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红残阳,染红了碧色大地,星瑞的口中不停喃喃着。

  “死了,都死了,为什么会这样,这不是我杀的……”

  血坡中的画面变成小星瑞终身的恶梦,这浓郁的血腥,冰冷的内心,无不摧残着少年幼小的心灵。

  “懦弱的人类。”

  在此刻,星瑞听见了一道声音,它冰冷无情,却带着美妙。

  星瑞在惶恐中,抬起头,在恐惧时,只有自己,忽然出现一个人无疑能让他的心有些底气,但他却没见到任何之人。

  “谁?是谁?”小星瑞左右四顾,看见脚下的血液,因夕阳而赤红的草地,远处流淌闪烁着晶莹的溪水,可却没有一道人影。

  “我在你体内。”那声音再次响起,此次星瑞能听出,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其身影愣了一下,星瑞呆呆的看向自己的生躯。

  “你……你在我体内?”愣了半宿,星瑞低头不可置信的看这自己。

  “真的?”星瑞的声音弱弱的,眼角还沾着泪花,看起来颇为可怜。

  而那声音却没有回答他,星瑞等了一会,继续抱着身子蹲在血地上,似乎是哭累了,星瑞看着自己忽然说起了话语。

  “你……在吗?……我叫你姐姐可不可以。”星瑞对自己喃喃,自言自语,但等了一会无人回应他,“你不说话就是同意了。”

  星瑞此时想找个人聊天,找个人发泄内心的恐惧,他认为刚才那声音能听见他说话,于是他便开始了倾述。

  “姐姐他们好像都是我杀的,我好害怕。”

  “可我什么也没做。”

  “姐姐为什么会这样。”星瑞越说越伤心,善良的他从小没有看见过他杀死过任何一个生命,而今天数十只生命在其手中终结,使他害怕,使他痛苦与悲伤,他原本可爱的小脸上染有血迹。

  小星瑞悲伤的讲述着,说着说着似又要哭泣,此时那神秘女子的声音却又出现了。

  “这些都是我杀的。”其声音淡淡,无任何变化,星瑞却身体一颤。

  “是……是你杀的……”

  “为什么要杀它们?”星瑞忽然痛哭起来,睁着大眼,看向空中若隐若现的星辰,他的泪水飞溅,止不住其怒意。

  “因为我在你体内。”那女子道,声音中还是听不出任何变化,似一座万古不溶的冰山。

  ”你为什么会在我体内?为什么?”小星瑞刚才那声嘶吼似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他的声音变弱起来,那声音沉默,过了许久星瑞都没再听见那女子的声音,他站起身来,摇摇晃晃的走向他离开的小山坡。

  此时的星瑞好似一具行尸走肉,没了其魂,他便如此,不知走了多久才走到他遇见少女的小山坡,星瑞麻木的眼神在荒草地中寻找什么。

  忽然他眼神一顿,在他眼中所看之处有着几枚青红不接的果子,这正他之前放在这里的。

  走到果子前,星瑞蹲下了身来,一顺不顺的看着果子,却不觉又落下了泪,这泪像是决堤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却在此时那女子的声音却再次出现。

  “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流泪的人类,我在你这般年龄的时候,便已经走了尸山血海。”

  在听到尸山血海四字时,星瑞不觉身体颤抖。

  “尸山血海……那是什么?”小星瑞喃喃自语,不知是在和自己,还是对在他体内的女子说。

  “以我杀之生灵的尸体所堆成的山,以他们的血液所汇成的海。”

  当星瑞听到这话时惊恐的睁大了眼,他慌乱的道:“恶魔!你是爷爷故事中所说的恶魔!!快……快从我的身体里出去!”

  “哼”

  那神秘的女子冷哼一声,这哼声中蕴涵奇妙的韵律,使得星瑞顿时安静下来了。

  “这算什么,比我杀的多的家伙还多的是。”

  “但……但,你为什么要到我体内去。”星瑞害怕的道,眼中还挂着晶莹的泪珠,明显被刚才那一声冷哼吓破了胆。

  又是沉默了一会,这次那神秘女子的声音回答了星瑞。

  “你去哪溪边,给你答案。”

  星瑞看向那条小溪,此时天上月已明,溪水反射着月光,显的十分美丽,可星瑞没有心情去欣赏。

  因为他的身体虽是热的,但他的心却与之相反。

  小星瑞按女子声音来到溪前,有怯怯的问了一句。

  “然后呢……”

  “将你的手伸进水中。”

