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海棠回到轩辕黔的小院,海棠一屁股坐在板凳上,对轩辕黔说:“黔儿!我真是要吐了!我竟然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我都感觉我不是我自己了!还有,轩辕萧那个咸猪手竟然敢搂我的腰,真是活的不耐烦了!”轩辕黔愧疚地说:“棠,对不起呀!让你受着罪!”海棠一副大姐大的样子,豪爽地说:“这有什么!咱们姐妹不分这么清楚!”轩辕黔点了点头。调皮地说:“棠,轩辕萧真是个笨蛋!”海棠耸耸肩,无所谓的说:“谁说不是呢?也不知道你姨娘是怎么看上他的?”轩辕黔嘲讽的说:“不是!他们两个人真是天生一对,天生害人的一对,真是绝配!”海棠像小鸡啄米一样,猛点头,一不小心,脖子扭伤了!这时的场景是:海棠坐在床上,歪着头,蓝韵幸灾乐祸地给海棠捏这脖子。

  屋子里传出“黔儿,你轻点!”黔温柔的说:“好!我慢慢的!”

  这让屋外的小云联想翩翩,瞬间脸红了一大半,小云想:小姐不会真的取向有问题吧?

  rO酷gw匠网永*…久免)费◎^看小'说

  天刚破晓,淡青色的天空还镶着几颗稀落的残星和未消失的残月。

  但,轩辕黔和海棠早已起床,一起练功,月亮和太阳的光芒,分别照到他们二人身上,身上的级别也在慢慢增加。轩辕黔已从橙阶变成绿阶了,而海棠从青阶变成蓝阶。

  知道太阳高照,月亮消失为止,二人停下,满身的臭汗,使二人各自嫌弃自己,赶紧去洗澡,轩辕黔在浴室洗,海棠在木桶里洗。

  另一边,轩辕萧正在和姨娘说:“我准备去一个正妻,你给我好好准备,就在后天!”姨娘花容失色,惊慌地说:“老爷,小妾哪里做得不好,我可以改!求您不要!”轩辕萧冷眼投过:“你要是不准备好,就等着休书吧!”姨娘一听“休书”立马晕了过去,轩辕萧不耐烦的说:“小碧去请大夫,赶紧治好她,好让她准备!”婢女小碧慌张的说:“诺!”随后,就跑出去了!

  轩辕萧坐在板凳上,笑眯眯的回想昨天和海棠说的话。海棠说:“轩......轩辕萧,明天,你我重约湖边!可好?”轩辕萧一把搂过海棠的腰,说:“听你的!”

  轩辕黔手中的钱就剩一点了,自己又做了一次丹药,因为有了灵力,这次做了五个。可那个鼎受不住了,一下碎了。轩辕黔只好拍卖一个新的。

  到了木阁,用五颗丹药,一共换了四千万。然后在拍卖中仅用一万换了一个新丹炉。因为这个丹炉全身乌黑,还没有灵气。所以特别便宜,也没人跟轩辕黔抢。

  回到轩辕府,轩辕黔观察这个丹炉,全身乌黑,一点生机都没有,好像买亏了!

  轩辕黔想用灵力看看这个丹炉的坚硬程度咋样。没想到,惊喜的事情出现了,丹炉外表的一层焦皮掉落了,露出一个金色的丹炉,然后轩辕黔好奇的打开盖子,突然,一只黑猫吊着一本古书跳了出来。黑猫放下古书,看着轩辕黔。黔也同时看向黑猫的金色眼眸。黑猫突然笑了出来:“噗!”轩辕黔好奇的说:“你会说话?”黑猫用藐视的眼神,说:“本尊当然能说话了!”轩辕黔不理他,拿起古书,抚了抚书上的灰。

  “无名丹药!”轩辕黔把书面上的四个打字读了出来。随后,噘着嘴说:“这名字一点都不好听!真土!”然后黑猫抓狂了:“你个不知好歹的人类!这是无名丹药!世界上唯一一个丹尊留下来的远古药方。”轩辕黔皱着眉,问:“你个猫怎么知道?”黑猫严肃地说:“本尊是丹尊!”“噗!”轩辕黔刚喝下去的水,喷到黑猫的身上,瞬间,黑猫就成了“落汤猫”“喵!”黑猫怒吼。瞬间变成一只比猎豹还大的黑猫,张着血盆大口朝轩辕黔吼去。轩辕黔平静的看着它,随后,举起小手,摸摸他的脑袋,笑眯眯地说:“敢朝主人吼,我猜你是活得不耐烦了!”然后,轩辕黔用灵力型化成鞭子,在那抽着黑猫。黑猫赶紧变成原型:“喵喵喵!”似乎在求饶。轩辕黔心满意足的收起鞭子。问:“你叫什么?”黑猫仰起头,高傲地说:“本尊大名乃喵喵!”轩辕黔又一次吐了。笑着说:“喵喵!这个名字谁起的,起得真好!”喵喵自豪的说:“我是丹尊的宠物,这名当然是丹尊给我起的!”然后,喵喵捂住了嘴巴,心惊:糟了,说漏嘴了!轩辕黔又拿起鞭子,把玩的说:“某物刚才骗我了,是不是得给他一点惩罚?”喵喵赶紧跪地求饶,那场面,真是让人忍俊不禁:一个沉鱼落雁的姑娘坐在板凳上,一只猫跪在地上,然后,姑娘拿着鞭子抽了两下。猫两眼冒泪,痛苦猫嚎!

  当轩辕黔还要抽时,喵喵的嘴中飘出一个发光的球球,这个球球一下子从腹中钻进了轩辕黔的身体里。轩辕黔摸摸小腹,问:“从你嘴里飘出的是什么?”喵喵撅着猫嘴,说:“我的内丹,这说明了,我要此生此世在你身边守卫你,你死了我就死了!”

  今天,海棠去见轩辕萧了,小云去买东西了。就剩轩辕黔一人,轩辕黔出现呕吐现象,而且吃不进东西,只想吃酸东西。

  晚上,海棠把晚饭端来,不放心的说:“听小云说,你早上和晚上都没吃饭,中午就吃了一点山楂。”轩辕黔委屈地说:“我也不想!可就是吃不进,还特别想吃酸的,而且还有呕吐现象。”海棠皱着眉,拿过轩辕黔的说,切脉。

  原本皱褶的眉头,又加深了一点,海棠说:“轩辕黔,你和哪个男人上过床了?”轩辕黔坚决地摇摇头,海棠又说:“或者你在外面偷腥?”轩辕黔摇摇头,海棠说:“那你怎么怀孕了?”“什么!怀孕!”轩辕黔突地一下站起来。海棠说:“你不会把知道孩子他爹是谁吧?”轩辕黔摇摇头,说:“不知道!”然后,轩辕黔想起什么,把熟睡的喵喵给打醒,问:“你的内丹能让人怀孕?”喵喵睁得睡眼朦胧的猫眼,说:“不会呀!我的内丹才一天,你怀孕就三个月了!”轩辕黔问:“你怎么知道是三个月?”喵喵瞌睡的说:“我的内丹在你身体里,我能看清你身体的状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冰紫韵说: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我的第一本书,我要加油!都撸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