背地里下手。

  一顿抽打之后,南颜的奴才生涯又开始了。

  身处南家,每每都能遇见南瑶,每次见到她,南颜内心都一阵绞痛,痛不欲生。

  而南瑶只有冷笑。

  一个是奴才,另一个是家主夫人身边的红人。

  身份顷刻之间,被颠倒过来。

  此等滋味,绝不好受。

  房间里。

  南颜受伤颇重,背后皮肉,皲裂开来,白色的血肉一张一合,甚是吓人。

  南苍用灵药敷上去。

  南颜顿时感觉像油炸一般,仿佛整个身体都要爆炸。

  但他默不作声。

  别的他没学会,就学会了坚韧与冷漠。

  “早知如此,告诉我一声,那南瑶还不是手到擒来?非得自己逞强!”

  南苍的心,比谁都痛。

  他视南颜为自己唯一的孙子。

  自然疼爱有加。

  然而他不知道,南颜自尊心超强,此等之事,哪里还要别人插手!

  “等过了这段时间,家主消了气,我寻个机会给你求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