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吕玄转过身,云梦再一次被吓了一跳,吃惊的对吕玄道:“你的脸怎么了?怎么会变成这样?”

  吕玄默默地摇摇头,用着较为悲伤地语气对吕玄道:“都不是,我只是昨晚出去走了走,然后摔了。放心吧,我没事儿。就是昨晚出门时,不小心摔了而已。”

  此时吕玄心中暗道:还好我的脸恢复了,不然我肯定会被打一顿的。

  更~新最h快0)上酷{q匠网

  云梦虽然没说出来,但说实在的她还是吓了一大跳,毕竟居然会摔成这个样子,这恐怕摔得很重吧。可既然吕玄没有主动说出来,她又何必要问呢?问了也只能另吕玄感到反感而已。云梦走进帐篷,把自己的医药箱拿了出来,拿出了一瓶药水,对吕玄道:“把你脸上的药水洗了,我这一瓶比较好。”

  吕玄伸出右手,做了个不的动作道:“不用了,我不需要。我擦自己的就可以了。”

  云梦看吕玄不愿意,撅了撅嘴,将这医药箱收了起来。在附近找了一块石头坐了下去,并把旁边的小石子儿拿起来,向山下扔。云梦看着山下的大厦和农村的小平房,虽感觉到了明显的差距,但却没有什么想法。她的大脑一片混乱,想着为什么吕玄会摔了。

  她看了看山顶,发现在山顶上有一片森林,扭过头对吕玄道:“我们去山顶的森林里吧!正好给你解解闷儿,你看如何?”

  吕玄点了点头,对着云梦道:“好吧!”

  云梦站起身,拉着吕玄爬上了山。

  好吧,现在让我们把目光重新转移到简熙等人身上。

  仅仅过了二十分钟,简熙的肚子便开始咕噜噜的叫了,没办法运动量这么大,换谁都撑不住。简熙对徐莫道:“老公啊,把我的午饭拿出来好吗?”

  徐莫没有任何反应,因为他的四肢已经在直冒冷汗了,自己做了那种事儿,能怎么办呢?简熙看徐莫没有任何反应,拍了拍徐莫道:“喂,想什么呢?”

  徐莫结结巴巴的道:“没,没,没,没什么。你要午饭是吗?”

  简熙点了点头。徐莫更加结巴了,他其实从刚刚开始,就已经发现了,原来自己把简熙的午餐给,拿了用来捕兔子。现在他该怎么办?难道只能,接受简熙的训斥一顿,然后今晚回去后啊——跪键盘或者小冬笋指压板。

  徐莫现在的内心,其实是万分挣扎的,到底该不该说呢?经过了三分钟的苦苦挣扎之后,说胜利了。徐莫,用结巴的声音道:“其实吧!你的午餐啊,被我一个不小心,用来捕捉猎物了。怎么办?”

  简熙听后,立刻火冒三丈了。身为一代饭使,居然将自己的午餐用来捉猎物了,难道是想间接地说自己是猎物?不管是什么,总之徐莫做的太过分了。必须给点儿惩罚,才可以。简熙道:“对于你的行为,我决定暂时不予以追究。”

  徐莫听后,甚是感动啊。简熙居然没有,立即惩罚自己。太激动了,徐莫都快要感动哭了。但是,不排除笑里藏刀的可能。这应该就是,为啥徐莫没哭的原因吧。毕竟最近啊,都这样,简熙都没有体罚自己,都是说什么暂时不予以追究之类的,难道是打算叠加起来,然后一次性体罚吗?天哪,实在是太恐怖了,女人心琢磨不透啊。

  简熙冷笑道:“对了,我午餐该怎么解决呢?”

  徐莫看饭盒里还有剩,但他不敢说给简熙吃,不然肯定完蛋了。他赔着笑脸,低声下气的对简熙道:“放心吧,在下的午餐先给您,请您务必要大人不计小人过。”

  简熙用高高在上的口吻,接着道:“那么,这里剩下来的呢?”

  徐莫眼睛一闭,痛苦的道:“在下懂的,再下决定剩饭剩菜由我来吃。”

  哎!为什么说,女人不好惹呢?就是因为她们啊,一旦老公或男朋友犯了什么错误,她们生起气来,不是体罚,就是不体罚。体罚了还好,不体罚将会相当的惨,因为她们会累积在一起,等哪一天觉得攒够了以后,一次性体罚。到时候,就不再是受不受伤的问题了,可能将会是“生命安全”的问题。

  简熙开心的笑了,她拍了拍徐莫的肩膀,道:“好,很好,非常好。果然有点儿长进,但是嘛,还是有点儿欠缺啊。不过,算了。记住,下一次再发生这样的事,你要自觉点儿,别等我问你了你才说。知道吗?”

  徐莫连连点头,连声道:“是,是,是。我知道,放心吧。熙姐,您先去忙吧,在下还在捉捕兔子呢。”

  简熙拿着徐莫的饭盒,一边走一边吃,且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总感觉,徐莫快要完了,似乎简熙觉得已经累积够了,可以给他点儿惩罚了。

  简熙走到罗琴旁边,对罗琴道:“我觉得我对某位大老板的惩罚,已经累积够了。可以考虑一下,开始惩罚他了。你有什么好主意吗?”

  此时,徐莫正盯着前方,但不知为何总觉得背后有点儿凉凉的。他摸了摸后背,并没有出任何的冷汗。

  徐莫不知,自己将要接受这命运的安排。遭到来自简熙与自己的表妹,联合商讨后的惩罚方式。将会是什么样的呢?别问我,我可不知道。女人那点儿心思,可千万别问我。我不可能知道的。但可以预想到,将会是相当那个的惩罚。

  忽然前方传来“咔擦”的声音,这很明显是有猎物来了,徐莫更加专心了。这附近也安静了许多,专心听都听见心跳声的静。数分钟后,徐莫看见了一只灰色的兔子,他手一拉便将兔子捉住了。他如同孩子一般笑了,且是又蹦又跳。很难令人想象出,这个人是一个公司的老板。

  听见徐莫的欢呼声,简熙与罗琴赶来了。她们看徐莫那样子,似乎明白了什么。她们走上前去一看,竟然是一只灰色的兔子,罗琴大喊一声:“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