  星瑞依言趴下幼小的身躯,将稚嫩的小手伸进了溪水,就在小星瑞将手沾到水的一瞬。

  他手臂上还残留着的血液,本是干涸,现又流淌起来,好似被这溪水吸收,全部流入水中。

  那血液在水中凝成一团,星瑞看的心惊肉跳的,这些都是血,是他染上的血……

  在溪水中的血没有被湍急的溪流给冲走,它们似不受到这影响一般,可在其中自由飘荡。

  星瑞看着那血液,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他又道:“能不能快点,我不想在看到血了。”

  好似听见星瑞的催促,那溪流中的血液动了,它们旋转起来,慢慢的有虚影呈现。

  虚影渐渐清晰,组成一副画面,画面中一滴红色的血珠,滴入水中,泛起一阵水波之纹,血珠滴入水中随着水流漂浮,它就这样一直漂,不知过了多久,或许是一会,也或许是千年。

  那滴血液在时间流逝的过程中,精华不散,不随着时间越来越暗淡,反而越来越明亮,直致那血液变的晶莹,透明,小星瑞看呆了,他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血,就像一块红宝石般。

  “哇,这是血吗?好漂亮。”星瑞喃喃道,其眼一顺不顺的看着那滴血液。

  就在他看的入迷之时,忽然那滴血液不见了,星瑞一愣,却看见了自己。

  这是他在落溪时醒来的一幕,他不停的挣扎,喝了大口水的同时,还将那滴血喝下了。

  星瑞愣了半响,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

  “那是我最后一滴血……”

  那声音道,星瑞顿时目瞪口呆,道:“被我喝了?……”

  那声音沉默表示默认,随即道:“我的血中蕴涵着灵,本快复活,却被你吞噬,而现在我却只是灵……”

  星瑞反应过来,急忙道:“对不起,我……我,我马上吐出来。”

  星瑞做出呕吐状,似要将他肚中的一切都吐出。

  “没用的,那滴血已被你吸收少许,已蕴涵在你的体内,你根本吐不出来。”那声音好似透着无奈,星瑞道:“那怎么办……”

  “如今我也不知该怎么办了。”那女子的声音略显落寞,使得星瑞听出她原本的声音,好似也不是很大。

  两人一起沉默,不知过了多久。

  “我能帮你吗?”

  3酷TN匠}网PI唯“一正版pR,#i其F他J都v是~`盗HN版ql

  星瑞忽然抬起头来,不在害怕,似接受了这个存在道。

  “你?”那女子露出古怪的声音,使的星瑞感觉好像有一个人正用,古怪的眼神看着他一般。

  “嗯。”星瑞被这一激,毫不犹豫的点头。

  那女子又沉默了,过了一会一声叹息出现在星瑞脑中。

  “若是如此那还我就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星瑞激动的道。

  “你要离开这里,去一个很远的地方……”那女子道。

  “离开这里……”星瑞喃喃着,他沉默了,他想到爷爷,若是他离开,不就见不到爷爷了吗?

  星瑞又看向怀中的果子,如果他走了,谁给爷爷摘果子吃……

  “让我考虑一段时间。”星瑞道,声音中带着失落。

  “那地方很远,你要去,必须变得强大起来。”那女子道。

  “小瑞……小瑞……”

  这时远处穿来了一道老迈,焦急的声音。

  “爷爷!”星瑞激动的抬起头来,看向远处,星瑞刚想回应,可刚到一半他又生生停了下来。

  星瑞底头看着自己的衣衫,其上沾满了血液,虽已干涸,却还留着刺鼻的腥味。

  他又看了看自己的右手,这是他将手放入溪中的手,唯有着一处与别的地方不一样,这里没有一滴血液,早已被溪水冲走了。

  “姐姐你能把这些血也弄掉吗?我怕吓到爷爷。”星瑞道。

  “再把你的手放到水中。”

  星瑞再次将手放入水中,此时他身上的血迹仿佛又活了果来,顺着星瑞的手,流入溪中,不过这次却被水冲散。

  星瑞站起身来,好奇的打量自己,果然已经一点血迹都没了,若是给爷爷看,肯定看不出什么来,小星瑞开心的道:“谢谢你姐姐。”

  “爷爷——我在这!”星瑞抱紧怀中的果子,一边顺着声音传来的地方跑,一边大喊。

  近了星瑞才听出那苍老的声音中,还带着深深的疲倦,看来是不知寻他来多久,这让星瑞内心产生了内疚之感。

  几分钟后,星瑞终于见到了一个黑发中掺杂许多白发的老让,老人在看到星瑞的一瞬,马上跑了过来。

  “小瑞!”

  “爷爷!”

  星瑞也急冲过去,跑到爷爷怀中,再一次的的哭了起来,这一天经历的事,使星瑞身心俱疲,将所有的痛都经历了,将所有的泪也流干了,但这眼泪不一样,这是温暖的,泪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