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峰……”莫宇大声叫道,怒拍而起,下一刻便要冲向擂台。

  “小子,不要去”周云一只大手快速的抓住莫宇,把他拉了回来。

  “不要冲动,比赛有规矩,两方战斗时他人不得插手。”周云劝说着莫宇。

  正前方观战席上,一位老者开口说道:“月老,城主大人这次定下的规矩不会有错的……希望他们能应付不久后的危机吧。”

  月老叹息一声说道:“到是苦了这些孩子们了。”

  另一座擂台上也上演着同样一幕,一位身穿黄衫的少年被紫衫南院的一位强者扭断了双臂。

  可想而知四院之间私下有多么苦大仇深的恩怨。

  ……

  莫宇双眼充斥着血丝,大声的喘着粗气,死死的盯着擂台上的白衫少年。

  “你要想报仇,还有一个办法?不过……”周云欲言又止“周教习,什么办法?”莫宇迫不及待的想去救宁峰。

  周云想了想说道:”还有一种简单的比武方式,就是一个人单挑另一方所有参赛的成员,但这种方式很残酷我不赞成你那么做。”

  这种方式说来简单,却极为残酷。这也是天武府新定下来的规矩,只要你有实力,就可以把其他参赛者的名额揽到自己身上,从而代替整个院落参战,避免其他实力不济的人受到伤害。

  擂台上。

  “滚下去”白衫少年又是一脚,把宁峰从五米高的擂台上踢了下来。

  这时,莫宇一个闪身来到了擂台下,及时的接住了宁峰。

  “小峰,小峰……”莫宇大声呼喊着宁峰。

  此时,红衫东院的所有弟子都围了上来,林小琅也在大声呼叫着。

  宁峰艰难的睁开了眼睛,脸色毫无血色痛苦的说道:“宇哥,我……我好痛,咳咳……”

  周云取出一颗黄色丹药塞进了宁峰嘴里,过了一会,宁峰的剧痛感减轻了许多。

  “我去把他打成残废。”严机说着就要冲向擂台,却被莫宇拦了下来。

  “严师兄,我去”

  “莫兄弟,我是二号,你不能上去的。”

  “小琅你和严师兄把小峰背回宿舍,请郎中救治小峰。”莫宇把宁峰交给了林小琅,“莫宇你……”周云话没说完就见莫宇窜到了擂台上。

  裁判员此时也宣布了白衫少年获胜,按照比赛规矩他要继续接受后面二号的的挑战,可以认输,但不能拒绝挑战。不得不说这次的会武规矩令人十分蛋疼。

  白衫少年感受到莫宇身上散发出凌厉的气势,脸色十分凝重,阴晴不定。

  裁判员看着莫宇问道:“你是二号?”

  “不是”

  “还没轮到你,别来捣乱,你不知道这次比赛的规矩?”裁判员厉声说道。

  “知道,但我有我的规矩。我的规矩就是要把白衫西院所有人打成残废,仅此而已。”

  “嘶……“全场震惊,紧接着沸腾起来。

  “此人是谁,之前从未见过?”

  “不清楚,好像是新招收进来的”

  c看r正版:H章节●上酷t)匠网C

  “嘿嘿,红衫东院出了位狠角色,这下有的看头了”

  “狂妄自大,就凭他?四院风云榜上第四名到第十名都在白衫西院,而且还听说第四名柳义昨晚突破到了武者四重天巅峰,真不知他是狂妄还是愚蠢。”

  底下观战的人员,一阵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四院会武这次的规矩是所有弟子全部参战,底下的一些观战人员,则是天武府的杂务人员,有侍卫,奴才,还有曲阳城一些百姓,都可前来观看。

  还有一个规矩,那就是天武府从来不收女弟子,而红衫东院里却出现一位女弟子,众人皆是不解。

  在看白衫西院那一边,众人闻言皆是大怒。

  “大言不惭”

  “狂徒之辈”

  “杂鱼一只,不过才武道三重天巅峰境界,柳义师兄一招就能灭了他。”

  “对付那种杂鱼,何须柳义师兄出手,我就能灭了他”林刚阴冷的说道。

  ……

  擂台上,裁判员开口说道:“你的意思是代表红衫东院单挑白衫西院所有人?”

  “对”莫宇淡淡的道裁判员饶有兴趣的看了莫宇一会,随即转头对着白衫西院的成员说道:“按照比赛规则,你们不可拒战,不可认输,这是这种挑战方式独有的规定。”

  白衫西院那些实力不到武者三重天巅峰的人全部傻眼,莫宇对付他们还不是小菜一碟。没办法这是城主大人新定下的规矩,无人能抗拒。

  裁判员盯着擂台上那位白衫少年警告道:“不可认输,否则逐出天武府。”

  “开始吧”裁判员下令道。

  “我我我……”白衫少年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不认输就要被干翻,一旦认输就要被逐出天武府,何况对方是红衫东院的,两个院子势如水火,自己又打伤了红衫东院的人,对方肯定不会放过自己。

  就在白衫少年犹豫之际,莫宇身形逼来,两人之间相聚十米距离,莫宇转瞬即至,脚踏“逍遥鹰蝶步”,拉出一道道残影瞬间来至白衣少年面前。

  “破空拳”莫宇一拳轰向白衫少年胸膛,白衫少年退无可避只得催动全身真气防御开来,只听“咔嚓”一声胸膛凹陷了下去,肋骨皆碎。

  白衫少年发出凄厉的叫声并倒飞出去几米,就在白衫少年即将落地,莫宇的身形如云中苍鹰,再次逼近。

  下一刻,莫宇抓住了还在半空中的白衫少年。

  “啊……不要,求你饶了我……”白衫少年大声哀求道。

  莫宇没有理会,面色阴沉,手掌继续发力。

  “咔咔”白衫少年的双手双脚具已被莫宇折断。

  最后又被莫宇以踢死狗方式,踢下了擂台。

  白衫少年趴在擂台上一动不动,此时全身已筋断骨折,像只死狗一样趴在地上抽搐着。

  “嘶……”此人好狠的手段。

  “你懂什么?这叫还施彼身,报应活该。”

  一些观战人员议论着。

  莫宇眼神淡漠,脸色古井无波。随后道:“下一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夜说:

抱歉各位,今天停了一天电,到现在才来电。对不起各位